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圣火不息二

剑圣 chen130248 2414 2012-06-13 23:09:21

  第四十二章圣火不息二

群山雾绕,层云袅袅。此时的火红的烈火宫依旧燃烧着。

“圣火朱雀——”烈天长刀砍至,我右手祭起“五行剑气罩”截住长刀,左手暗运“圣火不息”一式,心中战意陡然上升。顿时双掌错开,推出一招“圣火朱雀”。

“吼!”我双掌立出,一条火色的凤凰叫嚣地朝烈天撞去。

“烈焰十三斩——”火凤凰飞去,烈天顿然倒飞,手中长刀和地面激射出十三道刀火,形成一个锥形破开火凤凰,笑道:“石湘君,你别白费心机了,以你先天圣域二阶的实力,想要打败圣域九阶的我,简直痴心妄想。”烈天狂笑着,双眼寒芒一冷,双手紧握长刀,释放出一道火色的圆形圣域朝我围来。

这是炎洞圣域。如果我以大水流圣域和他打,是不可能打得过他的。除非——我眉头紧皱着,忽觉得全身燥热难当、闷热异常,不禁暗下决定。看来我这次必须得入魔才可以打败他。

我嘴角淡淡一笑,祭起“紫焰神剑”,将心魄融入剑魄,黑色的双眼立时变成死沉的灰色,朝烈天沉声道:“我要杀了你。”

“魔修?”烈天愕然地提刀防备着。忽见我身形一动,紫焰神剑旋转刺出一道黑乎乎的火焰飞来,急忙飞身倒退。

“吼——”黑炎落去,烈天原先站立的地板瞬间燃烧开来,直到向周围扩散一丈才停止燃烧。

“黑炎,地狱之火。”烈天咬牙切齿地冷喝着。这一刻,他完全没了之前的嚣张和狂妄,反而谦虚地忍着怒火,摆出笑脸地迎上来叫停道:“石兄,我们何必斗个你死我活,犯不着的。”

“的确犯不着。”我冷喝着,握住紫焰神兵的右手不禁升起一股肃杀的冲动。

赶紧收回魔性,不然入魔太久我会控制不住。我凝神收回紫焰神兵,口中默念着《静心咒》,心想:看看烈天玩什么把戏,再见招拆招。

“那你想怎么样?”

“这——”烈天语塞着,一双贼溜的眼睛不断地闪动,笑道,“这样吧,石兄只要助我平定我教叛徒,我愿任凭差遣。”

“喔!”我讪笑着,“真的?”

见我眼球逐渐恢复黑色的烈天哈哈而笑地走过来,一刀冷不防地劈至,冷喝道:“假的?”

“早就听说烈天的皮厚的跟城墙似的,如今看来不仅如此,而且更胜从前。”见刀至,我身形急退,嘴巴不断地讥讽于烈天道,“简直可和万年不僵的茅房板相提并论。”

“啊——”相斗的烈火宫弟子里听罢,顿时传来阵阵笑声。而此时全力施展刀决的烈天,则是发青着一张臭脸,朝我怒吼道:“笑吧,等一下我送你下地狱。”

“啪——”烈天愤怒了,将炎洞圣域融于炙热燃烧的刀身之中,暴喝道:“受死吧,石湘君。”烈天长啸着,长刀嚯嚯劈至,就见火红的长刀,激射出无数火焰蚕丝将我缠绕在原地,冷喝道:“炎龙斩——”烈天笑着,双手紧握的火红长刀猛地斩出一条通体火焰环绕的炎龙朝我咬来。

“怎么办?”此时被火焰蚕丝缠住的我,浓眉紧皱而起,犯难道,“难道还要再开一把天机锁?……”我抉择着。“我想我已经没有选择了。啊,啊,啊——”我狂笑着,乌黑的长发顿时倒竖。就见胸前一道水色的小锁,慢慢变大,浮在我的右手手心,朝炎龙锁去道:“天机锁。”

