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藏典阁

剑圣 chen130248 2909 2012-06-13 23:09:21

  二十八藏典阁

清晨的太阳总是让人觉得温暖。

我抬头呆望着射在地上那道金色的阳光,看着怀里的龙兽。心道:给它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天——”熟睡的它似乎有所知觉地传达着自己的意愿。

“那叫天龙怎么样?”我喃喃自语,怀里熟睡的龙兽,甜甜地笑着,似乎同意我这般叫它。“天龙——”

“石湘君,你该去藏典阁了。”一直不忍打扰我的闪电鹰,看着太阳逐渐升起,提醒我道。

“嗯!”我轻轻地回了它一句,将天龙收回龙形银戒,起身打开厅门。这时,一道金色阳光照在我头上,我脑子里顿时一阵眩晕道:“好美的阳光。”

闪电鹰不解地看着我的举动道:“你是不是领悟到什么?”

“不知道。”我摇着头,心中也是疑惑,那只是一瞬间的感悟,一下子便就烟消云散了。

“闪电鹰,照顾好他们。”我拜托道。

“我会的。”闪电鹰点头回道。

“那我走了。”我慢慢地走出厅门,在外等候的马玉儿递给我一包馒头,关切道:“大哥,带些馒头,路上吃。”

我接过馒头,笑笑地说道:“好好地照顾好自己。”

“我会的。”马玉儿笑着。我转身朝院们外走去。这时,花万剑的马车早已在院外等候多时。

“师傅。”我恭敬地给花万剑行礼。

“上车吧。”花万剑疑惑地看着满腹心事的我喝道。我登上车,呆呆地坐在花万剑的右边。心里盘算着怎么开口。

花万剑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道:“你放心,我早就在马三院外布置好了人马,他们不会有事的,毕竟——”花万剑眼神闪烁着,没有再说下去,只是闭目叹息着。

“你打算瞒她到什么时候?”我一针见血地问道。

“你说什么我不知道?”花万剑奇怪地看着我,眼神里满是杀机。可是一会,他却笑了笑地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回答道:“从你对玉儿的言行举止,不然看出你对她流露出的感情,那感情像极了一个父亲对于自己孩子的关爱。”

“啊——”花万剑掀起车帘朝外面的风景笑了笑,笑得极苦。

北城北区,藏典阁。

一个古朴的大门深深地关着。花万剑上前瞧了瞧,大门“咦”地打开,里面探出一个满是白发的脑袋,不悦地喝道:“花万剑,这已经是你第三次带弟子来藏典阁了。不知道这次你的弟子争不争气?”白发老头说着,眼睛撇了我一眼道:“进去吧。”

“师傅,我进去了。”我恭敬地朝花万剑行礼。

花万剑关切道:“一切小心。”

“嗯!我会的。”我点着头,转身和白发老头进入藏典阁。心想:来的路上,花万剑早就已经将藏典阁的规矩和我说了一遍。三个时辰打过一位长老,默记下《五行剑术心典》,我看是足够的。

“就是这里。”白发老头带着我七拐八拐来到一个三叉路口道:“中间这条是拳枪阁,左边这条的掌剑阁,右边的是刀腿阁,至于规矩你都知道了吧,你自己选吧。”言毕,白发老头一转身就不见了。

“掌剑阁。”我朝左边的走去,忽然来到一个房间,只见房子上挂着一副匾额《掌剑阁》。

“你是来阅读秘籍的。”“吱——”掌剑阁的门自动打开,里面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

“是的,晚辈石湘君,是花万剑的徒弟,今日是来拜读秘籍的。”我恭敬地站在门外朝里面说道。

“知道规矩吧。”

“知道,那就选吧。”

“是。”我应了一句,慢慢地走进藏典阁,只见藏典阁呈圆形,所有书架都是围着中间的九阶仙级秘籍,按照小成仙级、先天圣级、后天境界等几个等级依次排列开来。

“找到了,就是这本《五行剑术心典》。”不缓不急的我依花万剑之言,在先天圣级残卷处找到这部《五行剑术心典》后,便依规矩退出《掌剑阁》,而后耐心地等待一位长老的挑战,接而就可以阅读秘籍。

“坐吧,小兄弟。”在掌剑阁一直等候的我,忽然看见一个青衣人影飘落。就见一位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头,慈眉善目地指着掌剑阁外的石板桌蹬道。

我疑惑地看着他问道:“不是先比试再看书吗?”

