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此生 与你哑指桑田

霄阳皇宫,碧水游江(1)

此生 与你哑指桑田 墨下离思 1063 2013-04-16 17:49:15

  阿房宫赋有云: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

这词赋如今用在凤乐皇朝的皇宫里,也甚是恰当,那一座座庄严的殿宇升起灿烂的金顶,相依而列,高低错落却鳞次栉比,威严而气势挥宏,只一眼便令人不由自主地臣服在它的脚下,站在它跟前,深觉渺小,仿若一微尘。

就当顾默语他们在碧水城非衣船上玩的不亦乐乎时,文德被一纸急召,召回都城——霄阳城。

御书房内。

皇甫延凛头上戴着束发嵌宝双龙戏珠紫金冠,身着一件明黄色飞龙乘云箭袖,束着绛紫色织金锦宫绦,外罩玄青刻丝蛟龙戏水褂,登着玄黄龙纹白底靴。

古铜色并不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一双如鹰一样深邃危险的双眸此刻正紧盯着手中的画,只见那画中人赫然便是皇甫无言!拿画的手早已青筋暴起,皇甫延凛阴狠地咬出四个字,狠不得撕碎了的表情:“皇,甫,无,言!”

文德扑通一下就跪下去了:“皇上息怒!”

“文德!你如何办的差事!尸体为何会复活?”皇甫延凛猛然站起身暴怒喝。

“求皇上息怒,微臣罪该万死。”地上的文德颤抖着身体小心回道,想当初将皇甫无言连夜带出城,还特地抛到较远的荒山野岭,那毒酒早已下肚,必定是不可能生还的,可,为何没死呢?他想不通。

“你确实该死!多大的事你还能给朕弄砸!朕要你何用?”声音已是怒不可遏。

“皇上!请先饶了微臣这条狗命,微臣一定戴罪立功,求皇上再给微臣一个月的时间,一月内,必取反贼之头颅来见皇上!”

沉寂了许久,死亡的气息弥漫在偌大的御书房内,有时候等待是痛苦的,它好比凌迟,一刀一刀地割着你的肌肤,却不至于让你迅速丧命,有着无限幻想终结的可能。

许久,皇甫延凛终是深呼吸了一把,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厉声道:“半个月!再办砸了,就提着脑袋来见朕!”

半个月!文德倒吸了一口气,且不说一个月究竟能不能抓到,这半个月也着实太少了些,但他还是应声谢恩:“吾皇万岁万万岁!”

“滚!”

但见地上的文德却没有动身离开,而是硬着头皮,看着负手转身的皇甫延凛:“皇上,微……微臣还有一事!”这事可大可小,但想了想,还是早些讲罢,起初还当这皇帝是个草包,却没想到他竟隐忍了这么久,连自己都被迷惑了过去,如今是错得离谱了,还是先当良相,反臣之事还需延缓延缓。

“讲!”

“微臣在查银月楼时,竟然发现了另一道势力,叫‘青寒阁’!背后之人甚是隐秘,不知要不要将其一起除去?”

“你如今先办好手下的差事!等你的头颅还在脖子上,再作商议!”

“是是是!微臣遵命!微臣遵命!”文德匍匐在地上连声应答道。

“还不快滚?”

文德这才跪地俯身倒爬了出去,因为皇上还未叫他起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