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慕容无敌

剑圣 chen130248 2515 2012-06-13 23:09:21

  十八章慕容无敌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只巨型的黑色怪鸟。只见它灰溜溜的眼睛看着我嘶鸣着。

不会是想吃我吧?我防备地起身,顺手捡起一根手臂大小地枯枝,摆出剑式。黑色怪鸟见状,嘶鸣一声,双翅展开,那灰溜溜地眼睛里尽是杀气。

好强的杀气,搞得我都快坚持不住了。我身体迸发出“水流之势”抵挡着它的杀气,却被它“山势”一般的气势压得死死的。怎么办?

“住手——”这时,树丛里一个背着黑色巨剑的高瘦老头走了过来,脸色冷厉地喝道,“臭小子,你可知道你的命是我的大鹏鸟救的。你怎么恩将仇报?”

“是它救我的?”我回想着和玄剑门门主那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心道:被火焰灼伤的我好像是被一阵龙卷风刮走。是它救我的,应该不会有错。我放下枯枝,朝大鹏鸟作揖道:“多谢大鹏兄救命之恩。”

“嗷——”大鹏鸟高傲地仰着头,不理我地朝那高瘦老头撒娇地嘶鸣着。

高瘦老头抚摸着大鹏鸟的脑袋,笑道:“大鹏,你小子都这么大了还撒娇,不怕别人笑话,好了好了,我给你做好吃的就是。”

高瘦老头说着,对我喝道:“喂,小子,你会做饭吗?”

“会。我当然会。”我点头回答。

高瘦老头一听,卸下背后的行囊丢给我道:“那你做饭,我去打些野味。”说着,他一个身影飘动就消失不见了。

好厉害的轻功啊。我赞叹着,忽然见大鹏鸟扑翅飞起,朝不远的绿洲飞去。

好在以前都是我煮饭,这点小事难不倒我。我拿出行囊中的白米,倒在竹筒里,然后用清水淘洗了三遍,便生火开始烤竹筒米饭。

“好香啊。”火架上的竹筒米饭烧了许久,渐渐地发出一股诱人地米香。

“嘶——”就在我打算拿起一个竹筒尝尝味道,旁边的大树上忽然闪出一条水桶粗的蟒蛇,吐着信子,毫不畏惧地朝我靠近。

“怎么办?”我急忙抄起一根烧着的木头,摆起剑式来。那蛇见状,吐着信子,一动不动地睁着碧幽地双眼盯着我。

“它怎么不动啊?不行这样摆着,我快撑不住了。我一旦移动,它必然攻击我,怎么办?”就在我无奈地时候,大鹏鸟回来了。

“嘶——”大蛇见大鹏鸟落下,害怕地吐着信子后退到大树底下。

“嗷——”大鹏鸟见大蛇后退,气势更强地朝大蛇叫鸣着,只是一眨眼,就见大鹏发动攻势地扑着翅膀,双爪探去。

“嘶——”见大鹏鸟双爪抓来,吐着信子的大蛇迅速地朝着大树里的枯洞回钻。忽然看准了时机的大蛇,趁着大鹏鸟落下之际,朝大鹏鸟的眼睛喷出一道黑色毒液。

“嗷——”被毒液射到眼睛的大鹏鸟登时张开翅膀叫吼一阵,接着便倒在地上,溅起阵阵尘土。

“大鹏兄。”我见状,急忙跑过去,看着糟糕的情况道:“大鹏兄,你赶紧欺来,不然我们都要成为葬身蟒腹了。”我话刚说完,就见那条大蛇欢喜喜悦地昂着巨头,“嘶嘶”地靠近。

怎么办?难道丢下大鹏鸟不管?我犹豫着。

“嘶——”大蛇吐着信子慢慢地靠近,忽然它张开大嘴朝我们咬来。这时,高瘦的老头出现了,只见他一柄黑色巨剑斩下,大蛇立刻身首异处。

我看着被砍下蛇头飞落在不远处,那蛇身扭做一团,立时便僵硬死去。便朝高瘦老头问道:“这大鹏你没事吧?”

