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灯火阑珊忆君时

我们交往吧(五)

灯火阑珊忆君时 居易心 1502 2012-01-10 11:05:30

  晚餐在极其和谐友好的气氛中进行,在双方友谊更进一步的气氛中结束。四个人分成两组在餐厅门口互道再见的时候,双方已经增进了不少的了解,从年龄到职业,从时事到时尚,甚至于还顺带谈到了彼此的家庭氛围。因为气氛十分融洽,双方又都想促进这种融洽,所以酒是难免的,而第二天是休息日更是喝酒的理由之一。若曦一直很奇怪,星期六也是喝酒的促因,这一点上帝在创造世界的时候一定没有想到。

两个男都喝了酒,自然不能再开车,江小川没有这样的顾虑,秋早就开了他的车载着他离开了。现在是若曦的问题了,其实也不是她的问题,她只要丢下这个一直倚着她的人就行,但是她没有这么做,她不可能丢下楚真实不管。只好扶着他,打车把他送回去。事实证明,楚真实的绅士风度决对不是装出来的,虽然他在车上一直靠着若曦,显得不胜酒晕。但当若曦让出租车载着他到了他住房的楼下时,他却坚持着不肯下车,一定要先送若曦回家。

无奈,若曦只好又请司机开着车到了和平广场。她付了钱,先下了车,向楚真实挥了挥手,又贴近车窗,看他是否还保持着清醒,没想到车门却开了。本该倒在后座上的人扶着车门站了起来,若曦吃惊的看着他。

楚真实站定后,双目炯炯的看着她,眼神清朗,看不出一点刚才的酒晕。若曦奇怪的盯着他,不知道他是不是想吐了还是怎么的,刚想说什么,就被一股大力拥进了怀里。

“我们交往吧!”他的声音有些哑。

若曦有些搞不清状况。从晚餐开始,她就觉得自己像一片树叶无意中掉进了流动的河流。她主宰不了自己,已经很是心慌,而她身边的这些人却似乎无视她的存在一般,只是自顾开心着。然而他们说的每一句话,又似乎是关系着自己的。她在他们说笑的时候保持着沉默,在他们沉默的时候又赶紧说笑,当他们都把目光转向自己时又赶紧低头。这哪是吃饭呐,简直是场刑罚。她特别想回到自己的家里,一个人安静的待一会儿,哪怕是一个人面对伤感,也比受着煎熬要强。这下好了,刚才她还在一条河里随波逐流,现在她又被抛向了万米高空,更加慌乱和无助。

她的脸贴着他的胸口,毛料的西装很柔软,淡淡的酒气掺着一种似曾相识的气味,感觉有些温热也让她脸红。事实上,她的脸早已红透了,心跳的也乱了起来,而且听得出这个抱着她的人一样气息不稳,他的心跳也如自己一样如擂鼓般在自己的耳边轰鸣。

若曦乖乖的伏在他的怀中没动,她认定楚真实是酒后一时糊涂,是受了江小川和秋的刺激了。安静了一会,她试着推他,想从他的怀里脱身出来。

感觉到她在推自己,楚真实把她抱的更紧了,语气有些急切:“你听我说,若曦,我不是说酒话,也没受刺激,我就是喜欢上你了!”暗自庆幸,原来喝点酒真的可以帮助自己增加勇气!

若曦受到的震惊不同于以往他的突然出现。她猛的推开了他,使出的力气和之前的安静反差实在太大,楚真实的身体晃了一下,又站直了,看着她。若曦也在看他,他的眼睛在白白的路灯下闪着光亮,目光清澈中透着温柔,连带着脸上冷峻的线条也柔和了很多,这几乎是她们相识以来不曾见过的样子。此刻他极认真的看着自己,没有丝毫的调侃和戏谑,这和以前经常作弄她的人完全不一样。

若曦心中一阵慌乱,刚刚平息下去的脸红又热了起来。她慌乱的避开真实的目光,转脸向着和平广场,嗫嚅着不知说什么好。

实际上不用她说什么,楚真实已经给了自己肯定的答案,而且,现实情况看来,就算她说了什么,也不会影响他这个答案的形成和品质。他用双手握住她的肩,迫使她转过脸来,认真的对她说:

“若曦你现在不用表达什么意见,只要像以前一样对我就好。如果你沉默我会视同你默认,如果你拒绝,我就视同你不好意思,最好你是还像以前一样,就是在给我回短信的时候能不能多写几个字?”说完热切地紧盯着她的眼睛,像一个等待审判,但却装作胸有成竹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