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灯火阑珊忆君时

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二)

灯火阑珊忆君时 居易心 1073 2012-01-10 11:05:30

  同一时间里,若曦拖着行李箱走出了昆山站,她还得转巴士往家乡的小镇赶。

八点多的阳光已经灼热起来,她的小行李箱塞的都是这几年给父亲买的衣物,很满也沉,走了不远,汗水就顺着发际往下淌。耳边不断的有人问她:“宾勾要伐?”虽然只是商家招揽生意,但是熟悉的乡音,还是让她觉得亲切了很多。两天来的矛盾、纠结、难过、伤心都被一句轻轻的乡音击碎,她觉得头脑里一下子像经了一场淘汰,没有杂念,只剩了回家看父亲一个念头。

家乡小镇离昆山很近,没多久就看到了熟悉的释迦佛塔的塔尖尖,很快镇子的牌楼已在眼前,往昔的岁月好像一下子全回来了。

进了镇子多的是人力三轮,若曦坐上去说了地方直奔自己的家,一面心跳加快惴惴不安,不知道父亲见了自己会是怎样的神态,生气?发怒?不理不睬?还是冷漠?她不敢往下想,却又很想见到父亲。

小弄堂太窄三轮车进不去,她下车拖着行李箱进去,又过了一座小拱桥才看到了自家的院墙。白色的院墙很新像是刚粉刷过不久,墙顶上漆黑的小瓦也像是一条浓墨拖出的墨痕,与白墙相得益障很有中国画的感觉。院墙上攀爬的金银花正在开放,白嫩嫩的花瓣间着金黄的花蕊,随风散发着阵阵清香。一棵樱桃树高高的指向天空,一些密密的枝叶探出墙头来,随风拂拭着院墙上的小瓦。这棵樱桃树果然如自己千百次所想的一样,只是更加高大起来,令她不由的眯起眼向高处看。

“若曦?倷为来哉呀?”

身后有人向她招呼,听声音是爸爸的好友黄伯伯,也是她的绘画启蒙老师。她转回身,阳光下正是黄伯伯有些发了福的高高身影。

她来不及应声,先笑着向黄伯伯倾了一下腰,又害羞的点头:“黄伯伯好!”

“你弗晓得你爸爸出了门去了?”黄伯伯脸上是掩不住的高兴,又有些奇怪的问她。

“不晓得呀?我爸爸不在家?”

“嗯呀!他今朝早厢走的,也没说什么,就说让我给他代两天的课。”

“代课?”有些听不懂,不是暑假吗?还有父亲这样急着出门,难道是有什么事?

“您是讲,他这两天都不回来?”

“嗯呀!你爸爸暑假里在一个民办学堂里教小孩子国学的,一直上的好好的,昨天突然叫我今天给他代课,我问他有什么事,他也不说的。”黄伯伯解释着,看看她的手提箱,又看看面前锁着的门,问她:“你爸爸不在家,那么你到我家里去住吧,你阿姨肯定要开心萨哉!”

想到了父亲有可能的冷漠、生气、拒绝,却没想到父亲竟然不在家。她觉得心里一下子空掉了,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听到黄伯伯的邀请,本能的摇着头,又笑一下掩饰脸上的失落,说:“谢谢黄伯伯,我有自家的钥匙的!”

“你一个人在家里?”

“嗯。”

“那么,你先回家休息一下也好,等一下下,到我家里吃饭,好几年不看见你,你阿姨很想你的!”

“好。”她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