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此生 与你哑指桑田

初见萧柯,无言遇险(2)

此生 与你哑指桑田 墨下离思 1015 2013-04-16 17:49:15

  等了许久,也不见答话,欧阳林只好捻起一粒花生米,把握好力度,然后弹射向正埋头和绿豆糕作战的顾默语,惊得她不幸噎到:“咳咳咳!死欧阳林!咳咳咳!”那一张俏脸被噎得通红。

一边的婢女手忙脚乱赶紧去找水,她也等不及了,连忙拿起旁边的酒壶,大口大口地灌起来,一阵火辣烧喉,喉咙内的绿豆糕终于咽下,顾默语舒缓过来后指责道:“差点被你害死!”

欧阳林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不语。

萧也一脸惊讶,尔后说:“在下还以为姑娘是我梦中相识的人,如今看来,貌似不是!”

周围的空气似乎都要燃烧起来了,顾默语感觉脑子都要着火了,迷迷糊糊听到萧的话语,便随口问道:“哦?为什么?”

“因为在下隐约觉得,梦中的那位姑娘,不胜酒力!”

顾默语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迷迷糊糊好像听到什么不胜酒力:“天黑了,快下雨了,该收衣服了……”

那厢顾默语醉酒,这厢,皇甫无言找到闹别扭的司徒以萱,两人正往回走。

司徒以萱绞着手中的鞭子说:“其实你大可不必追来,这样就不会和他们走散了。”

稍走在前头的皇甫无言沉默不语,细细地辨认路上的脚印。

“天快黑了,我们找个地上过夜吧,我脚酸!”

皇甫无言叹了口气停下来,点头,对司徒以萱的建议表示认可,天黑了,也就看不到脚印了,也不知默儿他们究竟是走哪条路,不知他们现在如何了?

看了看周围,不远处有一茅舍,他用手指了指那茅舍,示意司徒以萱今晚去那借宿一晚。

好在司徒以萱虽刁蛮任性,但也不挑剔房舍简陋,点头说:“那我们快走吧,还不知那户人家愿不愿意!如果不愿意,我们也可以询问下附近的路况。”

皇甫无言点了点头。

两个人快步往前走,夕阳西下,眼看就快完全消亡在山的那头了,司徒以萱一边赶上皇甫无言的脚步,一边小心询问他:“无言,我……我好想听你的声音,你说话一定很好听吧!”

听这话,他神情一怔,随即摇了摇头,微微勾起嘴角,不置可否。

“我会让我爹给你请世界上最好的大夫给你治嗓子,你一定可以再说话的!”到时候,希望我是第一个听你声音的人。

他还是微笑着摇了摇头,也不知是什么意思,是表示无所谓?还是治不好?还是只当儿戏?

“我不是开玩笑的!我是认真的!”

皇甫无言不答她话,只是拉了拉走路不看路的她,然后指了指她面前的大石头,示意她看路。

她绕过那石头,垂头道:“你还是不相信我喜欢你对不对!”

这下皇甫无言停下脚步了,夕阳已经完全落下,风吹过树林,树叶窸窣作响,仿佛是自然的箫声。

叹了口气脸带笑意,指了指十步之外的茅舍,示意她已经到了。

儿女之情,不是你喜欢我,我会就喜欢你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