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灯火阑珊忆君时

惊梦觉,弄晴时(二)

灯火阑珊忆君时 居易心 1278 2012-01-10 11:05:30

  半小时后,若曦用毛巾包着头发从洗漱间探出头来:“你们家吹风机在哪儿?”

“吹风机?”楚真实正坐在沙发上忙着什么:“还真是抱歉,我这儿没有!”

想不到看起来如此会安排生活的人,却没有这种生活必备品。她只好用毛巾搓着头发从洗漱间走出来。本想直接走回房间,却被沙发上的人叫住。

“若曦你过来。”

“干嘛?”她抽下毛巾,一只手握住睡衣的领口。这套睡衣于她而言实在是太大了!且不说裤子过分的长,单就这件上衣已足以把她包起来。可恨的是还是真丝的,滑滑溜溜,她想挽起袖子,几次三番都是只要放下手,袖子照样垂下来。此刻听到他的话,只好一手向上握住领口,一只手平端着走过来,样子很像戏曲里面准备请安的旦角。

楚真实先是低头忙着手里的东西,感觉到她的异常抬头看时,爆出哈哈大笑。然后在若曦愤懑的眼神里,很不容易的止住笑。

“你这是表演行不动尘?”

若曦继续缓慢地移动自己的脚走到沙发的一头坐下。她走的很小心,楚真实说她表演行不动尘,一点没说错,因为像她这样走路,确实连灰尘也惊动不了。但她不得不这么走,不然踩住那过长的裤子她就得表演“饿虎扑食”了。

等她移到沙发边,楚真实已经止住了笑,还递给了她一碗水。

“生姜汤?”若曦接过来就闻到一股生姜味。

“趁热喝了,明天保证不会感冒!”他很认真的看着她说。

“辣不辣?”她皱起眉问,最怕吃生姜。

“有一点,但你应该可以忍受。”他看她一眼,又赶紧低头继续刚才的工作。

若曦闭眼将半碗生姜汤喝完,才注意到他一直在剪那些她带来的玫瑰花。茶几上放了个白瓷花瓶,但是看来这束花超出了他的预计,还有大半的花儿正有待修剪安放。

“我擅自处理你的花,没意见吧?”他剪下一枝花叶,转头问她。

若曦侧了头,正用毛巾搓着头发,听到他问,笑起来:“当然没意见,当我付这里的住宿费好了!”

这个笑让楚真实恍了眼,鼻端萦绕着清新的兰香沐浴露的味道,他觉得喉头发紧,猛的握一下拳,花刺扎在手上的疼痛让他觉得清醒了些,立即起身走进厨房。

若曦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离开,不确定自己说的话是不是得罪到他,难道是付房费说错了?

一会儿,只见楚真实端了个东西从厨房走出来。当他放到茶几上时,若曦看出来是电饭锅的内胆,里面还放了半锅清水。

楚真实将电饭锅放在茶几上,将剪好的花放进电饭锅,灰色的电饭锅立即变成了一个圆形的花瓶。

“好创意!”若曦赞叹。

“不会委屈了你的玫瑰?”楚真实低头继续剪花。

“不会,谁让他给我这么多。”她欣赏着电饭锅做的花瓶。

“谁送的?这些花很新鲜倒像是从花地里刚采的。”

“有没有人夸过你的观察力?”若曦吃惊地看向他。

“真是花地里采的?”他有些意外。

“嗯,是亲戚种的。”说刘叔刘婶是亲戚,感觉还蛮温馨的。

“你还有亲戚在这边?”更意外了。

“是,他们在这边种花。”垂手的时候袖子又拖下来,只好再挽上去。

楚真实的嘴角止不住扬起来:“So,我以后可以去花地里买花?”

“当然,还可以打九折!”她又笑起来,知道他不可能去花地里买花。

“呃……你快去睡吧,天都快亮了!”好一会儿,他剪着花枝说。

若曦移回房间,一天的劳累之后连胡思乱想的力气也没有,睡的很沉。这一夜竟然没有梦见哥哥,梦里只有骑士在宽阔的玫瑰地里扑着蝴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