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大水无情

剑圣 chen130248 2396 2012-06-13 23:09:21

  第四十七章大水无情

“干——”过了许久,酒足饭饱的闪电鹰靠在一旁呼呼而睡,而我和剑九通则依旧倒着美酒喝令着。

“呼——”忽然,洞内西北方向吹进一阵寒风,呼呼地将蜡烛吹灭。黑暗中醉意正浓的剑九通喃喃自语道:“雪鸢,都是我害了你。”言毕,就听得剑九通咕咕地喝酒声。

我不明所以,索性问道:“剑前辈,雪鸢是谁啊?”

剑九通沉言不语,就听得咕咕声停下,继而又复响起,接着剑九通细细说来道:“她的真名叫慕容雪鸢,是我的弟子,也是我这生最爱的女子。可是现如今我已经无法对她表达我的爱意了。因为她死了——”剑九通声音颤动着,苦笑道,“当她在我身边时,我总是故意对她呼来喝去、冷言冷语、毫无珍惜,可当她逝去时,我的一颗心却又好疼,好痛,好恨。所以我如今落得这般田地,看来是咎由自取。啊——”黑暗中剑九通冷笑着,虽看不见他的神情,但是可以依稀地听见他呼呼哽咽的声音。

“谁说不是——”我附和着,心里头不禁想起赵甜儿、想起马玉儿。

次日清晨,呼啸而来的北风猛地灌入洞里,使人感觉凉飕飕的,顿时睡意全无。我起身,睁开双眼,见剑九通端坐在对面,一脸笑意地看着我道:“醒了?”

“嗯!”我微微地点头正欲答话。就见闪电鹰啊啊地起身,朝我们问道:“我什么时候睡着的?”闪电鹰干巴巴地看着我们,一副滑稽可笑的挠着脑袋。

定眼看去的我,不禁笑出来道:“啊——,好好笑!”

“啊——”剑九通见状,也笑了几声。

“笑什么笑?”闪电鹰不悦地喝着,起身整理了一下凌乱不堪的衣着,走过来,坐在我身旁,朝剑九通问道:“剑老头,昨天说的话可算数?”

“算数!”剑九通回道,“不过他得替我做一件事。”话正说着,剑九通朝我指来道:“石湘君,这可不是一般的事,你可想清楚再答应我。”

“嗯!”我坚定回道,“无论是因为你是剑九通还是因为你和我爹的关系,我都会义不容辞地答应。就请剑前辈说吧。”我躬身而立,坚定的眼神注视着剑九通。剑九通笑笑地看着我,微微地点头道:“老小子的儿子不错。”言毕,剑九通一副严肃的神情说道:“当年我被司徒风震碎丹田,如今无法聚集,必须找齐四样东西,方能再次修复。……”

“什么丹田碎裂了,还能修复?”我错愕地看着剑九通,顿时觉得失态,尴尬地笑道,“剑前辈,继续。”

“这四样东西分别是雪国的冰魄,烈火宫的圣火,岛国的寒铁草,大圣天的佛元石。”

“这雪国、岛国、烈火宫我都知道——”我顿了顿,不禁皱眉道,“可是这大圣天在哪里?”

剑九通说道:“这大圣天就是佛元宗的圣地,里面供奉着无数历代佛元宗主的舍利,也就是佛元石。”

“这——”我苦恼道,“这样去偷不好吧?”

“蠢才!”闪电鹰喝着,右手举起正欲给我一个暴栗,我急忙闪开喝道:“那你说怎么办?”

