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灯火阑珊忆君时

若你安好(二)

灯火阑珊忆君时 居易心 1124 2012-01-10 11:05:30

  “若曦!”他哑着声音唤她。

她有些惊惶地走近,不明白他何以忽然变得这么脆弱。

“你怎么了?”任由他抱住自己,抚着他的头发,像个安慰孩子的小母亲。

“你……我生病了!”他贴着她温暖的腰身,吸了口气说。

“什么?……什么病?”她的身体瑟缩了一下,努力平静地问。

“我是生了离不开你的病了!症状就是无法离开你,每时每刻都想看着你,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离开了你我没法活!”他急切地说着,像是祈求,又像是撒娇。

虽然他已经不只一次这样家常便饭似的向自己表达炽热的情感,她还是没有生成相应的抗体。她的身体震动了一下,试图推开他,无奈他抱的很紧。她推了两下都不曾推开,忽然就有了怒意:“别幼稚了好不好?这世界谁了离谁又活不了了?”

感觉到她的怒意,他松开了手,像突遭遗弃的孩子,难过又委屈地看着她。她却转身进了病房。不远处,两名护士急速转身作工作状。

“喝口水?”楚真实像是完全忘了刚才的难过和委屈,倒了杯水递给她。

她绷着的表情来不及转变,惊诧之情表露无遗。

“怎么?一杯水而已,这么吃惊?”他避重就轻,挨着她坐下。

她往一侧移了移,他跟着移过来,她只好看着他,用目光问他。

“我刚才不是说了离不开你?”他微笑着,却认真地说。

“你到底是怎么了?”她皱起了眉。

“生病了呀!”再次重复。

“别闹了行不行?我就是感觉你有事!”

“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就听不到我的心,一定要让我说呢?”

“你……我说了,谁离开谁都是一样活的!”

他不理她的避让,强制地拉过她的手,抚着她手腕上的那串暗紫的佛珠,说:“想不想听故事?”

她觉得自己又一次跟不他的思维,却还是点了点头。

“我第一次见到老郑,是在鸡鸣寺烧香。我不信佛,可是程晓宁说烧香的人不一定信佛,信佛的人也不一定就得天天烧香,尤其是年轻人,更多时候只是为了满足一下文艺小虚荣。那时候我疯狂地喜欢她,觉得她一开口就是天籁,说什么都是真理。”

“对了,我要说的是老郑。程晓宁说这番话的时候,走在我们前面的一个男人回头看了我们一眼,那个男人就是老郑。后来我们在弥勒殿又遇见他,他主动跟我们打招呼,一聊起来,发现他开的店就在我们学校附近,大家就觉得亲密了一层。”

“后来,他跟我说那天去鸡鸣寺是还愿去的。因为一年前他去祈福自己的恋人忘了自己。我很奇怪,以为他是要和恋人分手,结果得知,他的恋人早在十几年前就因空难去世了!”

若曦的手指一紧,他安抚地握了握她的手,将她的头揽过来靠在肩头。

“我很吃惊,问他那为什么还让恋人忘了自己?”

“‘因为我在忘记她啊,我很想放开她,所以让她先忘了我。’”

“你这么爱她,为什么又要忘记?留在记忆里不好么?”

“‘不好,’他摇头‘我总是记着她,而忽略了自己现时的生活,她如果有知是会心疼我的,我怎么能让她心疼呢?’”

“若曦,你忍心让爱你的人心疼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