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噬心宠:王妃,请爱我!

丫头,专心点!

噬心宠:王妃,请爱我! 星颜惜 1836 2012-01-20 16:56:56

  转头,看向小溪,仿佛在看些什么,亦或者他是在通过小溪能够看到某个人。

良久,他都没有开口说话,在云绮紫等得不耐烦时,南宫宸幽幽开口。

:“在我16岁的时候,我奉阿玛的指令去相府找冷伯父谈事。

等到我们谈完事情,我告别了冷伯父,打算回府。

可是却被一阵优美的旋律所吸引,这种旋律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曲子也是我不知道名称的。

这种情况下,我对吹奏这首曲子的人儿产生了探究的兴趣。

于是,沿着相府的小路一路走到花园。

在花园我看到了一个正在荡秋千的小女孩,她一面唱一面荡,垂着小脸,让人无法看到她的面目表情,但是,却仍能够人感受到她伤心的气场。

我就这样傻傻地站在一旁听到她唱完。

待她唱完之后,我鼓掌:“姑娘,唱的很好听,敢问这首曲子的名称是什么?”

这时,她抬起头,我也如愿地看到了她的容貌。

当那双惊讶的眼睛,看向我时,我明白我沦陷了,她将一步步带我进入万劫不复的地域。

她知道我的名字后,竟然唤我宸哥哥,那么的不见外,那么的热情。

在我走的时候,我答应她一定会来找她玩,可谁想知,一回到家,阿玛就让连夜去了杭州,替他办事。

这一来就来了3年,我对蓝儿的感情也就维持了三年,我一直梦想蓝儿会等我,等我回去了我们一定可以再一起。

可是,等到两年半的时候,突然传来蓝丫头嫁给上官睿的消息,那一夜,我在酒馆度了一夜,但是,我还是不相信单纯善良的蓝丫头会喜欢上花名在外的上官睿,我一直想着等我回到京城我一定要与睿王展开君子之争,我一定要把蓝丫头抢回来。

但是,上次在杭州郊外,我没有想到会在哪里碰到蓝丫头,当然还有睿王。

那一刻我真的很高兴,因为君子之争可以早些开始,我可以早些得到蓝丫头。

可是,当我看到蓝丫头看上官睿的眼神,还有那么在乎上官睿误会我们的时候,我就已经明白,君子之争已经结束,胜利的是他上官睿,而我,已经错过了蓝丫头。

蓝丫头是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的,一旦喜欢上,就不会改变。

那一刻,我真的很痛苦,但是却还是要强颜欢笑地祝福他们,逗他们。

当然,这一切我不必受,但是我爱蓝丫头,我看不得蓝丫头的眉头轻蹙,所以我就一直陪在他们身边。因为蓝丫头需要我,蓝丫头把我看成哥哥,看成她的亲人。”

说完,南宫宸的脸上依然是一片云淡风轻,好像讲述的故事与他无关。

云绮紫这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她轻轻地抱住了南宫宸,让南宫宸在她的怀里,轻轻地拍打着南宫宸的背部。

叹口气:“宸,既然难过,为何还要压抑?宸,是你自己不放你自己自由。心若自由,人便自由。哎,我就先把我的肩膀借给你靠靠吧!”

南宫宸的身子一僵,她不知男女授受不亲么?但还是轻轻地靠在云绮紫肩膀上,因为他的确很需要一个肩膀。

良久,云绮紫开口:“宸,你给我讲了个故事,我也给你讲一个如何?”

南宫宸轻轻点头,也许,他知道她要讲什么。

:“从前,有一个小姑娘。

她十分的叛逆,十分的不听话,她向往自由的爱情,而她也一定要一见钟情的爱情,她一定要嫁给爱情。

可是,女孩的阿玛却要给女孩指婚,那时,女孩很痛苦,因为她认为阿玛是懂她的人。

一次次交谈未果,女孩终于下定决心要逃婚。

女孩逃到了杭州,女孩一直很喜欢杭州,也喜欢杭州的西湖。

女孩有一天,在西湖旁边看到了一个穿月牙色衣服的男子。

不知道为什么,女孩就是被这个男子所吸引。

所以,她在男子身旁跳了湖,果然,男子下湖救了女孩。

可是,有一次女孩意外得知了男子喜欢的是自己刚认识不久的姐妹。

女孩很伤心,但是,却更为男子感到心疼。

女孩看到男子落寞地背影,很心痛,却更是坚定了守护男子的心,也许,男子不会爱上女孩,但是,女孩只想得到男子的一笑,只想让男子不再伤心。

因为男子的笑容便是她的整个世界。”

:“为什么这么傻?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云绮紫一笑:“因为,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没有了世界要这一条命又有何用?

南宫宸,就算你不会爱上我,我也决不允许别的女子出现在你的身旁。因为你是我的,南宫宸是独属于云绮紫的。”

说完,云绮紫便吻住了南宫宸的唇,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嘴唇相贴。

云绮紫脸上跃出一丝尴尬,俏脸爆红。

微微挪开樱唇:“诶,接下来该怎么办?”

南宫宸却顿觉好笑,这小丫头不知道怎么吻,还吻?不过,小丫头的味道是真的很甜美。

明知不该这样做,但是,南宫宸却还是揽住了云绮紫的纤腰,吻住了她的樱唇。

云绮紫的大眼睛睁的老大,天啊!她不是在做梦吧!南宫宸会吻自己?

南宫宸看着睁着眼睛的云绮紫,惩罚似地在云绮紫的樱唇上一咬。

:“丫头,专心点。”

说完,伸手把云绮紫的眼睛合上。

呜呜、、、、小惜要泪奔了。

看霸王文的亲不是好孩纸哦!

小惜要收藏,要花花,要推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