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灯火阑珊忆君时

该来的总归会来(一)

灯火阑珊忆君时 居易心 1339 2012-01-10 11:05:30

  周扬回家时已近午夜,她轻手轻脚的打开门,发现客厅的灯竟然亮着。卫生间里若曦正在洗她的毛巾被。

“你干嘛?”周扬太意外了,往常这个时候她早就睡了的。

“我今天不小心……”她神色间有些慌乱,有些害羞。

周扬还是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半夜三更洗被子,实在太诡异了。

“我来例假,不小心弄到被子上了!”她急急的说,转头继续清洗。

“哦!”周扬意欲回房,很快又转回头:“你不是和我差不多时间嘛?怎么又来?”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提前了!”

“你不是生病了吧?提前也不会这么快吧?”她记得俩人的例假一前一后只差了一天,而且刚结束的时间似乎只有十来天吧。

“天太热,我内分泌失调……”她讪讪的说,低头搓着手里的毛巾被,毛巾被吸水,变得沉重无比,她提不起来。

“你怎么不用洗衣机啊?等一下,我帮你拧。”

“我怕洗衣机太吵。”她感激的笑笑,和周扬一起将毛巾被拧干。

“这么有公德心,邻居们应该给你一个大奖章。”周扬嘟哝着,帮着她将毛巾被晾上阳台。

“有些不对劲哦,我们家今天是不是有男人来过了?”一会儿之后,周扬端着水杯从厨房里出来。

“什么!”若曦一惊!

“我怎么闻到家里有股生人的气味?”周扬夸张的四下里吸鼻子。

“少来啦!你以为自己是三根金头发的鬼?”

“我是怀疑某人心里有鬼哦!”

“你们今天去哪里约会的呀?”

“少转移话题!这锅里的粥是谁炖的?别告诉我是你!”

“呃……其实……你不会怪我吧?”心虚了。

“那得看情况的严重性!”周扬眯着眼,继续恐吓她。

“那个……今天楚真实来过了……不过,他早就走了的!”

“哦……!”周扬意味深长的笑。

“他就……进来坐坐,没有其他。”什么叫此地无银?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

果然,周扬的眼睛越发眯起来,下巴也逐渐抬高,好整以暇的等着她继续主动交待。

“还有……喏,就是煮了这菊花粥!”

“菊花粥?”周扬的八卦精神立即转成对食物的好奇。

“你尝尝,蛮香。”她立即很狗腿的谄媚。

等周扬从厨房端了粥出来,若曦已经成功的躲回房间,并关上了房门。周扬没有再追问她有关楚真实到来的事,一方面是她面前的粥品实在可口,另一方面是她认定保守的若曦也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来,竟而就此放过了她。

若曦的心理并不像自己所表现的那样平静,她在洗被子上的那些血迹时心中所想可谓翻江倒海。

她想不明白自己和楚真实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她和他才认识了有多久?这一天里自己实在是够混乱了,只是去了趟医院而已,却像是遇见了一股龙卷风,一切变的都不可控起来。先是杜仲的事让自己失了理智和平静,接着又是楚真实!她和他明明说好是限期六个月交往的,从她们订下协议开始,时间堪堪过去了四个月,却发生了这样的情况。不是说好双方应该保持距离的么?不是说好双方不得干涉私生活?这下可好,距离全无,还发生了两个人的隐秘事件。

她拼命的搓着手中的布料,交织的布料纤维刮擦着手上的皮肤,先是发麻,接着发疼,她无所觉,只希望尽快将这令自己汗颜的记忆尘封,偏偏毛巾被上的血迹清楚的提醒着她事件已经真实的发生,而且她的身体已经被打上了某种烙印。

她想自己真的是做错了很多,她明明是在为杜仲的事难过神伤的,却转眼间陷入了男欢女爱;事后明明该是你侬我侬的柔情蜜意,自己却口气生硬的将楚真实赶走。GOD!怎一个混乱了得?

她在纠结中睡去,脑子里朦朦胧胧的响起周扬的爱情习惯培养论,也许自己真的是养成了某种习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