那老头摇着头笑着,忽然双手一翻,变出一壶茶和一个杯子,兴致勃勃地喝着茶道:“我的规矩相反,你快点看,等一下要是打不过我,或是没有领教到书籍里的武功,我必定打得你满地找牙。”

“遵命。”我拱着手,朝圆蹬坐去,便翻开《五行剑术心典》第一页。就见上面写道:“五行剑术心典,乃昔日圣火教不传之密,此典乃剑九通亲笔手录。”看完后,我又翻了一页。……

一个时辰过后,看完残卷《五行剑术心典》的我,大致地将它里面的武功分为

防御五行剑气罩,困敌五行剑气锁,杀招七彩神剑式三种。而这三种武功,前两种的功法是齐全的,只有杀招七彩神剑式是残缺,缺了四招,只有“金光飞转”、“木灵挪移”、“水流无情”三招。而七彩神剑式留下的这三招,其中的“金光飞转”一招是来自一套极为高明的轻功身法,而“木灵挪移”我则怀疑是来自慕容山庄的斗转星移,至于“水流无情”看剑九通写得如此详细,应该是他本门的武功吧。……

我细想着,推敲着,脑子里不断地琢磨着七彩神剑式的三招剑式。

“好了吗?”这时,白发老头喝完了手里的茶,正愁没事干,不耐烦地朝我喝来。

我恭敬地回答道:“前辈,我才刚刚背熟,你总得给我一个时辰的时间习练吧!”

“真是麻烦,去吧,去练吧!”白发老头摆着手,摇曳着空茶壶,坐立不安地皱着眉,显得极不自在。

“原来这五行剑气罩,需要这周而复始功和百川汇海功相互配合,方能起到仙级铠甲的境界,看来我现在最多也只能用真气模仿而已。”我闭着眼睛,按着五行剑气罩的行穴方法,利用“三才剑阵”的压缩和紫焰剑魄的演化,演变出伪圣域剑气罩,在脑子里不断地盘旋着。

“啪——”伪剑气罩只是坚持了一会儿就散掉了。

看来逆天的五行剑气罩和五行剑气锁的修炼难度还真是高。所以我要是想在短时间地提升我的境界,就只能依靠七彩神剑式仅剩的三式杀招。

“只能如此了。”我起身叹气着。白发老头见我起身,以为我要和他动手,正要朝我走来。见我以指代剑,一指戳出一道剑气,又戳出一道剑气地凝空打着,不由得兴致勃勃地看着。

不对,无情九十九重浪如果只是一道一道地刺出,那怎么一击连伤敌九十九招呢?除非是一击九十九式全出。可是怎么样才能施展出来呢?是否是将剑气叠加?我猜测着,将数道剑气叠加,戳出去,虽然威力增强了,可是剑气一打出,就分散开来。

“这也不对,到底怎么回事?”我脑袋乱哄哄的,此时无法平静下来。

“是否是这样?”白发老头见我始终找不到头绪。便举起右掌,有心提点地凝空打出。

“啪——”只见白发老头掌力凝空连爆几下,和残卷中水流无情一招描述的极为相像。我便请教他道:“前辈是怎么做到的?”

白发老头哈哈地走开道:“震动。”

“震动,水流多而慢的流向震动。”我似乎有所领悟地闭上眼睛,幻想着大海撞击海岸产生的声响。声音的震动,水流的防御,海水的咆哮……原来如此,怪不得叫水流无情,原来是先用真气水流罩住敌人,再以“无情剑法”的震动和声波的传播伤敌。我试试……

我举起右手掌,全身真气凝结成球状,全力震动球状里的真气,使之发出极强的攻击力。

“啪——”我右掌击出,空气两个星点瞬间震动了两下,爆出气响。

“太好了,要是再加上三才剑阵,不就——,试试。”我右手中指和大拇指轻搭,左手祭起三才剑阵,将全身真气凝聚在两指之间,轻弹而出。

“啪——”指劲破啸而出,震动无情剑法加持的三才剑阵,就听指劲破啸不远处又发出几道爆响。看来剑气的震动和破啸的声波,比起剑气挥出的本身更厉害百倍,更可怕千倍,各诡异万倍。

“看来我还得学很多东西?”我默默地叹着气,立马盘坐在地,继续研究刚才对于大地震动和水流声波的领悟。

“大地的震动,水流的声波。金石的领域,水和石的撞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