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此生 与你哑指桑田

倾听心事,慰雪之伤

此生 与你哑指桑田 墨下离思 1013 2013-04-16 17:49:15

  “默语!这边!”只见慕容歌雪蹲在江边,回眸呼唤。

那柳氏两兄弟却不在旁边,不知道又跑哪里去了。

顾默语带着自己的念蓝初雪小跑过去:“你已经放啦?”

“等你呢!瞧!”说着,她从怀里取出一盏巴掌大小的红梅灯,仿佛鲜血染就的梅花,似艳还寒。“一起点灯吧。”慕容歌雪接过姹紫递过来的镂空凤鸾油灯说道。

将一小块白色的雕花蜡烛点燃后,放置在花灯中,这里面承载的思念啊,希望天上的神灵真的能将它带到爸爸的身边,是的,刚刚她提笔思酌了许久,却只写下了:“爸爸,我想你,保重身体!”

想到此,鼻子都有些泛酸,不知道为什么,她隐隐有些预感,返途漫漫……

“默语,想什么呢?”慕容歌雪嘴角微勾,推了推发呆的她。

“呃……哦!没什么,只是看这满江烛火闪烁,看得失神了罢!”

“想家了吧!”慕容歌雪盘腿直接坐在岸边,丝毫不去想地上灰尘是否沾身,还未等顾默语答话,她眺望着渐行渐远的花灯,眼睛却仿佛望得更远:“我也好想呢!”

这淡淡的愁绪惹得顾默语心里一揪,也难过了起来,她学她一样,盘腿坐在她身侧,静候她下文,歌雪……心里定是苦极了罢。

朱唇轻启:“知道吗?我原本是有一个家的,家里有爹爹,娘亲,还有三个哥哥,一家人融洽安乐,吃喝不愁,我从小就被送到师傅那里学武,每半年回家一次,那时候,爹爹就会让山庄里的大大小小给我设宴,哥哥们也极疼我的,而柳家的怀瑾握瑜也常来我家玩,还有苏家的兄妹,那日子过得真快啊,只是我现在光想想,都觉得心凉。”

“心凉?”

长睫毛微微颤抖,那结了一层薄茧的素手,折了岸边的一支蒹葭:“是啊,心凉!”顿了一会儿,她又开始说:“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三大世家吗?”

“苏老先生?”

“嗯!苏家,是三大世家中的一家,而另外两家便是柳家和慕容家!三年前,被一起灭门的还有我慕容家,我的哥哥,双亲,山庄里几百口下人,被一把大火烧得干干净净……”

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轻,轻得让人险些察觉不到她内心那滔天的怒火和悲哀。

究竟是什么人?要斩草除根到这个模样?究竟是什么原因?要灭绝三个家族?是财?权?还是美人?

“歌雪……”顾默语想安慰她,却突然失了言辞,叹了口气,拉过她冰凉的手,此刻,什么话都成了多余。

有些时候,沉默的陪伴才是抚平一切伤痛最有效的膏药,那身后的人山人海,仿佛都不关这两个少女的事,那灯火阑珊深处,是否也隐有同样的疼痛?用炽热的火焰和欢笑,努力地存活着,不为其他,只慰天上的亡灵……

可是,她真的不为其他吗?如果是!那我为什么在她漂亮的眼睛里,看到了滔天的地狱之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