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欧阳青

剑圣 chen130248 2604 2012-06-13 23:09:21

  第四十八章欧阳青

镜湖旁,内息全乱的我,盘膝而坐,正以“五行剑气心典”中的剑气心经调理脉息。

以往这剑气心经,我只是作为大水流之势的辅助心法,没想到今日这毫不起眼的心法反倒成了我的救命稻草。我心中不禁感叹,感叹自己的眼浊,竟然放着大好的东西不用,真是暴殓天物。

“啊——”我吼着,双掌凝聚真元,在丹田处循环出一个紫色漩涡,不断地吸收着天地灵气。

“你们想干嘛?”这时,镜湖旁的杂树林里传来一个女子的尖叫,接着便听见一群男子猥亵的奸笑道:“你叫啊,你叫得越大声,我们等下就会越兴奋。”

“靠——”我谩骂着,这什么情节,怎么偏偏我受伤时才来,真是伤了我一颗纯洁善良的心。哎呀,不贫了,上。

“啊——”杂树林里,那群猥亵男将那女子围在中心,正欲扑倒。忽然,我飞身而下,一朝“飞星传恨”以掌代剑,将其轰倒。转身对那女子耍酷地说道:“不用谢我,我做好事从不留名。”说着,我正欲飞身而去。那女子身形一动,竟然拦住我喝道:“臭小子,我正玩得高兴,现在倒好,各个都跑了,你赔我。”女子蛮不讲理地喝着,我顿了顿,皱眉道:“神经病。”说着,我正欲冲天而起,谁知那女子冷眉相对,右手轻轻一拂,毫无防备的我顿时动弹不得喝道:“妖女,我好心救你,没想到你却恩将仇报。”

“什么恩将仇报?”那女子喝着,右脚猛地朝我臀部踹来道,“是你自命不凡,非要管着这档子事,活该。”

“啊!”粉腿踹来,我应声而倒,不禁骂道:“妖女,丑得没人要的妖女?”

“妖女,对,我是妖女。”那女子脸色铁青地喝道,“我是丑,不过等一下我就不丑了。”那女子若有所指地看着我道,“俗话情人眼里出西施,等你变成我的情人,那——。”那女子格格地娇笑着,一双纤细的粉手,朝我面颊抚摸而来道:“那你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不要啊——”我嚎叫着,忽然闻到一股清幽的体味,便昏昏沉沉地倒地。

怎么回事?当我转醒,揉着酸痛的太阳穴纳闷着,睁开眼一看。却见自己置身于一间昏暗的草屋里,而那女子则穿着一件紫色单薄的衣裳,坐在床边,嬉笑地说道:“你醒了,你可知道你昨天晚上把我弄疼了。”

“啊——”我疑惑地回了一句,心道:怎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呢?不好,应该是真的,不然下面这家伙不会……我皱眉着,看着她一张通红的脸庞,却不知如何开口?

这时,一阵飕风吹开了草屋的窗户,温和的阳光顺势照了进来,照在她如桃花般的笑颜。这也是我第一次正眼瞧她。

“玉儿——”我仔细地瞧着她的一张脸,不禁叫道。

“玉儿,玉儿——”她转过脸,不悦道,“我都是你的人了,你还惦记着其它女人,还老是恋恋不忘地叫着她们的名字。”

“这——”我实在无语,分明是她强迫我,反倒像是我强迫她。老天,这玩笑可开大了。我心想着,正欲起身离开,她拉住我道:“难道我就这么不值你爱吗?”她愣愣地看着我,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不时地掉着眼泪。

我不忍道:“姑娘,你我又不认识。发生这种事,我也不想的——”我正说着,她一巴掌扇过来喝道:“我不准你爱其他的女人。”她喝着,那声音很是歇斯底里。

这到底怎么回事?看着她痛哭流涕,我心中不禁隐隐做痛。脑子里竟然浮现出一个模糊的影像。难道是她,那个和水神相恋的青儿……

我脑中思绪混乱着,忽然问道:“你名字里有个青是吗?”

