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戒中乾坤

剑圣 chen130248 2335 2012-06-13 23:09:21

  第三十七章戒中乾坤

黑压压的云层滚滚而来,不时伴有轰鸣的雷声。

“死天气,明明知道他还在庙里,还要下这该死的雨——”眉头紧皱的赵甜儿抬头气恼着。忽见天上豆大的雨点落来,急忙冲向破庙。

“甜儿——”寻找未果的杨铁门,此时正因为找不到赵甜儿而闷闷不乐地坐在破面门槛发愣着。忽见远处赵甜儿的曼妙身影跑来,急忙追了过去。

“哼——”心里正盘算着怎么找杨铁门算账的赵甜儿,忽见杨铁门跑来,竟然气不打一处来的跑开冷哼道,“我永远不理你了。”

“甜儿——”见赵甜儿怒气冲冲地转身跑开,杨铁门身形闪动,从赵甜儿后面抱起她道,“我错好不行吗?”

“不行——”赵甜儿撒娇着捶打着,忽一手重扇过杨铁门的右脸,杨铁门的右脸立时现出青红的五指。

“没事吧。”赵甜儿停下打闹,不忍地伸出右手轻抚着杨铁门的右脸,落下泪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那你又何尝不苦。”杨铁门深情地看着赵甜儿,赵甜儿深情地看着杨铁门。两人的四目相对,默然不语。虽少了许多动人的甜言蜜语,却多了一份忠贞的坚定。

“祝福你们。”龙形银戒里的我,苦笑着。心里虽然非常的低落,但也庆幸甜儿找到她的所爱。

“如果此刻我有时间在这里暗自神伤,还不能多静坐下来练功。”压抑住伤情的我,盘腿坐下,正运气要修炼圣域,心头不禁一痛,想起马玉儿。

“玉儿——”我莫名其妙地叫着,站在我右肩的天龙疑惑地看着我,仿佛不解的我意思。或许就是此刻的我,也很是不解,或许是她在为我祈福吧?……

“不练了,到处走走。”此时脑袋里一片混乱的我起身,毫无目的地朝龙形戒指的深处走去。走着,走着,忽见一道铁门上锈迹斑斑地挂着一把铁锁,两边贴着两个字——左“剑”右“圣”。

我愣愣地看着两个字,读道:“剑圣,剑圣,如今我都是圣域,一个一流的剑圣秘籍,对于我来说没有意义。”说着,我悠闲地走向下个门。

“前世今生。”我抬头看着红漆大门的两侧写着前世今生,不禁读笑道,“难道这个门里有能看到过去的法宝。切,我才不信。”我愣愣地说着,正要走向下个门,谁知红漆大门忽然开启,一道金光顿时将我吸入门里,我不禁吓道:“鬼啊——”

“噹——”被吸入的我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被什么钝物打到脑袋,昏沉沉地睡去。

梦里。一个青衣男子拉着一位白衣女子不断地朝一个亮晃晃的光洞猛然下坠道:“青儿,抓紧,我要加速了。”青衣男子嘴角上扬,全身青光形成一个诡异的气罩围绕着两人,加速变成绿色光束闪动着。

“到了。”只见绿色光束出现在蛮荒的海州海域。

怎么会是海州海域?难道是我看错了。我聚精会神感受着,心中不禁愕然道:“没有错,是海州海域。”

“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青衣男子是我?”我不敢相信地朝青衣男子看去,青衣男子笑笑地回转过头对我说道:“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说完,青衣男子拉起白衣女子飞身跃起,一会儿便消失不见。

“是我——”我身体颤动着,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疑惑,总之一个如此俊美身边还有一个大美女的帅哥,竟然会是我。我始终无法接受。我喃喃自语道:“老天会对我这么好吗?”

“不会!”光色的梦境忽然转换成蓝色的。就见苍茫的天际九道白色天雷将白衣女子狠狠地钉在蓝色八卦图案里。

“灭魂咒,天尊,请你饶了她吧!”泛着波光的海州海域上,赫赫飘起青衣男子的身影。只见青衣男子两眼泪水泛滥,跪在如刀的天阶上,一步一步地朝端坐在蓝色天际的金色大尊求道。

金色大尊,摇头叹息道:“水神啊,你真是辜负我对你的一番期望啊。难道,难道你真的愿意当一个普通的剑圣和青儿一起共度一生,而不愿再掌神界吗?”

“不愿——”青衣男子摇头回道,“我永远都不愿再当冷酷无情的神者了。就请天尊成全我吧。”青衣男子说着,咬紧牙关又朝天阶上了几步。而此时青衣男子的双膝却早已血流不止了。

“罢了,就随你去吧。”天尊见状,猛然摇头,就见蓝色的梦境消失,显现出水色的梦境。

“青儿——”如水的天际,一道水柱如剑穿过白衣女子的前胸,白衣女子猛然下坠。青衣男子急速下沉,抱起女子落在水面叫道,“青儿,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青衣男子紧紧地抱着白衣女子。双眼狠狠地看向一头金色狮子喝道:“司徒风,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金色狮子冷冷地回答道:“为了传承。”

“啊——”青衣男子怒吼着。俗话说其人无罪,怀璧有罪。原本想要简简单单和白衣女子好好生活的青衣男子,却因为一道“传承”葬送了自己最爱的红颜。此时的他叫他如何恨,如何不怒。只见他背起白衣女人,全身环绕起一道水色符印,朝天撞去道:“玄武印,凝冰符,水咒符,天机锁。既然天道对我无情,我亦对天下无情。”背起白衣女子的青衣男子喝着,水色符印分解,全身耀眼金光闪耀,两人顿时散成万道流光,飞落在海州海域里。

“啪——”只见海州海域被流光灼烧,裂成一块一块,有的形成了高山,有的形成了深海,有的变成了大陆……

“吼——”流光继续流散着,不甘的金狮快速移动,截下在海州海域中部上空的两道冰色流光,吞下震吼道:“从今以后,我就是天朝的皇者。啊——”金狮欣喜着,忽见流光的上空一道火色的流光落下,不禁吓坏道:“朱厌降,天下乱。”

“朱厌降,天下乱。”我仔细地琢磨着这句话,不禁想起铁剑庄的神兵被盗一事。道,“难道铁剑庄的神兵是朱厌枪。糟糕——”我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心神一动,竟然现在龙形银戒的那道剑圣大门之外。

“怎么会回到这里?”我疑惑地看着大门,忽然锈锁落下,大门打开,就见一张楠木的桌子上,赫然地摆着一块发着水色光芒的石头。

“六角灵晶石,而且还是极品的。”我不解地看着桌上的六角灵晶石,走进大门拿起石头,仔细瞧道,“都说六角灵晶石有灵性,怎么这块石头死气沉沉的。”我言毕,六角灵晶石忽然闪耀起金光,飞入我的天灵穴,寻找着我的灵魂中枢。

“紫焰神兵——”灵走全身的六角灵晶石,竟然能控制我的神经,祭起紫焰神兵,与之自然融合。

“真是一块奇怪的石头。”我握起空中飘然的紫焰,一招“水之牢狱”快速释放而出,又快速收回,其感觉真是难以言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