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此生 与你哑指桑田

对决非衣,一笑言和(4)

此生 与你哑指桑田 墨下离思 1325 2013-04-16 17:49:15

  皇甫无言对她的话不置可否。

司徒以萱看见顾默语在偷笑,便将脾气发到她身上:“还有你!笑什么?都是因为你,无言才有史以来第一次抛下我!一想就气人!”

顾默语抽搐了下嘴角,顿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好。

“你这个做妹妹的,刚才也不帮无言,若是无言被伤到了,我的鞭子定不饶你!”

哦,拜托,别叽叽喳喳了,三叉神经又痛了:“拜托!大小姐!我又不会武功!你武功高强为什么不帮?”

皇甫无言拿眼神制止顾默语,让她不要与司徒以萱一般见识。

顾默语一见皇甫无言竟有偏袒她的意思,也不由得气结,哼了一声,扭头不再搭理皇甫无言。

“呵呵,这是什么情况?有意思!”卫一开玩笑地看着这三人。

慕容歌雪苦笑了一下:“剪不断,理还乱的情况!”怕不只是三人呢。

本就不太喜欢司徒以萱的欧阳林,见她如此仗幼欺大,便有意帮顾默语与她争吵:“你气什么,无言本来就只把你当作妹妹!正宫在这儿呢!”

这话被莫单听见了,顿时剑眉一皱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正宫?难不成萱儿一直被这群人欺瞒着?

见这场面,隐隐有打算开骂的趋势,萧柯立马微笑:“好了好了,既然都是朋友,吵又有何意义?况且,路上的人都看着呢!”

这非衣船上中的人,虽说人品尚端正,但人心裹肚皮,是红是黑,谁知晓呢?

裴仟翊带着顾默语一行人又绕了个弯,再走了几步路便到了昨晚的内堂:“所谓欢喜冤家,裴某还是第一次见,呵呵,着实有趣,内堂已到,各位请。”

一个两个都随意入座,司徒以萱非要和皇甫无言挤一块,婢女无奈,只好替她拿来一张席子,放在皇甫无言身边。

顾默语就坐在皇甫无言对面,自然见到司徒以萱一副吃了蜜糖的模样,嘀咕气道:“哼,死丫头,我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唯恐天下不乱的欧阳林凑到她耳边:“你说得那么小声,那只死丫头听不到啊!”

某女瞥了他一眼:“发发牢骚不行啊!”

这时,一个婢女取来笔墨纸砚放到皇甫无言的桌子上。

“想不到这裴城主还挺心细的。”欧阳林低声赞道。

裴仟翊坐在上座,开口对皇甫无言问道:“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提笔挥毫:“顾无言。”写完便拿起给他看。

“原来是顾少侠,顾少侠年纪轻轻便习得一身好武艺,着实令裴某佩服不已。”

“顾少侠身残而志不残,也令萧敬佩。”

“过奖了,无言惊扰了各位,还请见谅。”又快速地在宣纸上扬洒下几个字。

“无事,不过切磋武艺而已。”

“裴兄武功高强,无言认输。”将写过的弃纸放置在一旁。

“哪里!裴某胜之不武,裴某用的是上等兵刃,顾少侠却只是一把普通到极致的长剑,便与我打成平手,便能证明是顾少侠胜了。”裴仟翊立马站起来。

顾默语听着觉得无趣:“你们男人讲话,都是讲这些吗?真无趣。”

卫一坐在欧阳林隔壁听此便问道:“哦,那顾姑娘可有有趣的段子?”

“呃……没有!”

这时,从门口走进来裴珞池,只见她轻移莲步,款款而来,又听她嗔怪道:“哥哥又说让珞池在食厅里等候,你去去就回,却让珞池好等!才没一会儿,哥哥已经到了这儿和众人谈笑风生了!”

裴仟翊这才想起方才他似乎有让他的宝贝妹妹在食厅里等他,立马道歉道:“哥哥一时忘了!该罚!”

“是该罚!就罚你出个游戏给我们助兴吧!”顾默语一听,趁机说道,嘿嘿,这么好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裴仟翊一愣,便笑出声:“呵呵,没想到让人揪了个把柄,也好!我就来出一个!”

众人抬头看向他,好奇他会出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