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隐●堇之蓝

隐●堇之蓝

雪名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1-10-24上架
  • 24865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水中人

隐●堇之蓝 雪名 3088 2011-10-25 15:12:56

  水中人

白茫茫的雪在辽阔的大地上覆盖一层又一层,似一张张轻薄的绒毯柔柔地贴上人的肌肤。

只是,这轻薄的绒毯下是彻骨的寒意,袅袅升腾着的从地底深处传来的千年积冰的寒意。这些积冰,形成了不知几千几百年,这许久的岁月里,他们深深地安静地藏在深厚的地面之下,如冬眠未醒的鱼儿。

大陆架绵延至很深的海底。在海底的大陆架相互碰撞裂成了一层层歪歪曲曲的褶皱,在终年见不到光的海底形成一道独具一格的风景。褶皱之下便是海沟。不计其数的海沟里,有一条又深又长,长得陆地上的人们都不知道他连绵蜿蜒到了哪里。

整个寒季,隐城都被这寒气蚀骨的白雪簇拥围绕,像被人涂上了冷肃的煞白色。

城门一大早便被打开了,穿着严实的隐城人像往常一样在日出时分出城到海上捕鱼,开始一天平静的生活。

每个出海捕鱼的人都希望自己今天可以满载而归收获丰实,他们雪白色的肌肤被微凉的日光镀上一层清浅的金黄色,使他们看去更加苍白,苍白得仿佛透明了一样。

伽蓝跟着父亲,手里拿着心爱的渔网出了城。这渔网是伽蓝的母亲花了好几个晚上才缝制好的,一针一线都结结实实丝丝入扣。伽蓝拿在手里格外开心,雪白色的脸上都荡漾出一朵一朵的红花儿。伽蓝是那么爱自己的父亲母亲,爱到她那颗小心窝窝都装不下别人。

父亲那双大手牢牢地把伽蓝的手攥在手心里,饱经沧桑的脸上也现出和别的渔夫一样的期冀。大海是他们的故乡,他们隐城人祖祖辈辈靠海生活,对大海有着非同寻常的感情。

“伽蓝,今天难得有阳光,我们可要好好干!”父亲苍劲有力的话像火苗一样点燃了伽蓝的斗志。

“嗯!”伽蓝重重地点了点头,朝着父亲露出喜悦的笑容。

“伽蓝——”

到了海岸边,乌廉已经先他们一步在张罗了,看到伽蓝他们来,隔着很远的人群朝他们挥了挥手。

伽蓝一下子就看到乌廉了。因为乌廉实在是太黑了,和白得几乎透明的隐城人是那么格格不入。

伽蓝开心得朝乌廉挥了挥手。

风平浪静的海面上,一艘艘小船依次杨帆起航。

伽蓝和父亲的船走在最前面,父亲忙着掌舵,伽蓝就和乌廉下网。一路网撒下去,一路就有各种大小的鱼入网。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伽蓝他们就打到了不少的鱼。

伽蓝看着自己亲手捕到的鱼,心里美滋滋的,她对乌廉说:“乌廉哥,我们捕到了好多啊!”

“是啊是啊!我们还会捕到更多的!”乌廉也自信满满。

掌舵的父亲看着这俩孩子十足的干劲儿,苍老的脸上也写满欣慰。

风依然平静,浪依然温柔。

伽蓝他们的船像一支离弦的箭,疾驰在广阔而静谧的海面上。

到了深海的中心,伽蓝又撒了一张网下去。

很快,她手中的网就非常沉闷地往下拉了一下。伽蓝以为猎物这么快就入网了,便急忙拉住准备收网。可是这个猎物实在太重了,伽蓝拉到一半就再拉不动了。

“乌廉哥,快来,我好像捕到了大鱼!”伽蓝叫背对着自己下网的乌廉赶紧过来帮忙。

乌廉手里正收着网,闻言赶紧调头看了伽蓝一眼,“马上来!”

三下五除二地将网收好,乌廉转身一把就拉住了伽蓝停在那儿的网,两人一起使劲儿往上拽。

乌廉劲儿大,帮着伽蓝又把网往上拽了一点儿。可很快,网里的猎物就又开始挣扎,乌廉他们一个大意,整个身体被渔网拉着往前晃荡了一下差点儿掉进海里。

“小心!”一直在船尾掌舵的伽蓝父亲见状大喝了一声。

伽蓝紧紧抓着网,唏嘘,“什么鱼呀,这么重!”

乌廉也不解,他露出一排刷白的牙齿,使他整个人看去愈加黑白分明,“说不准,是鲨鱼哦。”

乌廉的笑话一点儿也没让伽蓝放松下来,她整个人反而更加紧张。伽蓝隐隐觉得,她们捕到的东西非比寻常,或许还是什么她从没见过的鱼类。

一丝窃窃的兴奋鼓动着伽蓝,她的双眼放出兴奋的光,她看了一眼乌廉,说:“乌廉哥,我们再拉一次!全力以赴地拉一次!”

“好嘞——!”乌廉被伽蓝眼睛里的光芒震撼,他也变得愈加兴奋和激动起来。

心往一处去,劲儿往一块儿使!

