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此生 与你哑指桑田

巳时善阵,漪脉情乱(3)

此生 与你哑指桑田 墨下离思 1220 2013-04-16 17:49:15

  好不容易平息气息的卯时顿时一愣,这个止右尊向来淡漠,不喜言语,今日怎么主动找他问话?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即使满腹疑团,也只好老实回道:“略可一试!”

止凰得到答案,便不再停留,此处太伤,多留无益。

虽说,自己背叛尊主,也只是为了多看他一眼,多待他身边一阵……

人总是自相矛盾,这情太伤,灵魂挣扎着想逃,肉体又不断靠近刀锋,最终,会流血殆尽吗?呵呵,真疼。

当止凰正赶去玉城的路上时,顾默语他们却已经离开多时,此刻正兴致勃勃地捣鼓野餐。

皇莆无言指了指顾默语在捣鼓的泥巴,用眼神询问你在做什么?

慕容歌雪抱着一捆枯柴刚好看见皇莆无言的神情,便出声作答:“这是为了要做叫花鸡,你自小尊贵,没吃过这东西吧!”

皇莆无言听了这名字更是好奇,他确实没吃过。

“呵呵,我也没试过,不过看过电视,这次刚好实践一下!”顾默语拿着一块稍锋利的石片开始挖坑。

一边的慕容歌雪也往火堆继续放了些枯柴,那火焰又稍烈了些,不一会欧阳林便打猎回来了,一切进行得井然有序,只见他一手提着两只兔子,另一只手拎着两只鸡,大笑道:“哈哈,你看我打的鸡,又胖又可爱!”

“哪有这么形容鸡的?”顾默语噗地一声就笑了。

皇莆无言见是欧阳林,脸色就开始有些纠结,活生生一个被抢了玩具的小孩,他微不可闻地轻哼了一声,便走到欧阳林面前,拿过他手里的鸡,还顺带赌气地看了他一眼,欧阳林顿时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他无奈道:“呃,我是不是欠你钱了?”

皇莆无言却不搭理他,拎着鸡,走到顾默语身边,想帮忙做那什么叫花鸡。

“你得把鸡处理好才能给我啊,这样我怎么做?处理就是去毛除脏。”

领着兔子的欧阳林还不知死活地说了句:“看他一身贵气,哪会这玩意啊!我来!”

皇莆无言一听更恼了,瞪了他一眼,自己抽出匕首,哗啦啦几下,所有人都愣住了,只见他自己看了眼手里的作品,不满意地皱了皱眉。

“呃……第一次杀鸡……嗯,弄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顾默语想安慰他,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慕容歌雪嘴角配合着抽了抽,不想打击他,便说:“已经很难得了,至少,杀成这样我们吃起来刚好不用再撕开了!很……方便!”

只有欧阳林噗地一下就笑开了,把死兔都丢地上了,捂着肚子笑得眼泪都飚出来了:“哈哈哈,一块一块的鸡肉,哈哈,不对!是一块一块带毛的鸡肉!哈哈哈,你看那鸡哀怨的眼神,哈哈哈!太有漫画风格了!”

顿时,所有人都黑着脸看向在地上打滚的欧阳林。

欧阳林收到危险信号便立马打住,一脸正色地捡起地上的兔子,说:“我烤兔子!烤兔子!”

“呃,我们得打盆水,要不然血淋淋的怎么吃呀!”顾默语收回郁闷的眼神,然后看了眼惨不忍睹的鸡后,更加郁闷地说。

那位始作俑者站起身,毛遂自荐地指了指自己,示意让他去。

“你可以?”顾默语不得不表示怀疑,这货可是有前科的啊!

皇莆无言看了眼双肩轻颤,明显还在笑的欧阳林,便狠狠地点头,他不可以输给那家伙!他要证明给默儿看看,自己并非娇生惯养!

顾默语犹豫了一下说:“呃……那……你不要走太远!”

应允的话才说完,他便拿起空水袋,转身朝森林里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