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灯火阑珊忆君时

生活犹如过山车(一)

灯火阑珊忆君时 居易心 1046 2012-01-10 11:05:30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这些过去在我们彼此的生活发生交织前就已经存在,我们没法按Shift+Delete进行永久性删除,只能用Backspace键一点点的擦掉它。

若曦对周扬愤怒的叙述并没有多大的情绪起伏,这一点,让周扬有些失望,但同时又有些高兴,也许好友已经过了失恋关,开始痊愈了。

第二天早晨,两个人一起上班,楼下并没有楚真实的车子,也就是说结合前一晚他的态度,他食言了。若曦倒觉得松了一口气,她不知道他会再说什么,一直紧绷着神经,现在他忽然不见,相比失望她轻松了许多。周扬则立即说:“看吧,我就说这人不可信,果然就是不可信!”

两个人到得公交站,若曦的手机响,看了看屏幕,是楚真实打来的。她犹豫了一下,在周扬恨铁不成钢的目光里接了电话。

“若曦,对不起!我不能去接你了。”他说,语气有些无奈还有些疲惫。

“没关系,我其实习惯坐公交的,你忙你的!其实我想说你以后……”

“中午我去接你一起吃饭!”他打断她的话。

“不用!真不用!你有事忙,我也有事忙!”她急切的说,好像马上就是中午了似的。

周扬扯了扯她的袖子,公交车已经到了,人群乱轰轰的往前挤。

“我不跟你说,我要上车了,再见!”不待他再说什么,她挂了电话。

星期一的早晨,路上车多人挤,走走停停间,周扬又出了一身汗,再看若曦倒是气定神闲,只是目光没有焦距的一直盯着窗外,下车时亏得周扬一再叫她才想起来下车。

“我就说你不要多想,这男人不可信!”周扬边对她说着话,边用手中的小卡通扇在她的眼前晃了一下。若曦用手虚挡一下她,脚下不停,没有接她的话。

她知道周扬一心维护着自己,这种维护有时会像一个母亲维护孩子般敏感而夸张。内心里她对周扬描述的情况并非毫不在意,但是却又不断的开解着自己:就算是普通朋友也可以借一下肩膀吧?就算他今早继续食言,可是那都跟自己不再有任何关系呀,不是吗?她们已经分手了,是自己提出来的,她没有任何理由对他的行为不满,也不该感到心中吃味。徐若曦,做人要厚道,这就好比男人和女人离了婚却想让女人继续为自己守贞一样不现实,甚至可耻,做人怎么能这样?

然而为什么自己如此心情复杂?是自己太过贪心了吧!

若曦心情复杂的进了办公室,又奇怪的看到自己的桌上竟然放着一包东西,再仔细看外面包着的蓝底小白花的布,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我桌上的东西是谁放的?”她忽然大声地说,声音发着颤,周扬一下子跑到她的桌前,问询地看着她。

“我桌上的东西是谁放的?”若曦又问走过来的小邵。

小邵摇摇头,不明白她何以这么激动:“不知道,我来的时候就在那儿了。”

“是我放的,怎么了?”江小川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奇怪地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