“拉——!!!”伽蓝大叫一声,手上的网被她死死往身后拖去!

乌廉站在船头,倾身将网使劲儿往上拉,一寸寸一缕缕往身后的伽蓝手中拉去。

伽蓝生平从没使过这么大的劲儿,一张小脸都憋得通红。由于她拉得太使劲儿,纤细的渔网线一丝丝一缕缕陷进她的手指,剌出一条条清晰的红线。

伽蓝的父亲已经急忙把船停好,松开手便赶紧朝伽蓝奔去。跑到伽蓝身前便一把拽住了缓慢上升的网,帮着伽蓝和乌廉一块拉。

由于伽蓝父亲的加入,渔网终于开始艰难地往上升,三人却已出了一身的汗。寒季的温度很低,三人沁出的汗水瞬间便蒸发成热气从他们身上冒出。周围陆续赶来的渔民见状也都停了船。有人大声问:“老爷子,要帮忙吗?”

正在拼命使劲儿的三人像是没有听到似的自顾自继续下力,突然,船头的乌廉大叫:“啊!不好!”

伽蓝正把网抗在肩上往船尾移动,忽听乌廉大叫,以为是打到了什么奇珍异兽,匆匆回头瞟了一眼。乍看之下,并没有任何的异样。网还没有被彻底拉上来,只有船头的乌廉看到了网里的猎物。伽蓝回头继续一步一步地向船尾移动,每一步都异常沉重。

唰——

一声清脆的出水声,伽蓝知道猎物已经被他们齐力拉上来了。她高兴地松了口气。

“啊——”

可很快一声惨叫,伽蓝还没回过头就看到周围围过来的船上渔民们惊惶失措的表情。

渔民们惊慌而恐惧地朝自己这边看来。

发生了什么事?

伽蓝下意识觉得不妙,她回过身,看到了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血腥场景。

乌廉和父亲的身体还笔直地站在那里,可是——头已经不见了。

迸溅出来的鲜血泼了伽蓝一身,她站在那里,看着乌廉和父亲的躯体,呆怔着不知如何是好。她已经忘记了要怎么反应,她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她的大脑空白一片。

接着,就在她呆怔的瞬间,她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

这个男人身上缠着伽蓝熟悉的网,那是她的母亲熬了好几个夜一针一线缝制的渔网。

这张渔网如藤萝一般弯弯曲曲地缠绕在他的身上。伽蓝看到他和她们有着一样的雪白肤色。

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预警。伽蓝在一个眨眼的功夫失去了两个至亲至爱的人。

她最敬爱的父亲。

她最尊敬的乌廉。

为什么?

伽蓝一下子瘫软,跌倒在船板上。

“这个人、这个人杀了伽蓝的爹和乌廉!”周围有亲眼目睹惨状发生的渔民忽然指着那个被伽蓝的网缠着的男人。

接着,又有人跟着附和,“是,就是他!”

反应过来回过神来的渔民们,看到跌坐在船上的伽蓝,纷纷驾着自家的船很快地靠近伽蓝。最先到达的罗老三一个箭步就跨到了伽蓝的船上。他冲过去一把扭住了那人的胳膊。紧接着上船的三四个渔民帮着罗老三,你架一个胳膊,我架一个胳膊,他们把他的胳膊扭到身后用随身带着的粗麻绳利索地绑了起来。

唐老四代替伽蓝的父亲开始掌舵,他喝了一声,“回隐城!把他交给枢密院的长老们!他杀了人,他要偿命!”

有渔民把伽蓝的父亲和乌廉的尸体搬回了仓库,伽蓝一个人坐在那里,麻木地看着渔民们搬运父亲和乌廉的尸体。

她没有哭,她哭不出来。

为什么?

刚刚还在一起的亲人,不过是一瞬间的时间,不过是一瞬间的时间……

船被唐老四驾驶着驶回了海岸。

伽蓝看到母亲和其他的妇女们正在晒着昨天打回来的鱼。

有妇女看到了此时大批归来的船队,忙招呼着其他人过来看。

隔着很远,伽蓝看到母亲脸上无比安详的微笑。

她忽然就放声哭泣起来。

伽蓝的哭声像一把把锋利的匕首直直刺向在场的每一个人,他们亲眼目睹了刚才一瞬间的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心情皆是沉痛。

伽蓝的父亲在他们小渔村为人厚道,又乐于助人,声望很高,深得渔村的渔民们爱戴。可是就在刚才,那个被他们深切爱戴着的人被人在眼前活生生地杀害!

撕心裂肺的声音感染了船上的渔民,罗老三架着那人的胳膊,眼眶也止不住红了起来。

“你是谁?为什么要杀了老爷子和乌廉?”罗老三悲愤之余,叱问被他们绑住的男人。

伽蓝这才意识到,是这个人,这个被她亲手捕到的“猎物”——杀了她的亲人!

她突然站了起来,朝那人冲了过去!

顾不得避讳什么,伽蓝掏出随身带着的护身匕首,朝着那人的胸口就是重重的一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