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此生 与你哑指桑田

返途漫漫,无言被晓(3)

此生 与你哑指桑田 墨下离思 1005 2013-04-16 17:49:15

  文安成盯着那张冷颜寂静了几秒后,尖声叫道:“……鬼啊啊啊!”

尔后连滚带爬地出了云茗坊。

众人不知所以,皆一脸疑惑。皇莆无言却稍愣了愣,才恍然。嘴角苦笑,看来得亡命天涯了。

“他认识你?”慕容歌雪不解地问皇甫无言。

沉娘也不由得看向她忠心侍之的尊主的老乡的朋友,说道:“那个人是当今丞相之子文安成,近日随父下玉城调查银月楼的。”

虽然沉娘心有不解,但碍于尊主在上,自己自是不敢放肆,只好咬唇让自己别祸从口出。

那从头到尾一脸轻松无谓的欧阳林却道:“虽然不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不过如果要除掉谁可以说一声,保证干净利落。”

一语落,沉娘面对顾默语等人的惊诧,也只是笑了笑,那自信好像取人性命是小菜一碟的模样,真令人无奈。

但顾默语还是很感激欧阳林的,他不知晓皇莆无言的身份,却因为自己是和他一样的中国人,就将自己的朋友当作他的朋友一样对待,这份情,怕是无力还之了。

她本想说几句潸泪的话,可感激的话语到了嘴边却变成调侃:“什么时候变得无视起人命来了?这可不是现代人的作风!”

呃,看来这家伙身上定是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否则自己为什么一见到他,就想和他吵闹顶嘴?顾默语如是想着。

欧阳林对她的调侃却不甚在意:“珍惜生命是建立在不侵犯自己生存的前提下!”

众人顿时便无话可说了。

确实如此,倘若连自己都保护不了,那么谈何珍惜别人的生命?

见众人都不回话,欧阳林只好再问一句:“诶,那个猥琐到极致的人要除掉吗?”

“不要!”

慕容歌雪不解地看向顾默语:“不要?为什么?万一他去……”

“你自己说吧,要还是不要?”被问之人却看向唯一不会说话的皇莆无言。

后者却连想也没想,便朝她微笑摇头。

文府别苑。

曲径通幽处,花木深却不是禅房,那朵朵盛放的牡丹之中,有一汪绿池,池边还站着一身官袍的中年男子,仔细一觑便可发现,那正是当朝左丞相,皇上身边的红人——文德!

文安成跌撞进后院,脸色苍白:“爹!爹!”

那位正垂钓中的中年男子文德放下手里的鱼饵,皱眉看着一脸慌张的儿子说:“怎么了?瞧你这模样跟白天见了鬼了似的!爹不是教你,要淡定!不能慌了阵脚!你到底听进去了多少?”

文安成却拿起池沿的茶壶,咕噜咕噜地灌了一壶茶水才道:“爹,真的被你说中了!孩儿真的见到鬼了!”

“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放心将文氏的前程交给你!”文德不由得摇头担忧,他这个儿子不学无术便罢了,还整天给他惹出许多乱子,哎!幸得宫中的蕊儿还比较让人放心,否则,真的要让他寝食难安了。

纵使再如何为他打点,也得他争气才行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