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灯火阑珊忆君时

破茧后会成蝶吗(二)

灯火阑珊忆君时 居易心 1020 2012-01-10 11:05:30

  “我叫徐若曦,如果有人看到这行字,说明我出了意外,需要送医院。我在12岁时做过一次瓣膜置换,如果我失去知觉请提醒急救医生这一点。

如果,我有任何的不测,请您联系13……”楚真实看得出这是自己的号码,但是很快又被涂掉了,后面接着写道:“请您联系周扬小姐13……请她帮忙联系我父亲0512********我有一封信放在了老家小房间里全家福照片下面,请父亲拆阅。

谢谢您的帮忙!”

周扬说的没错,若曦早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从字迹以及小本子上没有过多内容来看,这些话应该是她在上一次的检查结果出来后从老家回来时写上去的,她开始习惯性地写了他的电话,后来想起两人分了手,又改写了周扬的联系方式。

楚真实合上本子,看向若曦,却发现她已经醒了,睁大眼睛,就那安安静静地看着自己。

“到底还是告诉你了,不过,这不是我想要的方式。”见他看向自己,若曦轻声说。

楚真实看着她,泪水瞬间涌入,模糊的眼光里,看见若曦的脸上显得很抱歉。他伸手抹一下眼睛,又向她微笑。

“你怎么哭了?”她抱歉的神情下有了羞涩,因为他在自己的面前泪光朦胧。

他再抹一把泪,努力平静地开口:“不然呢?这里既无风又无沙,撒谎的条件太差啦!”

她很应景的露出笑意,尽管他的回答不能算回答。

“你要不要喝水?”他想起来,把小本子塞回她的包里放好,起身给她倒水。

“谢谢!”她接过他的水,试着靠近唇边,发现没法喝,又放弃。

他这才醒悟过来,扶着她的肩,在她身后将枕头垫好,使她半坐了起来。

她感激的向他笑笑,又看自己扎着针的手。

“几点了?”她问。

他看一下表:“六点一刻,你饿了吧?”

她摇摇头:“不饿。”她喝了口水,把杯子放下。他起身去接,她已经放在了床头的小柜子上。

两个人一时无话,病房里安静下来。这样的安静对两个人都形成了某种无形的压力。若曦不知道楚真实看到自己的小本子会对自己有什么样的看法。楚真实则在思潮起伏,他有太多的问题想问若曦,却不敢轻易开口,在她伤痕累累的过去里,随意的碰触都会让她疼。

“你……”

“你……”

两个人同声开口,又同时止住。

若曦轻笑一下:“又来啦!”

楚真实也想起了以前相同的情景,也笑一下,说:“你想说什么?”

“请你把手机递给我,我给周扬打个电话,免得她担心。”

她对自己这样客气!楚真实心里揪了一下,因为客气总是隐含着疏离。

“周扬已经知道了,”他轻声说,看着她:“都这样了,还不放心周扬?”

“我这样没什么呀,我不回去,她肯定要等的!既然她知道了,我就不打了。”她避开他的眼神,转脸环视一下房间,发现整间病房就自己一张病床,一个病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