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灯火阑珊忆君时

我珍惜我的秘密(三)

灯火阑珊忆君时 居易心 1067 2012-01-10 11:05:30

  为什么每个对自己很好的人最后都要离开自己?为什么?先是外婆,接着是哥哥,还有母亲!外婆做的糯米糕是天底下最好的美味!外婆酿的桂花糯米酒是自己今生唯一喝过的酒!可是,就是因为自己发烧,让外婆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外婆去世的时候她还发着烧,迷迷糊糊的哭着要外婆,大自己六岁的哥哥一直背着自己,在院子里转来转去,她恍惚的看到院墙上的金银花开的雪白雪白,而院墙外响起的唢呐声凄厉而哀婉。

从此她对外婆的印象就是那雪白的金银花和凄厉的唢呐声。

自己真的是个祸害!从前是自己的家人,现在开始是杜仲了!

她激凌凌的打了一个冷战,手里的超声单握成了一团,汗水洇湿了纸页,模糊了医生的签名。她把纸团塞进自己的挎包里,掏出手机,颤抖着手给楚真实打电话,她是如此的不确定,不确定这个逐渐成为自己的生活一部分的人是否还安好?她陷入了一种无边无际的恐惧中,以至于在等电话接通的时候,浑身都在颤抖。

电话没有人接。

她合起电话就往电梯口跑,又跑出医院,跑到马路上焦急的挥手叫出租。

她喘着气对司机说了楚真实所在的大厦地址,催促着司机快开车。司机担心的看了看她仓白的脸色,开动了车子。

半小时后她到达楚真实的律师事务所,这半小时里她不记得自己又打了多少个电话,直到自己的电话发出电量不足的提示音。

“楚律师在开会。”接待小姐很平淡的说,一面皱眉看着她的汗水从额头滚落下来。她第一次来他的办公室,以一副落失魂落魄的形象。

接待的话使得她像是做了个梦,猛然惊醒过来。他在开会,他没事,他还像以前一样的工作着,生活着,没有什么变化,没有什么不测。是自己神经敏感的过了头,她感觉自己几乎喜极而泣!

她抽出杜仲的那块绢子,掩住了脸,淡淡的菊香帮助她稳定了一会儿情绪。她擦了擦脸上的汗,感觉清醒了很多。

“谢谢!”她发现了接待员的奇怪眼光。

“不客气,你要等吗?他们大概快结束了。”接待同情地看着她。

“不用,谢谢!”她转身离开。

电梯不断的下降,她觉得自己彻底平静下来。她多么喜欢这种平静的生活,哪怕这种平静成为一种单调的重复,单调的犹如这部电梯上下的重复,可她依然觉得欣喜,甚至觉得感恩。因为这种单调之下的平静涵盖着的是从容、平安和宁静,这难道不是一个幸福的基调吗?有着这种幸福的基调,难道她不该知足,不该欣喜吗?

若曦慢慢的走在马路上,正午的阳光非常强烈,白花花的照着脚下的柏油路,蒸腾的热气在地面形成一个隐隐约约的蒸气层。路人或打着伞,或飞快地跑开,只有她面带微笑慢慢地在走。她不在意这烈日带来的酷暑,她想举起双臂拥抱这热辣辣的阳光,她宁愿在这热烈的阳光下痛快地汗流浃背,也不愿在开足冷气的医院里落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