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此生 与你哑指桑田

俘至银月,觑之止凰(1)

此生 与你哑指桑田 墨下离思 1023 2013-04-16 17:49:15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当顾默语看到眼前的场景便不由自主地想到这两句诗。不过又不由得狠狠唾弃了一下自己:什么天山!明明就是魔山!没想到自己竟然就这样被俘虏了!天啊!地啊!无眼啊!

当黯辰像扔垃圾一样把顾默语扔在地上时,顾默语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哼!魔山!

只听她破口大骂:“喂,你懂不懂礼貌的,有你这么放东西的吗?”

夙然听到,不禁觉得有趣:“你这是在骂他,还是骂你?小东西!”

顾默语一急,反驳:“我才不是东西!”话一说完就后悔了,晕,这种陷阱对话在现代自己早已刀枪不入了,怎么来到这里脑子却不灵光了?

“哈哈,不是东西!”

台下的黯辰却惊呆了,主子多久没有这么纯粹地笑过了?恐怕他自己也不记得了吧,即便是面对止右尊。

“语误!语误!这是语误!不跟你玩了,赶紧放了我们!”

夙然却勾起嘴角,恢复他那副邪魅的嘴脸说:“哦,跟我玩?我可没心思和你这小东西玩,说,谁派你们来的?你们的主子是谁?”

“没人派我们来!我们没有什么主子,都什么时代了,还奴隶制!我和无言是自由的!”顾默语翻了个白眼。

夙然看了眼地上躺着的皇莆无言问:“他叫无言?那你叫什么?小东西。”

顾默语瞪了他一眼,扭头不理他的问题。

只见夙然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缓缓地将匕首从刀鞘里抽出,银制的匕首发出噌的一声声响,刀背上倒影着夙然邪魅无比的眼睛,他将锋利的匕首抵在动弹不得的皇莆无言身上说:“既然你无视我的话,那我只好送他去见阎王了。”

“别别别!我说,我说还不行嘛!我叫顾默语,照顾的顾,沉默的默,话语的语!够详细了吧!”

“听话些就不用受苦了,说吧,你们三人潜入银月楼有什么目的?”

顾默语老实回答:“我们只是想救那些要被吃掉的人而已,还有,什么叫三个人,那个女人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那朝廷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没关系!绝对没有关系!”

“可是你同伴的衣袍却是皇家专用的银蚕绸缎呀!”夙然笑意更深了。

顾默语看着晕厥过去的皇莆无言,他穿着一件月牙白袍,上面绣着代表太子身份的暗纹——蟒!

顿时无语。

夙然将匕首又缓缓地插回刀鞘里说:“若我想得不错,此人便是已死的太子殿下,皇莆无言!对吧?小东西!”

顾默语急急辩解道:“不是不是,他叫吴盐!口天吴的吴,柴米油盐的盐!吴盐!他是个贩盐的商人!这套衣服是他在狼铁山上从一个死掉的公子身上脱下来的!我们并不知道这原来是太子的衣服呀!”

夙然听了这措辞,不禁觉得这小东西更有趣了,黑的都能说成白的,忍不住逗她:“那你说,为什么一个贩盐的商人会有这么好的武艺在身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