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传授三

剑圣 chen130248 1384 2012-06-13 23:09:21

  传授三

次日清晨,旭阳出生。刚睡醒的我,摘了几个野果,便开始练起“反手三十六剑”。

“正剑决——”我长剑飘然,剑走偏锋,剑法凌厉诡异地刺出,霎时卷起层层落叶。“刷——”我长剑划出剑气,剑气“啪”地刺入一颗野树,“吱——”野树瞬间被刺出一个大洞。

“左剑决——”我长剑闪电刺出,长剑剑尖快速地刺穿无数落叶,“哗——”刺穿的落叶被我长剑旋转震开,刺入野树。

我收起长剑,凝神站立地思索着前两决的弊端和优势之后,再次刺出,这次我使的是“右剑决”——“飞星传恨”、“流星赶月”、“三环套月”、“两极乾坤”、“飞仙无极”“七星聚首”“八卦映薇”。只见我七式连环刺出,诡异的剑气竟然形成

八卦化出无数剑气刺穿碗粗的野树。八卦,这右手剑决明明只有七式,却可以驾驭八卦凝结剑气。不可思议,虽然我后四式的剑招是叶小飞告诉我。可是他却一直强调要化剑式为无形。看来厉害的不是招式,而是八卦由简至繁,由繁至简的剑意。

“八卦,由简到繁,由繁到简——”我脑里不断总结经验,试验性地刺出一剑,忽然咻地一声,剑气爆发出巨大威力。

“是这样吗?”我疑惑地看着被剑气炸开的野树,看呆了。

“啾啾——”一群鸟儿飞过。我晃过神,看着挂在头上的骄阳,笑道:“这么快就到时辰了。”

我收起长剑,盘坐在地。双手不断结阵法手印。“起,天地人,三才阵法。”我运气真气环绕三才阵法,将真气一丝一丝地挤压进阵法,再加大阵外的真气,忽然阵法一阵骚动。被挤压压缩的真气,竟然炸开三才阵法。“啪——”

失败了,我太心急了。我想着,深呼吸了一口气,双手再次结起手印。“天地人,三才阵法,起。”只见阵法金光浮起,我双掌真气慢慢地灌入。金光霎时变为蓝色。

“弹指一重弹。”我不断地平衡三才阵法的真气,直到阵法内外达到某种奇妙的稳定,蠢蠢欲动的我终于耐不住好奇,右手中指和拇指轻轻一搭,弹出一道兰色指光。“啪——”蓝色指光射入碗粗的野树,却只射穿一半就停下了。

我看着成果,摇晃着脑袋道:“果然不好练。”说着,我便又继续练习直到夕阳落去。我才疲惫地倚着树干睡去。

第二日,当我醒来,已是很晚。

“都到时辰了。”我急急忙忙地盘做起来,凝神静气地运起真气按照册子里的穴道走,便觉得丹田气体萦绕,气海充盈,一股内力透过前胸,流入右膀,下到手腕达到指尖。其真气不断增强,直至透过五指射出指劲。“咻——”食指指力射出炸开,扬起阵阵尘土。

“试试——”我右手拇指和食指轻轻搭住,瞬间运起真气,按着奇经八脉,游走气海直达云门、侠白、尺泽、列缺、太渊,再由太渊游走鱼际、到达少商和中冲****咻——”我两指轻弹,臂力透过腕力配合劲力射出弹劲,射入碗粗的野树竟然透过。

“看来还是叶小飞的方法比较好用,可是如果论威力的话,还是黄药师的方法比较厉害。”我思虑着,连续又练习了几遍,却已是中午。

“好饿啊。”我抚着咕咕叫的肚皮,飞身摘了几个野果。顿时觉得轻功在不知不觉中有所提升。于是,我趁着兴起练起“反手决”。

“嗤——”我反握着长剑,一个回身剑刺,又一个回身剑刺,又一个回身剑刺……我一遍又一遍不耐烦地练着。

如果问我这六套口决中,我领悟最少的是什么口决?首当其冲是“反手决”,其次是“互交决”。

“反手一剑。”我反握的长剑,在一个奇怪的剑招轨迹之后旋转成为正握刺出,“啪——”,树枝被剑气削断掉了下来。

反手决,互交决。我脑里不断地浮现这两种密切联系的剑决。

到底怎么回事?我呆呆地看着长剑,站立原地推敲着种种可能。可是天公不作美,没有多久就已是日下黄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