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此生 与你哑指桑田

不是不爱,只是放开(1)

此生 与你哑指桑田 墨下离思 1052 2013-04-16 17:49:15

  皇甫无言才想完,那男子寒着一双眸子,转身面向文安成冷冷道:“放开她!”

司徒以萱虽不能动,但一双眼睛已经载满了欢喜,恨不得此刻能张口喊他。

“你……你是谁?”

文德也惊了,退到儿子身边,拿过一个官兵手中的刀,横放在司徒以萱身侧厉声道:“大胆刁民,竟敢在本丞相面前放肆,来人,拿下他,赏银一百两!”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百两啊,对很多百姓来说,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个数目,于是,当第一个冲出去时,后面的也经受不住诱惑,全部挥刀而上。

无奈这两个人的人头着实不好拿,不消片刻,茅舍里能站着的便只剩下皇甫无言和那个不知名的侠士,还有挟持司徒以萱的文德父子了。

“爹!”文安成这下腿也开始打抖了,颤着声有丝无措。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文德狠瞪了眼皇甫无言他们,想了想便开出条件:“放我们走,她便还给你们!”

“好!”

文德暗暗松了口气,便欲架着司徒以萱离开,才走一步,那说好的男子就冷声道:“放开她,你们走!”

“不行,等我们安全了,自会让她离开!”

皇甫无言自是不依,欲向前,却被那男子拦住,只听他一字一句,毫无商量的余地:“放!开!她!你!们!走!”

心知再无讨价的余地,走或许还有丝活路,不走,便真的是死定了!如今之际只好豪赌一把,用命信他一回,文德给儿子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放手。

心中暗数了三息,两人便猛地将司徒以萱推到一边的角落后,撒腿就往外跑,生怕被灭口。

“萱儿,没事吧?”皇甫无言和那男子急急向前,那男子急忙解开司徒以萱的穴道。

“没事!大师兄,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

眼前这位灰衣男子,便是司徒遥的大徒弟——莫单!

“师傅让我先到定剑山去安排武林大会的事宜,途经过此想进来借宿,结果却碰上你被挟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这?还碰到这种事情!”

“爹不让我参加武林大会,所以我就想先偷溜过去再说啰!”司徒以萱略带淘气的口吻说道。

“那他又是谁?你怎么和朝廷扯上关系?”

凡讲到皇甫无言的话语,司徒以萱都会心思雀跃,此时的她便是如此,只见她一脸甜蜜得意“他是我未婚夫顾无言!”

此话一出,两男皆惊,其一是着实惊吓了一把,另者则是无奈多一些。

只见莫单难以置信:“你们……难不成他对你……”

“大师兄,你别想歪了,无言他从一群野狼中救了我,我们一见钟情罢了!”

皇甫无言忍不住欲扶额,拿眼神呵责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怎可如此作践自己?

那收到不满目光的司徒以萱见他如此,只好讪讪道:“呃,嘿嘿,是我一见钟情啦,不过,顾无言,我已经认定你了,所以你是我夫君的事情是迟早的事嘛,早说一点又没什么关系!”

“萱儿,婚姻大事岂能儿戏,你……”莫单终是忍不住拧起俊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