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逃亡一

剑圣 chen130248 2122 2012-06-13 23:09:21

  第三章逃亡一

我拼命地往斗云山下草屋赶,脚下的功夫更是用得更勤。当喘息不已的我站在熟悉的草屋外,我的心情顿时纠结起来。

看来田裳之死,田龙一定要我偿命。我若不跑,必然死于手上。可是我只有三叔这一个亲人,我实在不想离开他。我轻轻地推开竹门,朝草屋里望去。只见草屋的竹床上,如水般的月光像张柔软的被子盖在鼾声如雷的三叔身上。

我慢慢地靠近他,蹲下身子仔细地瞧着他的样子说道:“三叔,石儿犯错了,以后可能不能再照顾你了。”说着,我把酒壶往他枕边一放,磕了几个响头,正要离开。

“把我脚边的包袱拿去,去万剑帮找你二叔。”三叔翻身侧躺着,打着呵欠道,“你三叔我啊,武功盖世不会有事的,你走吧。”

“谢三叔多年的教养之恩。”我拿过包袱,纠结地看着继续熟睡的三叔。不舍的我,又重重地给三叔磕了几个响头。

“走了。”我起身,回想起十年来三叔对自己的种种关怀,热泪竟然不争气地掉了下来。就在我正要走下山腰之时,三道黑影冲天而来将我围住。

在左边离我较近的一个黑衣人持着长刀,指着我说道:“你就是田龙悬赏的臭小子吧?”

“悬赏。”我纳闷着。这才几个时辰的功夫,远在山郡的田龙就知道他儿子死了。看来这三个人是冲我而来。看他们三人站着位置是像用阵法困死我。我堆着笑道:“我就一个过路的,不知道你们说的臭小子是谁?”

站在我对面的黑衣人冷冷地看着我,忽然大笑地揭下面罩笑道:“你且看看我是谁?”

我仔细地瞧着他的面容,忽然觉得熟悉,却又说不上来。莫非他是那个站在田裳后面的手下,难道这不是误杀,而是谋杀。

“想起来吧。”黑衣人冷冷地喝着。“我看你明白人,就乖乖束手就擒,我会给你个痛快。”

看来田裳之死,真的是有人故意栽脏我。我叹息着,假装束手就擒地说道:“那在我死前,你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人陷害我?”

黑衣人哈哈地笑着。“看来你很聪明,可是往往聪明的人容易早死,上。”黑衣人笑罢,三人围成三角,长刀劈来。

“三环套月。”见刀光闪进,我急忙拔剑招呼,使的是左手剑法第三式“三环套月”。

其实当我开始练这四式左手剑法时,我就在纳闷。前三式“飞星传恨”,“流星赶月”,“三环套月”其剑式名字多么悦耳动听,可第四式叫什么“左手逆境”,完全没有贴合前三招的意境。感觉就像一把断掉的宝剑硬是用废铁接上

那种别扭。

“好小子——”揭下面罩的黑衣人,见几次猛攻都被我打退,不由得咬牙切齿地喝道:“变阵。”话末,三人翻滚在地上,长刀交错地砍向我双腿,迫我凝空无法着地。

“靠——”我轻点长刀,飞身跃起,翻转身体,左手长剑旋转地刺出“”左手逆境”一式。“轰——”剑气纵横,虽威力不大,却也震得三个黑衣人撒手倒地。

此剑式一出,我霎时开始疑惑起前三式剑招。为什么前三式和后一式是相反的?我没有多想太多,便急急忙忙地往甜儿家赶道:“还是先去和甜儿告别吧。”

“甜儿。”我一路顺手牵羊地摘着桃子,咔咔地吃着,直到来到赵甜儿家,我才扔掉桃核,从后门进去。

“你是谁?”我一进入赵甜儿家后门,就被一个一身富贵服饰长相英俊的少年拦住道,“竟然夜闯他人府宅,肯定是贼。”

“切。甜儿”我无视他的存在,在院子里喊着。他见我喊着甜儿的名字,便向我抱拳道:“在下铁剑庄杨铁门甜儿的表哥,请问阁下高姓大名?”

“好说,好说。在下石湘君。”我抱拳应付了他一下,又继续寻觅甜儿的踪影。

“甜儿。”我兴冲冲地叫着。忽然听见甜儿的闺房有动静,正想推门而进,却被杨铁门一手拦住道:“你不知道女孩的闺房不是随便进的吗?”

我气恼地看着他,一招“飞星传恨”以左手代剑,横切他的咽喉。

“好剑法。”杨铁门右手格挡,左手炽热的拳劲冲来,竟然硬生生把我震退到好几步。

我纳闷地看着他,看着他的左拳火焰气劲翻腾,不由得皱眉道:“这是什么拳法?”

杨铁门自豪地笑道:“我们铁剑庄的练铁拳。”

“喔——”我的眼睛狡黠地看着他继续问道,“那你达到后天几流境界?”

“三流。”杨铁门冷冷地回答。

看来我和他还有一大段距离,看他脸色三流后天境界在他铁剑庄很多见。不然我一问他境界,他为什么冷着脸。我想着,正要上前和他搭话。

“吱——”甜儿的房门开启。只见月光下一身水鸭绿色长裙包裹着玲玲身材的甜儿,头顶斜盘着牡丹辫盘,头发里插着一只翠玉珠钗。鹅白的瓜子脸蛋上,开出娇滴滴的红唇一抿一抿的,饶是好看。搞得我恨不得一口咬上去。

甜儿抿着嘴,问杨铁门道:“表哥,好看吗?”

杨铁门看呆了,听甜儿问话,晃了好一会儿,才忙回过神说道:“好看。”

“杨哥,酸死了。”我故意抖着身子,调侃甜儿道:“我最讨厌加醋的东西,酸得让人无法下咽。”

听我这样说,堆着笑容的甜儿,立刻板着臭脸臭骂我一顿道:“死胖子,长得像水桶,谁会喜欢你,早点死去吧。”

“死去——”听甜儿臭骂,我心莫名的一阵锥痛。我强忍着,转身说道:“死去,赵甜儿,虽然我的嘴巴损了点,可一直当你是好朋友。你,太让我失望了?”说着,我愤恨地走向后门。

可就在我刚要踏出后门时,一阵奇怪哽咽的哭声传来。“胖子保重。”

起初我还以为赵甜儿还在意我这个朋友,可当我好奇地回过头时,看见假装伤心的赵甜儿负在杨铁门小白脸的肩头没有眼泪地哭泣道:“他当我是最好的朋友,可我却一直把他当亲哥哥看待,现在他要离开我,我多多少少有些伤心啊——”我顿时气炸了。

赵甜儿,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从今往后我不会再和你有任何的瓜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