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灯火阑珊忆君时

一盒雏菊手绢(一)

灯火阑珊忆君时 居易心 1077 2012-01-10 11:05:30

  继医院的见面之后,若曦有一段时间没再见到楚真实,这令周扬更加不满。

“我看那家伙早就想劈腿,只是没脸跟你说,然后你一说分手,他正好求之不得!”新的周一上班路上,周扬愤愤地说,根本没考虑到自己的话其实不能算作安慰,倒更像是更深层次的打击。

然而就在这一天,若曦再次见到了楚真实,在杜仲主持的会议室里。会议目的就是为了商议九月下旬开幕的秋季房展会,若曦记得杜仲说过秋季房展会后出国治疗的想法,她看向杜仲的眼光就多了些担心。有段时间没见杜仲,不知是不是她的心理原因,她感觉他的头发似乎少了些,慷慨激昂的话语和雷厉风行的决策并不能完全掩盖眉宇间的憔悴。她想夏天即将过去了,而他计划的黄山避暑看来也没有时间再去实施。对企业经营若曦不是很了解,尤其是像杜仲管理的这样一个大型的开发集团,她想不通到底是有着怎样的千头万绪竟让他宁可推迟治病而继续在这里忙碌。

楚真实坐在若曦的对面,他注意到她一直在看杜仲,当然大家的眼光都在看杜仲,可是他从她的眼里看到了工作领会以外的东西,那似乎是一种疼惜的眼光,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她和杜仲之间的熟稔他早就知道,可是她这样疼惜的眼光他第一次看到,也使他难过的发疯。

他想自己确实不了解若曦,他们之间隔着一些东西,这些东西他曾经有过模糊的感觉,很缥缈,他无法握住,但就是能感觉得到。这隔着他们的东西像一粒沙子,在他的壳里磨砺着,他试着用自己的柔软将其包裹起来,像一只蚌孕育一颗珍珠,期望痛苦的过程会有个美丽的结果。可是,现在,他被这痛苦折磨的发疯,他必须承认自己不是一只可以孕育珍珠的蚌,他伟大不了。

他在嫉妒和愤恨中捱到会议结束,恨不能立即离开,一面后悔着自己不该想着借工作之便能见到她而参加这种其实没必要参加的会议。现在会议结束了,他终于可以离开,而他也发现她从始至终几乎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楚律师请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杜仲叫住已走到门口的他,一面又对正收拾东西的若曦说:“若曦你也来一下。”

被叫的两个人惊异的对视一眼,两个人的眼里都是不解的疑问,不明白杜仲同时叫住他们是为了什么。很快若曦低下头去,继续收拾未完成的桌面。楚真实看着她,他终于有理由可以这样专注地看着她,而她却没有理由逃开。

两个人随着杜仲走进办公室,杜仲让楚真实坐下,却让若曦将桌旁的一只盒子打开。

四方的白色纸盒子,从一只印着日文的袋子里取出来,零零碎碎的印着一些蓝色的雏菊,显得很素雅。若曦打开盒盖,随即发出一声惊叹:“真漂亮!”盒子里整齐排列着颜色和绘法各异的雏菊手绢,约有二十多块,每块手绢上系着蓝色丝带打成的蝴蝶结,看起来既像是一件艺术品,又像是一盒翩然欲飞的蝴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