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后天三流境界

剑圣 chen130248 3023 2012-06-13 23:09:21

  第十七章后天三流境界

狮陀岭南区的南城客栈。

经过几天休养,伤势已无大碍的雪无涯和我坐在房间里喝着茶聊着那件杀马贼的怪事。

“啊——”雪无涯笑得非常开心道,“你小子,真是福大命大。”

“啊——”我挠着头,也跟着笑。我不解地向雪无涯请教道:“三叔,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雪无涯笑得很神秘道:“遗传!”

“遗传!”我疑惑地问道,“怎么会是遗传?”

雪无涯反问道:“你是不是老觉得我教你的左手剑法很怪?”

我实诚地回答:“是很怪。”

雪无涯笑道:“怪就对了,那剑法是我根据自己的习惯从师傅传给我的剑法中演变而来的。”他顿了顿,继续道,“所以我只指教你剑招和心法,没有给你灌输我的剑道,就是想你有所顿悟。你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竟然在‘左手逆境’一招上顿悟出‘水流之势’,真是有够有趣的。”

“有意思。”我埋怨着,“就是这样的有意思,搞得我至今还停在后天上六流境界。”

“生气了。”雪无涯拿起茶杯,见我不悦地生着闷气,喝起道,“那你说,要三叔怎么补偿你?”

“补偿?”我欢心的奸笑着道,“没那么简单,你还是先帮我形成罡气再说吧!”

“那简单,你现在就坐到床上去,把衣服脱了。”

“脱衣服干嘛?”我不解地爬上床,脱下上衣问道。

“傻小子,当然是帮你打通穴道。”雪无涯说着,放下手中的茶杯。走到我面前严肃道:“等一下我先教你循环穴道之法,然后再帮你打通任督二脉。这期间你一定凝聚心神好好学习。”说着,雪无涯盘坐在我背后,双掌掌心附在我背上。

“气出丹田,上冲神阙,过巨阙,走檀中,破紫宫……”雪无涯口中念念有词地说道着,双掌一股内力传来,立即引导我的真气一个穴道接一个穴道的冲开,直到冲到任督两脉,真气停了下来,在任督两脉的外围形成一道六角菱形的诡异剑阵。只见那诡异的剑阵亮起,输出一道又一道奇异的光芒刺激着任督二脉。

“啪——”由于受到奇异光芒的刺激,我的任督二脉便一开一合地喘息着。过了好一会儿,亮色的剑阵忽然开始随着任督**地开合,由小变大,由大变小地环绕。

“开——”雪无涯叫着,手上的真气便犹如决堤的河水,源源不断地充实着剑阵,而剑阵则源源供应着***直到破开我阻塞的任督二脉道:“接下来,你的忍着,我要为你伐经扩脉。”

“嗯——”我微微地点着头。便感觉有一股巨力犹如长剑般地斩开我狭小的经脉,接着便听到体内的穴道啪啪作响起来。。

“啊——”一股来自经脉的锥心疼痛传来,我咬牙坚持着。可额头上却不断着冒着冷汗。顿时我开始有些急躁,心神有些涣散。

“凝聚心神守住灵台,坚持住。”这时,雪无涯严厉地喝着。急躁的我便赶紧驱除杂念地忍着疼痛严守灵台。

“啪——”两个时辰后,体内发出一声“炮响”,被扩大的经脉,忽地一下竟然慢慢愈合起来。

这时,坐在我背后的雪无涯收起双掌,长嘘一口气道:“终于大功告成,石儿,你自己用我教你的方法自己运转一下,不懂的再问我。”

“喔——”我回了一句,赶忙运转真气循环周身穴道。一个循环,两个循环,……直到周身穴道形成气罡环绕周身我才收回功力,回归丹田。

现在感觉全身精力充沛,我为何我不试一试功力?想着,我口中默念口决,右手中指轻弹向桌上的茶杯。“呼——”劲力扫过,茶杯毫发无损。我疑惑地起身看去。没有什么变化啊?只见我轻轻触碰茶杯,茶杯立即碎成一块一块的。

“你要是达到先天一流境界,这茶杯就不是碎成一块一块的,而是粉末。”雪无涯笑笑地倒了一杯茶,端起来喝道。

“不可思议?”我赞叹着。一脸惊愕地看着雪无涯。雪无涯顿了顿道:“石儿,你的弹指神功,是叶小飞教你的吧。”

我说的道:“是的。”

“那他还教了你一套反手剑法是不?”

“你怎么知道?”我疑惑地看着雪无涯道,“他说这是我父亲教他的,他转交还给我。”

“这老小子,就是不喜欢欠人人情。”雪无涯说着,忽然皱起眉头道:“石儿,明日我就要去寻你大伯,不能和你同路了。”

“大伯?哪个啊?”

