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传授一

剑圣 chen130248 1495 2012-06-13 23:09:21

  第五章传授

“我没死。”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警戒地查看着四周,却只看见惨死在地上的店小二。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感觉药力渐渐退去,便摇晃着脑袋慢慢地走出客栈。这时,映入眼帘的惨状顿时让我作呕。只见肥膘的中年男子,四肢散落各处,身体黝黑发出一股让人作呕的气味。

“醒了。”客栈二楼,一个戴着鬼面具的青衣怪人,独自一人坐在靠窗的位置自甄自饮着。

我警戒着问道:“他是谁,你是谁?”

青衣怪人笑了笑道:“我,哈哈,是救你两次命的人。至于他,是一个该死的人。”

“那就多谢前辈救命之恩了。”我抱拳作揖着。想着这半个月在客栈,虽然劳作辛苦,却也恬静安详,多少和各位伙计、掌柜有些情感。不免担忧道:“恩人,那客栈其他人呢?”

青衣怪人轻叹道:“都死了,都是中了毒手肖庆的噬魂销骨散而死的。”

“毒手肖庆——”我疑惑着,既然其他人都中了肖庆的噬魂销骨散,为什么唯独我没有中毒,还是这事有隐情。

“不用多心了。”青衣怪人看出了我的疑虑道,“你之所以没有死,是因为你没有中毒,而是中了下三滥的迷香而已。”

我疑惑道:“照你这么说,那这家是黑店。”

青衣怪人道:“至少不是正当生意。”

没错,这家店里的掌柜和伙计大部分都有后天六流的境界,只是我一直不愿相信。再者铁剑庄的杨铁门好像对这家客栈很熟悉,不然怎么会那么快找到我,并且派人杀我。看来要查清一切,需要费很多功夫。我自顾自地想着,瞟了瞟客栈二楼的青衣怪人,一个飞身跃起,轻落在二楼的大厅里。

这时,青衣怪人还是自甄自饮着,完全不理会我。

我恭敬走上前道:“前辈,有没有见过一个灰色包袱。”

青衣怪人放下酒杯,指着桌下的灰色包袱道:“是这个吧,不过你别高兴太早。里面除了值钱的,其他都被人焚烧了。”

“没搞错吧。”我郁闷地拿起灰色包袱,打开一看。里面除了银子就是银飘,连一封信都没有。我咒骂着。“这群没天理的贼,我还好心想救你们。”

青衣怪人笑着。“你都是一个死人,还担心你回头杀来。”

“也对。”我郁闷地吐了口气,拿起青衣怪人桌上的酒凑到嘴里喝起道:“下来,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青衣怪人笑道:“你不怕我的酒有毒啊?”

“咕咕——”我喝得起兴,忽然觉得全身火辣,像似要燃烧似的难受,便回答道:“你不会下毒的,你要杀我就不会救我,不过这酒还真烈。”说完,我径自坐在地上运起真气以烈酒相抗。

青衣怪人见状,哈哈而笑道:“好小子,这样才不枉费了我一壶好酒。”

起初,我只是想借酒消愁。虽知这青衣怪人的酒竟然这般古怪。酒劲之强,犹如三条龙河水的冲劲,直奔脑门;酒性之烈,犹如烈火烧沸血肉,扩充经脉;酒色之香,犹如百花仙境,沁人心脾。

“啊——”我双手运劲,双掌齐推。瞬间,眼前的桌椅竟然被我释放出的真气震碎。

“后天上六级境界,只要有足够的真气疏导全身经脉,我就能形成罡气,达到和杨铁门一样的境界——后天三流境界。”我高兴不已地念叨着,见青衣怪人桌上还摆着好几瓶酒,急忙拿起一瓶喝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没有那种奇怪的感觉?我拿着酒瓶疑惑地看着青衣怪人。

青衣怪人倒是干脆,扯下腰间的酒壶喝道:“你以为这酒是那么好酿制的。整整半壶,我的心血啊,都被你糟蹋了。说,怎么赔我?”

我嘿嘿地笑着,挠着头道:“这样呗,你说怎么酿制,我酿给你喝!”

青衣怪人笑着。“你小子鬼主意真多。这样吧,只要你做我的试验品,我就不叫你赔我的酒。”

我嘿嘿而笑道:“我还有得选择吗?”

青衣怪人笑道:“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对了,那柄叶形飞刀你不用还我了,留着把玩吧。”

“啊——,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掏出叶形飞刀仔细观察,发现飞刀正中有个“叶”字,心里不免嘀咕道:“他会是邪里邪气、冷酷无情号称一叶飞神的叶小飞吗?”我带着疑虑地看着他,他却依旧那般模样的坐着,自甄自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