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仙级高手

剑圣 chen130248 2368 2012-06-13 23:09:21

  第三十二章仙级高手

乌云悄悄散开,细雨慢慢停下,阳光渐渐闪现。

领悟圣域融合之法的我,开始尝试像巴曼蛇一样融合圣域。“毒火,乃属阴火之圣域,而冲击,乃属金石之圣域。金生水,水属阴填充毒火,火生土,土凝结成石,填充金石。……”站在闪电鹰背上的我,思虑一番,顿了顿道,“三才剑阵,乃属金石之圣域,而大水流,乃属水流之圣域。从前我未达圣域,始终无法参透这些联系,如今偶得水流圣域之禁锢之法,何不将这些联系融合一下试试?”

“三才剑阵,大水流圣域,水流禁锢……”我左手三才剑阵祭起,右手施展出大水流圣域,想将两者结合,试着释放出超越等级权限的绝密招数——“大水流圣域﹡水之牢狱”(简称水之牢狱)。

“水之牢狱。”我灵识指引大水流圣域

包围三才剑阵,不断地磨合两者的冲突,怒吼一声地将“水之牢狱”变小在掌心,朝脚下不远的水域罩去。

“啪——”三才剑阵翻转侧开变成掌心大小,瞬间抓起一只小鱼慢慢地随我的灵识飞到我的手心。“禁锢,停止。”我看着掌心紫色透明的三角金字塔里,小鱼还在悠闲地游着,根本不怕我的金石压迫。不禁懊恼道:“再游,再游,我就吃了你。”

“我佛地藏菩萨,慈悲为怀,愿以其身受众生之苦,以昭上苍之德,地母之恩。恕——”

施展“水之牢狱”失败的我虽然有些气馁,但是却看得很开,才不会在一颗树上吊死。“吃了它。”我心想着,正饶有兴致地考虑着吃什么味的烤鱼。却听见地面上如来金身护体的南宫敬文正振振有词地念着一大堆听不懂的东西道:“受伏。”言毕,南宫敬文双掌一道金符闪耀,朝金钟罩里的巴曼蛇飞去。

“啊——”巴曼蛇疯狂地翻腾着,似乎极度害怕这道金符。所以它极力地变幻身影,为了就是逃脱金符的束缚。

“降——”南宫敬文极力地施展着仙级灵识,想以金符之力降服巴曼蛇。可是总是差一点。

“对了,要是加进蛟龙吸水,情况会是怎样的?”见南宫敬文和巴曼蛇在金钟里你追我赶纠缠不清,却让我一时想起蛟龙吸水一式。

“以大水流圣域控制水域压力禁锢住鱼儿,在利用蛟龙吸水独特的吸附能力,吸进剑阵,在以三才剑阵的中心三角固定之法,使鱼儿不能动弹,再施展剑决绞杀,好,太好了,妙——”我哈哈而笑,左手三才剑阵祭起,右手大水流圣域升起,两者兼容,施与“蛟龙吸水”吸入水面下的鱼儿。

“九九归一。”我灵识引“九宫剑法”刺向鱼儿,被阵法固定的鱼儿震了一下,便翻着白色肚皮浮出大水流圣域。

“成功了。”我欣喜地喝着。脚下的闪电鹰说道:“石湘君,你知道你的圣域功法虽然很特别,但不是好事?”

我当然明白闪电鹰的意思,虽然特别的功法可以打败同等级甚至高出几级的圣域高手,但是要升等级却会比别人辛苦

百倍千倍。——我默默地咬着牙,心想:既然这是自己要走的路,即使错了也要走得坦然。

“水之牢狱。”心知我意的闪电鹰俯冲而下,在金钟罩前停下,而我则举起右掌升起“水之牢狱”金塔,飞入金钟罩里禁锢住巴曼蛇。

“啊——”被禁锢的巴曼蛇怒吼一声,被金符附上,瞬间翻着金色的眼睛,朝南宫敬文躬身道:“主人,请吩咐。”

“听我命令,不要反抗进入空间戒指。”南宫敬文举起右手闪耀着金色的戒指。巴曼蛇回了一句“是”,便消失在金光中。

南宫敬文收起金光,朝我拱手道:“多谢石兄这些天的关怀,我南宫敬文感激不尽。”

我不解道:“南宫兄,说的哪的话?要是不嫌弃,到我洞内坐坐。”

“好啊——”南宫敬文回道。

树洞后的黑洞里。

我兴致勃勃地烤着鱼,闪电鹰烤着野猪,南宫敬文烤着番薯。

“南宫敬文,你怎么不烤肉,烤起番薯来?”我疑惑地看着南宫敬文问道,“对了,这方圆十里哪来地番薯?”

“这里——”南宫敬文指着右手中指的金戒,得意地笑道,“这里有很多东西!”

闪电鹰故意刁难道:“那有酒吗?”

“这——”南宫敬文皱起眉,拿出两瓶女儿红,爱不释手道,“有是有,可——”

“好了,君子不夺人所好。”我替南宫敬文解围道。

闪电鹰不依不劳道:“我只是只鹰,不是君子。”

“别理他。”我看着南宫敬文不舍的表情,将他要送去的两瓶女儿红推回给他道,“南宫兄,天下的仙者都分布在哪里,你知道吗?”

“知道,可是看你想知道哪一派的情况,不然我们说上十天半个月也说不完。”南宫敬文回道。

“那大概吧——”我笑笑地说道。

“大概——”南宫敬文不解,接着滔滔不绝地说道,“若说局势,天下仙者分四宗存在,依强弱之序是佛元宗,道玄宗,藏天宗,蛊神宗。若说个人天朝‘皇者司徒风’位居第一,我佛元宗的本因大师位居第四——”

“那第二,第三呢?”

南宫敬文摇了摇头说道:“听师傅说排在第二的有三个人分别是妖魔仙三大使者,至于第三——”南宫敬文脸色浮起一丝难过之色道:“第三就是我昔日的杨重唤叔叔,今日恶名远播的天石老人。”

“什么,天石老人叫杨重唤?”我惊愕道,心中不知不觉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感觉——昔日的田裳之死,看来真的很不简单。

“嗷——”不远处一阵狼啸传来。

闪电鹰喝道:“别讨论了,有生人来了。”

“别害怕,我们只是借个宿。”一阵沙哑的声音传来,就见一位消瘦的高个汉子身穿着一身破旧衣裳手持着一只绿色竹棒,身边跟着一条通体灰色的野狼,慢慢地走进来道,“老远就闻到香味,不介意我在这休息休息。”

“不介意。”我笑笑地回应,见此人虽然穿着破旧,但是全身上下却透着一股神秘的王者之气。不禁问道:“阁下尊性大名,还请赐教?”

“不敢——”高个汉子席地而坐,毫不客气地抓起我烤的烤鱼,滋滋地吃起来道,“在下,丐帮黄阿九。”

“没听说过,肯定是不是什么厉害的门派——”南宫敬文嫌弃地道了一句。

“啊——”黄阿九笑笑地放下烤鱼,霸气十足地起身道,“没听过不见得不厉害,我自信再过几年没有人不知道我黄阿九的名字?”言毕,黄阿九将剩下的烤鱼吃完,对我说了声谢谢,便躺在地上呼呼地睡起来。

“如此豪言壮语,可见此人不凡。”我愣愣地说着。南宫敬文听到,闷哼一句,不服地朝地上的黄阿九说道:“黄阿九,既然你那么自信,那我们就比一比三年后,谁更出名?”

“好啊——”黄阿九被他吵醒,眯着眼睛,十分自信地说道。

“那好,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