“臭小子,连你风大伯都忘了。”雪无涯气恼着,举起的右手正要向我的脑袋拍落,我急忙闪过道:“就是那个被我爹逐除师门的风其扬风大伯,是吧?可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这你就不用问了。”雪无涯神情怪异地说道,“你早晚会知道的。”说着正要走出房门。

“三叔,我打算去蛮荒,你觉得如何?”我急忙叫住他。

“你想去就去吧,不过我警告你你必须给我活着回来。”雪无涯很严肃地喝道。

“那是一定。”我嬉皮笑脸地挠着头,雪无涯一见,笑笑地摇着头阖上门道,“那你一定要小心。”说完他静静地离开了。

“三叔,我父母的事情你到底要瞒我到什么时候?”看着雪无涯离去的影子,我喃喃自语,心中不免心伤。一想起失踪多年的父亲和在魔界的母亲,我不禁觉得自己太幸运了。竟然不知不觉地幸福地过了那么多年。而我的叔叔们还有我的父母却不知道过着怎样的煎熬呢?

“三叔,一直不肯说,是怕我太冲动吗?”我仔细地回想以前,虽然不知道三叔为什么酗酒,为什么自暴自弃?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现在的他为了我父母的行踪,即使是上刀山下油锅,他在所不辞。……

想着想着,我竟然不知不觉地坐到半夜。

“呼——”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很轻的脚步声,可以肯定的是来人的武功不低。只见黑影站在门外掏出一只掌心大小的竹管,轻轻地插进门缝朝我的房间里吹来。

“是迷香。”我急忙封住全身穴道,假装被迷倒地躺在地上。

“咔——”门栓被撬开,一个蒙面黑衣进来,只见他看我躺在地上,便推开窗户把我扛在肩上,施展轻功地朝西边飞去。

狮陀岭西边的郊外大路上,一个熟悉的黑衣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帘。是他,那个被号称是“玄剑门”门主的黑衣人。

“门主,你要的人带到了,请门主发落。”只见黑衣人扛着我飞身落在玄剑门门主身旁,把我摔在地上,跪拜道。

玄剑门门主哈哈而笑,招呼道:“很好,你过来。”说着,玄门门主右手拿出长枪,一个闪电似地快刺,穿过黑衣人的胸前,喝道:“石湘君,不用演戏了,起来吧,我知道你是假装被迷倒的。”

“看来你很有自信打得过我。”我起身,扑着身上的尘土慢慢地亮出长剑。

玄剑门门主提起长枪,狂笑道:“就一个后天六流境界的小子,我还不放在眼里。”

我假装被他吃定地叹气道:“那你能不能满足我一个临死的愿望?”

玄剑门主说道:“你说说看,答不答应你都一样得死。”

“你是谁?”我喝道。

玄剑门门主大笑道:“一个将死之人不必知道那么多!”说着,他长枪呼呼地猛刺而来。

我见长枪威力不可小嘘地刺来,长剑急忙运起“反手一剑决”靠着诡异的角度,一招又一招地招架住道:“玄剑门门主,就这点威力吗?”

玄剑门门主一听,竟然面不改色地退开。

“怎么啦,打不过就想跑啊?”我冷朝热讽道,“一个堂堂玄剑门门真是个草包。”

“你既然找死,我就成全你。”玄剑门门主眼睛冷冷地看着我,长枪斜斜地刺向天空,双手紧握着枪身,吼道:“星火燎原。”只见他大喝一声,周身真气微微震动,火色长枪快速旋转砸下,就见一个滚着火焰的圆球朝我飞来。

“以水灭火,看来上天待我不薄。”我嘴角微微一笑口中默念三才阵决,长剑慢慢举起,心想着万丈倾斜而下的流瀑。便将“水流之势”经过三才剑阵的压缩演变出高一个等级的“流瀑之势”。可是怎样的剑法才能将“流瀑之势”完全展示出来呢?我想着,可是时间已经快来不及了,火球也已经快要到眼前了。

“”怎么办——”我火冒三丈地吼着。忽然想起一句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飞流直下,正向而下,正剑决。

“正剑决——”毫不犹豫的我大吼一声,毫不留情爆发出“流瀑之势”将手中长剑呼呼地刺出,但见一股磅礴的巨力包裹着一个巨大水球向火球冲击。

“篷!”“篷!”“篷!”“篷!”……

水球和火球撞在一起,向两边各卷起一阵龙卷风。没有意料到结局的两人,顿时被卷起,不知所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