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灯火阑珊忆君时

心结(三)

灯火阑珊忆君时 居易心 1320 2012-01-10 11:05:30

  “您是什么意思?”她的戒备心又回来了。

老郑捋了捋左腕上的佛珠,像一位正在问脉的中医般沉吟了一下,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意即过去已灭,未来未起,现在虚妄,三世皆空。三世推求,了不可得。”

若曦对他的话似懂非懂,对佛经,她的印象就是外婆的碎碎念而已。老郑前面说的让她迷糊,后面所说的大意也能从字面上有所理解,反正佛经说来说去总离不开一个放下、一个无我。再看老郑稍显肥厚的手腕和那串泛着暗紫的佛珠,不禁暗想:难道这人戴串佛珠就想冒充得道高僧,来断人前世今生?

“以为我在忽……悠你?”大约对这个词不熟,老郑将“悠”字发成了“油”。

若曦不禁笑了,摇头:“不是,只是感觉你在背书。”

满以为老郑会了无意趣的换开话题,却不料他很认真的点头说:“对呀,我费了好大劲才背住这些的,一个是时时警醒自己,另一个也是想想劝导别人。”

“您还是布道者呀?”兴趣成功转移,她想自己越来越像周扬了。

果然,老郑对她流露明显的八卦作风不太“喜欢”。只是若曦没想到他会神色黯淡下来,眉宇间多了丝哀戚,有些无奈地说:“你和我那兄弟在感情方面还真是像,就是善于怀疑一切,而忽略内心的真实感觉。唉……,未觉不知,随时流转。不管我的话你听进去多少,只希望你听取此刻自己的心意,不要轻易错过。”

若曦被他的神情触动,担心自己冒犯了他,想开口道歉,老郑已径自起身走开,像他的坐下一样,并不征得她的允许。若曦的道歉卡在了喉咙里,没有说出来。然后,她看见楚真实像大变活人一般,收拾的整齐光鲜的从里侧转出来,手里还小心地端着一个托盘。

走到桌前,看到老郑貌似从若曦的桌前经过,恍然地说:“哦,刚才忘了介绍,这是老郑……”

“我们已经认识啦!你以为装糊涂不介绍,我就没办法认识她了?”老郑一扫刚才的黯然,调侃道。

楚真实放下托盘,看着若曦用手指了指了两人,她微笑着点点头。

“我说哥哥,您这伶俐劲干嘛不用在生意上?”

“就冲着这声哥哥,我就算不做生意,也得管我兄弟的事啦!不过,你尽管放心,这一次我可都是替你说的好话,没拆你的台,对吧?若曦?”老郑说着又向她挤挤眼。

若曦只在一边微笑,她想起了程晓宁,难道她和楚真实分开是因为这个老郑?不是说是因为出国吗?发现两个人都在看自己,只好摇了摇头,转而看向桌上的托盘,托盘里是正在散发着浓香的两碗清粥并着几碟小菜。

楚真实推着老郑离开:“我这里多谢您,快去忙你的生意吧,我们还得吃早餐呢!”

老郑也恢复了正经样,却并不走开,而向着若曦伸出了手,看起来是要握个手。

若曦犹豫了一下,也伸出手去,却发现对方出左,她出右,看对方也没有换手的意思,只好也伸出自己的左手和他握了握。谁知老郑并不松开,而是握住了她的手将自己腕上的那串佛珠直接褪到了她的腕上。

“这怎么行?”

她挣扎着抽手,却听得老郑郑重地说:“这串佛珠我戴了二十多年啦,今天把它送给你,希望你能记得我刚才说的话,这其中的道理,我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去体会。有我一个二十年就够啦,请你不要用那么久。”

“可是……”

“不要可是哦!相遇就是缘,何况你还喷了我一脸的水呐,更不是一般的缘啦!你们慢慢吃哦,我不打扰!”又拍拍楚真实的肩,转身招呼店里的老客。

若曦看着老郑的笑容,古惑仔的形象不见了,倒真有那么些得道高僧的意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