那女子破涕为笑道:“你终于记起我了,没错我就是欧阳青。”

“欧阳青。”我皱眉着,继而说道,“说真的,我真的不认识你,或许你搞错人了。”言毕,我急忙穿上衣裳,却见欧阳青神情恍惚地自言自语道:“既然他不认我,我还不如死了算了。”说着,欧阳青抽出袖中短匕正欲向自己胸口刺去,我急忙拦住道:“欧阳青,你到底想怎么样?”

欧阳青说道:“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要跟着你。你要是不答应我就立刻自尽。”

“好吧!”我妥协地转身离开草屋道,“那我在草屋外等你,你穿好衣服就出来。”

“嗯,我知道了。”见我走出草屋,欧阳青嘴边泛起一丝奸笑,只见她双掌祭起一面青铜镜,跪在青铜镜前说道:“圣主,一切进行顺利。”

青铜镜泛起一片绿光,传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道:“他没有怀疑?”

“没有。”欧阳青肯定道。

“记住,一定要他爱上你。”青铜镜里的圣主威严说道。

“属下遵命!”欧阳青跪拜着。

“好了没?”等了许久的我,不耐烦朝里面喊道,“别蘑菇了。”话末,我正欲推门而进,却见一袭紫衣的欧阳青,慢条不理地走出来,笑道:“我来了。”欧阳青笑着,一双纤细的小手挽起我的手紧紧握住道:“我们去哪?”

“去——哪——?”我结巴地附和着,一颗心跳砰砰地乱撞,顿时不知所云地说道,“那就到处走走。”

“那好,我们就去哪走走?”欧阳青撒娇地指着脚下镜湖,很嗲地说道,“怎们样,石郎?”

“石郎?”听到这两个字,我的一双眼睛不禁瞪着她道:“你怎么知道我姓石,你到底是谁,是谁派你来的?”

“这——,哼——”欧阳青转过身生气道,“我是真心爱你,你怎么能怀疑我的动机,再者你忘了你经常会说梦话,再说昨晚……”欧阳青叙述着,继而板着脸朝我瞪来道:“如今我都是你的人,你还怀疑什么?”

“看来是我多心了。”我笑笑地挽起她的手,看着她羞怒的脸庞。心道:欧阳青,无论你是真心的还是假意的?我石湘君都感谢你。因为没有你,我不会清楚地知道我是多么地想她多么地想和她在一起。

“哎呀!”我轻叹着,心怅然道:看来我对她之间已经不是单纯的结拜兄妹了,我可能喜欢上她——马玉儿。

“玉儿。”藏天教的静光圣地里,悬浮在水面之上的藏天圣母静光,朝跪在岸边的马玉儿喝道,“石湘君是你义兄是吗?”

“圣母!”马玉儿错愕着。心道:自从爷爷死后,石大哥就是这世上我唯一的亲人了。虽然我们不是亲兄妹,却胜过亲兄妹。……想到这,马玉儿立时思虑。这圣母问这问题到底是为何?难道她还惦记着石大哥杀害红衣门徒的事情。想来必是如此。

想罢,马玉儿立即躬身回道:“他确实是我的义兄。”

“就只是义兄,没别的?”圣母静光威严地问道。

“没有。”马玉儿不解地回答。

圣母静光哈哈而笑道:“那就好!”言毕,圣母静光一双雪亮的眼睛,看向马玉儿道:“那你可知道我这次给青儿的任务?”

“不知。”马玉儿摇头顿首,正当疑惑。圣母静光说道:“她的任务就是让石湘君爱上她。”

“什么?”马玉儿惊愕着,继而跪在地上求道,“圣母,那可是青儿一生的幸福。”

“幸福,哼,都是骗人的,我要他求生不能,求死不能。”圣母静光喝着,一双怒目狠瞪着水面,立时就见水面升起四道水柱化成一个人影朝圣母静光跪拜道:“圣母召唤属下,请圣母吩咐!”

“嗯!”圣母静光冷哼着,一双冰冷的眼睛看向马玉儿道:“你们四人给我好好地看好马玉儿,绝对不能让她出了静光圣地。”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