高瘦老头说道:“那大蛇地毒液只能麻醉大鹏鸟,毒不死它的。”高瘦老头说着,鼻子嗅嗅地闻着米香,便朝已经熄灭的火架上拿下竹筒饭吃起来道:“你小子做的米饭还不错,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石湘君——”我拱手恭敬道,“请问前辈大名?”

“礼节大多了,年轻人。我叫慕容无敌,你直接叫我慕容大哥好了。”慕容无敌绕有兴致地吃着竹筒米饭,一摆手说道。

“慕容大哥——”我怯弱地叫了一声。

“好小子,接着。”慕容无敌笑着,扔给我一个竹筒米饭,吩咐道,“等一下你吃完了,你再帮我把那挂在树上地野味烤烤,没问题吧?”

“没问题。”我爽快地答应。

几个时辰后,大鹏鸟嗷嗷地起身,见大蛇身首异处,不悦地叫了几声。便朝烧烤着野猪的我叫着“嗷嗷”。

“想吃啊。”我看着它笑道。

大鹏鸟点了点头。

“那好。”我说着,正要将烤好的野猪递给大鹏鸟。忽然吃饱后躺在树上的慕容无敌,一个翻身下来,右手夺过我手中烤好的野猪吃起来道:“大鹏,想吃就打赢我。”

大鹏鸟见状,气愤地扑着翅膀,朝慕容无敌打落。

好精妙的剑法。我呆呆着看着慕容无敌右手拿着烤野猪吃着,左手巨剑简单地一刺,一挥,一砍,一斩,其招式没有任何花俏,反而简洁明了地打得大鹏鸟毫无还手之力。

“大智若愚。”我脑袋里不断地闪着慕容无敌大智若愚的剑法,思考着被三才剑阵压缩后释放的“流瀑之势”。忽然我一直想不清的思路,一下明朗。我太急功近利了,“水流之势”只是根据龙河里的水势演变而来的,再上最多也只是几倍的“水流之势”,而不可能是“流瀑之势”。

“就叫‘大水流之势’吧。”我心中暗喜,默念三才剑阵,以几倍的水流之势为压缩,慢慢地释放出身体,就见周身罡气环绕,围着几倍呃呃呃水流之势形成大水流旋转之势。“正剑决。”我长吼一声,指尖刺出。就见三道“水流之势”相互旋转,冲向不远的水域。

“啪——”水域里的水,被大水流之势一撞,冲起一道三丈水柱。

“好小子,只是后天中三流境界,竟然能刺出可以媲美先天圣镜的剑法。”慕容无敌,拍着我的肩膀欢欢喜悦道。

我挠着头笑道:“这还不是托慕容大哥的福。”

“臭小子,还会拍马屁。”慕容无敌笑着,兴致高昂道:“既然你叫我大哥,我就教你一招,算是见面礼。”说着,慕容无敌舞起巨剑道:“看好了,这招叫‘蛟龙吸水’。”只见慕容无敌巨剑周围火星砰出,就见一道水形的漩涡向里狂吸着周围物体。就连我也差点顶不住,被吸过去。

“蛟龙吸水。”我仔细地琢磨着“蛟龙吸水”,跃跃欲试地举起右手,向地上旋出水流,却只是卷起一阵飕风,并没有吸物。

慕容无敌见状,笑着地走过来道:“你只领悟到水,没有领悟到火,想要水火交融成狂风吸势还很难。”说着,他翻身一跃,呼呼地躺在树上睡去。只留下一头雾水的我,茫然地想着所谓的“火”。

“火。”我盘坐在地,思考着。星火,火焰,大火,小火……“星火燎原。”那玄剑门门主最后使的枪法。

“星火燎原。”我愣愣地回想起他刺出地那枪。……

“气为石,力为星,两者相碰时,引真气疏导,刺出。星火。……”我闭目思索着,脑袋转念过种种可能地举起右手长喝一声道:“星火燎原。”

“吼——”只见右手真气以内力相撞,激起一个小火球朝地上射去,顿时激起一阵尘土。

“不错。有进步。”我哈哈笑着,心中一阵欣慰。

“该睡了,很晚了。”树上的慕容无敌说道。

“是。”我回了一句,便倚着大树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