“凉拌!”闪电鹰气呼呼地说着,继而心平气和说道,“动动脑子不就知道!”说着,闪电鹰眼睛不时地朝剑九通瞧去,好像在意示我什么。

剑九通的师傅是佛元宗的一指大师,亦是我的师公。到时我只要说奉剑九通的命令来取回一指大师的舍利,到时不就手到擒来。……“啊——”我奸笑着,心里不断盘算着,继而朝剑九通叩拜道:“那徒儿这就去。”跪拜后,我欣喜地起身正欲离去。剑九通叫住道:“慢。”说着,他顿了顿说道:“第一我得说清楚,我只是说教你武功,并没有收你为徒——”

“这——”我不解地看向剑九通。剑九通继续说道:“第二,闪电鹰必须留下来陪我,第三你拿到四样东西后,必须在三年内赶回来这里。”

“我知道了。剑前辈。”我立即改口,继而不舍地看向闪电鹰,闪电鹰也不舍地看向我。

“我走了。”我苦笑地转身,正欲离去。剑九通再次喝着我道:“你过来。”

“嗯!”我朝剑九通俯身而去,剑九通双手疾驰我胸前大穴,掌心浮起一道七彩的剑形光剑,赫然将其融入我的剑修剑魄里说道:“这是七彩神剑式的剑意,你闲暇时多多领悟。”言毕,剑九通长袖一卷,我顿时觉得内息一震,便直起身子,朝剑九通拱手道:“谢剑前辈教授。”说着,我正欲离去,又觉得不对劲,于是立在原地等待着剑九通再次喝住。

过了许久,见我不走,剑九通皱眉喝道:“怎么还不走?”

我问道:“剑前辈,还有吩咐吗?”

剑九通冷道:“滚。”

“喔——”见剑九通发怒,我急忙闪身出去。闪电鹰见状,朝生气的剑九通问道:“这石湘君还可以吧?”

剑九通毫不客气地喝道:“愚不可耐。”

“愚不可耐。”我摇头傻笑着,召唤出天龙,跳上龙背朝天龙说道:“走,去烈火宫。”

“嗷——”天龙欣喜地叫着,嗖地一声便朝烈火宫飞去。

“七彩神剑式。”

背上的我静思着,祭起紫焰剑魄,感悟着“七彩神剑式”的精髓和剑意。

“七彩神剑式,七式生生不息,倒转乾坤,法化神龙。”我默念着,不仅觉得此口诀和圣火刀决的心法极为相似,怪不得这圣火刀决和七彩神剑式并列圣教两大绝学。

“七彩神剑式,第一式金光流转。”

“第二式,木灵乾坤。”

“第三式,大水无情。”

“第四式,浴火凤凰。”

“第五式,地动山摇。”

“第六式,九阴九阳。”

“第七式,七彩神剑。”

我脑中不断反复习练着剑招,以待有所进步。忽然天龙斜飞而下,背脊上的我踉跄不稳,立时扎向地面。

“嘭——”依旧领悟着剑招的我,猛地落下,拖着长长的气体旋风,扎进天山顶峰的镜湖。

为什么我到现在还没有领悟出其中一式,为什么?我急进着,忽然灵光一闪,不禁对“大水无情”一招,有所领悟。大水流之势,大水流无情,如何无情?莫非是以剑意驱使水流,以达到剑法大成。也不对……

“啊——”我怒吼着,紫焰神剑现在掌心,怒视前方一处暗礁,大水流之势迅速旋转,继而以波浪之势一层又一层地朝暗礁轰出。

“嘭——”暗礁如粉末般炸开,波浪旋转之势不停,继而顺水流之势一层层地往返,朝我轰来。“浴火凤凰。”我暴退喝着,手中紫焰神兵燃气熊熊火焰,拖着长长的火舌,化出火色凤凰猛地扎向被镜湖之水引动的大水无情重浪,嘭地激起一道以我为中心的几丈水柱。

“大水无情,我领悟到了。”水中的我欣喜着,顿时不禁觉得胸前异常苦闷,急忙冲出水面,就见天龙蹲在岸边嗷嗷地朝我叫唤着。

“我没事的。”我落在天龙身边,笑笑地抚着他的脑袋说着,忽然觉得嘴边一腥,不禁吐出一口血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