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灯火阑珊忆君时

无路可退(一)

灯火阑珊忆君时 居易心 1215 2012-01-10 11:05:30

  若曦异常清醒的坐了公交车回家,她向刘宁微笑着挥手的时候,又调皮地向骑士挥了挥手,表现出的状态甚至比以前还要好。下车时她甚至也没感觉到有多累,她的心跳的很快,这让她有着一种近乎亢奋的感觉,以至于她不得不暗自警醒着自己应该保持一些冷静。然而这亢奋主宰着她,使她走过了一幢楼,直到上了楼才发现这不是自己住的楼幢。下楼时她的左手被楼梯口的一根铁丝划伤,她笑一下,用右手挤了挤伤口的血,继续找自己的楼幢。第二次她走对了楼幢,但却上错了楼层,在她试图开门时,里面一位中年妇女“嚯”地一下开了门,以一脸警惕的眼神看向她,待到认出她是住在楼下的邻居,又以一副奇怪的表情瞪着她。

她终于进了自家的门。周扬约会未归,她一个人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后来想起来自己应该洗漱休息。“我真是糊涂啦!”她轻声的对自己说,跃起来抱了衣服进洗漱间。她在水下冲了很久,最后瞪着镜子里脸色苍白的自己,放声大哭。

“孩子,你是不是怀孕了?”临走时,刘婶悄悄地问她。

周扬回来的时候看到若曦正从冰箱里取冰块,她的两只眼睛红肿着。

“怎么回事?”周扬问。

“没事。”若曦答,声音也有些哑。

“眼睛肿这样还没事,那怎样才叫有事?”

“还是那档子事儿,你懂的。”

“又跟那个什么狗屁律师有关?”周扬咬牙切齿起来。

“是跟他有关,但跟狗屁无关。”若曦甚至有心情开起了玩笑。

“吵架了?”

“没有,……是分手了!”

“什么?!你们演捉放曹呐?”周扬不可思议的大声嚷道。

“不管是演什么,总之是结束了!”若曦说着将纱布包好的冰块敷在眼睛上,动作娴熟。

周扬转而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她闭着眼睛半躺在沙发上,苍白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你没事吧?”周扬问,走到沙发边坐下。

“可能有一些事。”

“什么叫可能有一些事?”

“就是不确定是否会发生的事。”

“到底是什么事不确定会发生?”

若曦拿开冰袋看着周扬,眼神里透出的害怕让周扬也担心起来:“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有了小孩子。”

“什么?!!”周扬惊的跳起来,嘴巴张成O形,呆呆地看着她。

“你记不记得我们的例假差不多时间?”

“你是说你们是有身体接触的?”周扬直接切入了主题。

若曦闭了眼点点头,将冰袋放回眼睛上。

“徐若曦!!”周扬尖声叫着:“你怎么能这么糊涂?都这样了你还分手?!”

“这次不是我。”若曦轻声说。

“什么!那个混蛋他竟敢……”敢什么?周扬没再说下去,她看到若曦的眼角有水流下来,不知是冰袋里的水还是她的泪水。谈恋爱、分手、结婚、离婚,跟敢和不敢又有什么关系?两个人在一起时是因为觉得对方可爱,分手时则是因为觉得对方可笑。她不知道这一次楚真实是因为怎样可笑的理由提出的分手,但她知道自己此刻的愤怒都只会让若曦更心伤。

“那他知道你怀孕的事么?”

“不知道,我不是说了不确定?连我自己都不确定的事,他又怎么会知道?”

周扬无言。一会儿又想起来似的说:“你也别瞎担心,也许情况没你想的那么糟!还有,现在药店里有一种小棒,很简单就能验出是不是怀孕!”

若曦扶着冰袋坐了起来,心里隐隐的有了丝希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