“不可能?”烈天错愕着,见闪耀着白色光芒的奇形怪锁,将圣域炎龙吸附于锁身,朝自己锁来,急忙握起长刀,化出无数火色刀魄护住自己周身。

“嗤——”水色的天机锁末入刀魄,瞬间蒸发消失。见状的烈天撤去火色刀魄回入身体,朝虚弱倒在一旁的我走来道:“石湘君,这下你死定了。”

“啊——”烈天狂笑着,冷色地举刀,

正欲给我一刀,谁知这时,融入他体内消失的天机锁竟然凭空凝固,瞬间震碎他的心脉。

“啪——”火焰刀魄碎裂,烈天抚着胸口,难以置信地喝道:“不——”喝罢,烈天的身体凭空燃烧而起。

“呼——”微风吹过,吹散了那张狰狞错愕的脸庞。

烈火宫西北方向的悬空峰前,烈地和裂痕双刀携着烈火的气劲,追砍着一位身穿黄色藏服的藏僧喝道:“贺连壁,我们绝对不会让你砍断铁链的。”

贺连壁冷笑着,飞身倒退,双手结修罗印,喝道:“就你们两个先天圣域九阶,就想挡我一个小乘仙境五级。不自量力——”贺连壁冷喝着,双掌摊开,泛起一道幽绿网状光芒罩向烈地和裂痕。

“双刀合壁——”烈地和裂痕见状,互望一眼,长刀同时反错,同使一招“烈焰十三斩”斩出十三道焰火,喝道,“烈焰十三斩。”

“呼——”烈地和裂痕长刀斩出,四十六道焰火顿时散开,形成一个诡异的火阵。

“这是凤舞九天阵法。”看过烈不焰施展过此阵,所以对于此阵我倒是不陌生。不过此时,站在一边昏沉沉的我,脑袋忽然疼痛起来,便开始对遇见闪电鹰之前的事模糊起来,陌生起来。

“难道上天真的要我忘了你们吗?”我双手环抱着疼痛异常的脑袋,怒目圆睁地向天咆哮着。

“我知道我这样做只是枉然,不过……”我无奈地苦笑,强忍住悲伤道,“不过我真的不想忘了你们,如果……,如果真的要我忘了你们,还不如……”

“还不如入魔来得逍遥,至少不受人控制。啊——”我冷笑着,哈哈之声响彻天际。而这时,苦战黄衣藏僧的烈地和裂痕,忽听笑声都疑惑地朝我看来。

“怎么回事?”烈地朝裂痕问道。

裂痕眉头紧皱道:“他入魔了,我们赶紧离开。不要让他看见我们,我们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可是……”

“可是什么,来不及了,走啊!”裂痕喝着,拉起烈地朝西南飞去。而见状的贺连壁则一脸淡定地朝我喝道:“一个先天二阶入魔再厉害,能厉害哪去?”

“是吗?”死灰色双眼的我冷喝着,一柄紫焰神兵祭起,一招“黑炎”携着地狱之火朝贺连壁烧去。

“地狱之火——”贺连壁错愕地呼出,急忙摘下胸前佛珠,祭起喝道:“兽道,神龟玄甲。”

地狱之火烧至,就见贺连壁全身珠光护体,形成一幅土灰色的龟壳,挡住地狱之火冷喝道:“没有想到一个先天境界二阶的入魔少年,竟然能动用黑龙魔族的黑炎,除非……”

“大师兄,放开我。”被裂痕扣住手臂的烈地,挣脱开裂痕的铁抓,说道,“石湘君对我救命之恩,我不能做事不管。”

“烈地。”裂痕喝着,语气柔和道,“这是师傅密音传我叫我带你离开的。”裂痕顿了顿道,“他说他已经出关了,石湘君入魔之事他会处理的。”

“真的?”烈地问道。

“嗯!真的”裂痕回应,脸色顿时绷紧道,“所以此时我们应该回到烈火宫门前,清理门户。”

“清理门户。”烈地神色异常道,“大师兄,能不能不杀烈天?”

“你说呢?”裂痕反问。言毕,裂痕一个纵身飞去,烈地紧随其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