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圣火不息三

剑圣 chen130248 1973 2012-06-13 23:09:21

  第四十三章圣火不息三

“石景天是你什么人?”贺连壁双掌旋转,佛珠金光大盛,照得身前的神龟符甲金芒闪耀地挡住不灭的地狱之火。

“将死之人,废话少说。”我冷喝着,嗜杀的魔性燃起,紫焰神剑自右手狂暴刺出,就见团团浓密如云朵的地狱之火,将贺连壁胸前的地狱之火吸附,变成一团更大更焰的地狱之火朝贺连壁胸前的神龟符甲罩去。

“啊——”见金芒的神龟符甲被地狱之火烧得片片脱落,嗜杀的我狂笑着,举起紫焰神剑,一招融合地狱之火的“星火燎原”,狂暴地朝脱落最厉害的神龟符甲刺去。

“手下留情。”就在入魔的我全力攻击贺连壁犹如铁桶般的神龟符甲时,一声长啸从不远的云层传来,震得我是摇摇晃晃,不知所以。

“烈不焰——”贺连壁叫着。就见火红服饰的烈不焰从铿锵的铁链一端飞来,横刀落在贺连壁身前,朝入魔的我喝道:“静思明心,魔性必退。”

“啊——,我为什么不能入魔,我要魔力,我要超越一切的存在。”我狂笑,朝眼前的烈不焰篾视道,“烈不焰,你来得正好,正好试试我的魔剑。”

“贺连壁,你走吧。今日的帐我自会去藏天教总堂找雪女算账。”烈不焰转身回头朝贺连壁喝着。贺连壁闷哼了一句,双腿一拔便消失不见。

“休走——”狂暴的我紧追而去,烈不焰横刀挡住,长刀嚯嚯地朝我砍来道:“石湘君,你清醒点,一朝入魔就难再做回人了。你舍得吗?……”烈不焰劝着,入魔的我无动于衷着。

“吭——”烈不焰的刀和我的剑相激着,两人各自退开,而后复而再上。

“烈焰十三斩——”烈不焰周身火色仙域环绕,爆出十三道火球朝我罩来。处于劣势的我闪身退开,一双灰沉沉的眼睛死盯着烈不焰冷笑道:“烈不焰,试试我的圣火刀决。”言毕,我紫焰神剑反错,飞身跃起,四道地狱之火环绕于身,形成黑龙之相,随着我的紫焰神剑刺出而翱翔天际,俯冲烈不焰。

烈不焰横刀反错,朝我叹息道:“我授你圣火刀决三式,意在传你圣火不息的意志,而如今你却反其道而行,真是令我失望。”言毕,烈不焰全身九条火色凤凰环绕,长刀嚯嚯挥起,布下“凤舞九天”大阵,将我四道黑龙引入阵法当中。

“哗——”环绕于烈不焰周身的九条火色凤凰忽然停止,形成一幅“百鸟朝凤”的奇景,随着烈不焰的身形闪动,化出流光,迅速地冲入“凤舞九天”大阵,激散四道黑龙。

“呼——”四道黑龙被击溃,手握火色长刀的烈不焰,防备地朝我说道:“石湘君,回头是岸。”

怎么回事?我在哪里?身体里意识模糊的我,忽如电击一般醒来,就见一个黑色的正方形密室此刻将我囚禁了起来。

“啊——”这时,黑暗里传来一声笑声,笑得相当地狂妄。

“你是谁?”我冷视着黑暗里那股飘忽不定的气息喝道。

“炎魔,黑龙一族的炎魔。”那笑声回答着,就见黑暗里一位全身飘着黑炎的龙形人身怪物,朝我看来道:“黑龙一族的炎魔,从来就是最强的,绝不会受人摆布。而你——”炎魔喝着,指着我说道,“却是黑龙一族的耻辱。”

“耻辱——”我喃喃自语着,想起这些日子的窝囊样子,不禁苦笑道,“照你所说,确实是耻辱。不过,你将我的意识关在这里干什吗?”

“干什么?”炎魔哈哈而笑道,“啊——,当然是占有你身体。你又能奈我何?”

“石湘君,赶紧冲出密室。”炎魔狂笑着,这时闪电鹰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我不容多想地冲出密室,就见闪电鹰从心魄闪耀的紫色光芒里出现在我面前,朝炎魔喝道:“炎魔,他是我的,你抢不走的。”

“是吗?”炎魔冷笑着,双掌地狱之火抡成圆球,朝闪电鹰袭去。

“啪——”地狱之火降下,闪电鹰快速闪躲,铁爪朝炎魔的眼睛抓去。炎魔见状,急忙幻化成圆球挡住铁抓。

“噹——”闪电鹰几次撕抓无功退开,朝我喝道,“石湘君,祭起紫焰神兵,和我心神合一。”

“嗯!”我顿首着,右手祭起紫焰,耳畔响起闪电鹰的声音道:“等一下我和你心神合一,你就按我教的方法施展‘漩涡大水流之势’。”

“我知道了。”我飞身而起,闪电鹰从我身旁掠过,展开双翅在空中施展“狂风”一式,而我则反转紫焰神兵施展“漩涡大水流之势。”

“哗——”狂风之势融合漩涡大水流之势,形成狂风大水流漩涡之势朝炎魔吞噬而去。

“炎龙破——”倍感压力的炎魔怒吼着,双掌相激出一道黑色火龙,正要震开狂风大水流漩涡的包围,忽然却觉得全身被什么锁在原地动弹不得,不禁喝道,“石湘君,我要和你同归于尽。”言罢,火色的炎魔瞬间变成土灰色地闪着火光。

“退开。”闪电鹰喝着,双翅护住我,硬捱了炎魔的死亡爆炸,落下关心道,“你没事吧?”

“没事?你呢?”我关切地看着闪电鹰,闪电鹰急速地幻化成人形,朝我笑道,“没事。”说着,他顿了顿道,“石湘君,你赶紧回到身体里。”

“嗯!”我点着头,睁开朦胧的双眼一看,见自己身在“凤舞九天”大阵里,便朝端坐在阵眼之上的烈不焰叫喊道:“烈前辈,我是石湘君啊,我已经没事了。”

“呼——”阵法撤去,烈不焰飞来落而来道:“你小子,又捡回一条命。”

“咻——”一阵狂风从我身体飞出,就见一个高瘦的中年男子,朝烈不焰,笑道:“烈老头,近年可好?”

“你是?”

“慕容歌艺的闪电鹰。”

“喔——”烈不焰笑然道,“原来是你这只馋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