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彩虹的语言

猥亵

彩虹的语言 伊恋泪之语 2202 2012-02-10 13:58:10

  是否会相守?或许当踏上这条路的时候,已经迷失了双眼。忘记怎么去爱?忘记了自己。。。

尤美望着眼前的他笑了。

你在哭吗?

尤美的手慢慢抚摸着他的脸颊。

没有。

晨羽转过头,回忆渐渐浮现眼前。

他不知道,眼泪是为尤美而流,还是曾经的回忆。

为什么心这么痛呢?

。。。。

晨羽望着她忧伤的表情陷入了沉思。

从那以后,他慢慢接受了尤美。那个和自己一样忧伤的人。

那是个立冬的夜晚,天气渐渐寒冷。晨羽穿上厚重的衣服走出租房,尤美微笑的站在前面。

每次上班,尤美总会出现在他的眼前。每个夜晚,尤美会在租房等他下班。那一刻,晨羽的心似乎被她融化了。

恩熙。。你还是要逃避我吗?

这爱真的错了吗?

尤美。

晨羽望着她淡淡地说道。

晓羽我会等你下班的。

他望着尤美的笑,脑中浮现出恩熙高傲的表情。

嗯。

晨羽点点头转过身,他慢慢向前走去。

尤美的身子斜靠在门口一直望着他。

这是爱吗?如果有一天爱上女孩怎么办?

曾经他问过恩熙。

如今自己开始喜欢尤美了吗?

其实,我们都想成为别人口中的正常人。

冬夜,寒冷而孤独。

晨羽手放在嘴旁哈着气。

寒风不停的吹拂着他的发丝,他笑了笑望着马路旁。

周围的行人很少,只有来回穿梭的车辆。

他的手放进口袋,小心的拿出手机。一直望着恩熙的照片。

高傲的表情,英俊的脸庞。。。

恩熙。

他慢慢向前面走去。

他缓缓回过头冷笑道。

在欺骗自己吗?

他望着前面的霓虹,手从口袋中拿出了手机。

到了吗?为什么走的这么慢,还是这么快到呢?

他低着头向前走去,推开门走到电梯旁。

当他走在包厢的走廊中,有一点安静。

他轻轻地向更衣室走去。

你好。

当他走进去的时候,正在换衣服的男孩回过头看着他。那个男生冲着他微笑了一下。

嗯。

他低着头向沙发旁走去。

这里怎么样?

糟糕透了!

晨羽抬起头看着男孩挑着眉毛。

怎么了?

那个男生疑惑的眼神看着他,手系着衬衣的扣子。

很烦。

他转过身拿起一旁的工装。

我先出去了。

那个男生冲着他摆摆手,转过身走了出去。

很烦吗?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内心在隐藏什么?

他换好衣服后走出了包厢,他走到走廊处安静的站着。

我没醉!

只见几个醉汉从电梯中走了过来。

欢迎光临!

那几个醉汉身子晃晃悠悠的走到吧台。

凯哥笑脸常开的带着他们向包厢内走去。

在我们的面前总是冷嘲热讽。

你!

他望着凯哥向自己走过来,站直身子鞠躬。

去给客人拿些酒水。

晨羽走到吧台,酒水放在托盘,右手小心翼翼的托着向包厢走去。

你好!你们点的酒水!

晨羽把酒放在桌子上转过身。

喂!服务员!

晨羽慢慢转过头。

你好!还有什么服务吗?

突然一个光头的男人站起身走到他的身旁。

你有什么服务呢?

那个光头的男人手挑起他的下巴说道。

对不起。

他手中的托盘一下子掉落在地上。

他急忙的蹲下身子拿起托盘,身子向后退去。

陈哥,看他像个小处男!哈哈!

坐在沙发上的另一个人,看着他笑道。

这才是我的菜!

那个光头男人突然走过去,右手去抚摸他的身体。

不要!

他的身子向后退去。

啪!

一个耳光重重的打在他的脸上。

那个男人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的盯着他。

别在我面前装纯!

对不起!

晨羽转过身向门口走去。

想走!

突然那个光头男人抓住他的手,走到沙发旁。

那个男人突然手扒开他的衣领。

晨羽衬衣的扣子一下子崩开了,慢慢掉落在地上。扣子慢慢在沙发下旋转。

那个男人的手抚摸着他的胸膛呼吸急促。

让开!

晨羽用力的挣扎着,手紧紧向前面伸去。

那个男人的头抬起来盯着他。

让开!

晨羽拿起桌上的啤酒杯子向那个男人泼去。

啤酒顺着那个男人的光头慢慢流了下来。

他用力的推开那个男人,快速的向包厢外走去。

怎么了?

他整了整自己的衣领,掉了一个扣子。

他的手放在头上,去抚摸那被凌乱的头发。

知道吗?当你爱你一个人的时候,你会为他守身如玉。。。。哪怕。。。

晨羽咬着嘴唇向走廊走去。

你怎么了?

那个男生指着晨羽皱着眉毛。

没事。

司晨羽!

凯歌突然走过来,大声的喊着他的名字。

凯哥。

你对客人做了什么!

没什么….

没什么!你竟然向客人头上泼酒!

只是他之前猥亵我!

猥亵!你!可笑!

是我!

晨羽大声的喊道!

突然,那几个男人从包厢内走了出来。

那个光头男人,上身湿透的站在凯哥身旁。

给客人道歉!

可笑!

他咬着嘴唇小声的说道。

说什么!

凯哥!我辞职!

晨羽转过身向电梯旁走去。

他的手放在电梯按钮上,眼泪慢慢流了下来。

他在马路上一直奔跑,他穿着单薄的衬衣。寒风吹在他的身上,他瑟瑟的发着抖。

他快速的向前面跑去。

如果疲劳能使我忘记寒冷和烦恼。

他回到了租房,他站在租房外望着门口。

她还在吗?

他的手停留在门上。

他的身子瑟瑟打着颤,他的手轻轻的敲着门。

谁!

租房里传来尤美的惊讶声。

是我,尤美。

晨羽。。

租房里的灯突然亮了。

晨羽。怎么了?

尤美打开门望着穿着单薄的他。

没事。

他急忙的走了进去。

冷死我了。

晨羽走进去,手放在嘴旁哈着气笑道。

你不是上班的吗?怎么回来了?

尤美诧异的眼神盯着他问道。

没事!

晨羽伪装着笑容走到衣柜旁,披上外套。

饿吗?我给你弄点汤。

他抬起头看着尤美,尤美穿着绯红色的睡衣,头发垂在背后。

大大眼睛盯着他。

我真的没事。

真的不饿吗?

嗯。

晨羽望着墙壁上的时钟,两点十分。

我有点累了,我睡在沙发上好了。

晨羽走到一旁的沙发上躺了下来。

这样你会感冒的。

突然,尤美走了过去拉住他的手。

没事的,一起在床上。

晨羽望着她心怔了一下。

你不怕我非礼你吗?

晨羽看着她笑了。

如果那样的话!我会把你踹下去!

尤美双手放在腰旁撅着嘴巴。

走吧!

尤美用力的拉着他的手。

我还是睡这里吧。

那好吧!我也睡这里。

尤美的身子坐在沙发上盯着他的眼睛。

那好吧。。。

晨羽慢慢站起身向床上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