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圣火

剑圣 chen130248 2934 2012-06-13 23:09:21

  第五十章圣火

“受死吧!”法罗右掌嚯嚯举起,正欲劈向东方聪慧后心。这时,咻地一声,一柄柳叶形飞刀射到,正好截住法罗的掌势。法罗急身闪避,喝道:“谁,是谁?”

“我——”一位身穿青衣的中年男子,左手拿着酒壶喝着,右手食指中指深扣着一柄叶形飞刀破瓦而下,摇晃着身子道,“你爷爷,我。”

“找死。”法罗面色铁青地喝着,双掌“火轮大法”由星火旋转成火球,朝中年男子罩去。

好熟悉的身影。被定身的我仔细地瞧着和法罗缠斗的青衣男子。此时,虽看不清他的脸孔,可他手中的酒壶却是一目了然。

“一叶飞神叶小飞。”我不禁叫着。缠斗中的法罗一听,掌势立时一滞,叶小飞显见有隙,右掌惊涛掌劲极力一吐,错愕的法罗急忙闪身暴退,冷道:“好一个叶小飞。”

“老酒鬼,你来了。”正给烈不焰疗伤的东方聪慧,双眼微开,朝叶小飞寒暄几句道,“这几年过得还好吧。”

“老酒鬼。”叶小飞神情愕然,抖动的右手五指继而紧握成拳头,笑道,“还好。你呢,老朋友?”

“还好。”东方聪慧回答。

“啊——,人都到齐了。”这时,一声震天笑声传来,就见门外一位七十出头的金衣藏僧,睁着一双寒星,大步流星地踏进道,“烈不焰,东方聪慧,叶小飞,这次我藏边要将你们一网打尽。”

“法王!”法罗躬身退到藏边身后,恭敬道,“我已按您的吩咐引他们而来了。”

“嗯!”藏边满意地点头,摆手喝退道:“你们退下吧,剩下的我自己解决。”

“这——”法罗正欲多话,藏边寒目一撇,法罗急忙命令人马退出西阁道:“全部人马退出西阁,在外面严阵以待。”言毕,法罗躬身退出门外,合上房门。

“你没事吧?”法罗带人撤出西阁,站立原地的叶小飞则和巍峨如山的藏边凝神注视着对方。这时,没了贺连壁的纠缠,闲暇的裂痕则横刀护在烈不焰身前,而裂地则跑到我身边关怀道。

我笑道:“没事。”说着,定身释然解除,我不禁疑惑道:“到底怎么回事?”我活动着身体,定眼瞧着犹如老僧入定的叶小飞和藏边。

忽然咻地一声,只是一闪,一柄寒光飞速朝藏边的脖颈射去。藏边冷笑,金衣袈裟一卷,右掌暴喝出四条金龙挡住飞刀,甩在地上冷道:“都说叶小飞的飞刀傲视天下,如今一见,真是让我大失所望。”

叶小飞笑道:“天下没有不变的规律,只有不会变通的人。”叶小飞笑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球,顿时发出两道红光。

“火眼金睛。”藏边赫然叫着,袈裟一甩,将全身弱点尽数罩住,冷道,“叶小飞,受死吧。”藏边喝着,双掌反掌翻飞,旋转出十八条白色波纹,环绕出十八金龙朝叶小飞狂吼而去。

“吼——”十八金龙咆哮而至,叶小飞身形急闪,赫然使出精妙绝伦的“苍龙十六现”步法以期避开藏边的锋芒。可是藏边却紧追不放,果断地双掌合什,释放出仙域绝招“龙云密波功”罩去,喝道:“叶小飞,你跑不了了。”

“呼——”藏边双掌云龙吐雾,现出无数水色轨迹,将叶小飞团团围在中心得意地狂笑道:“叶小飞,你得庆幸你能死在我的龙云密波功里。这功夫可是我耗费几十年从当年困住剑九通的天罗地网里精炼而来的不世之学。”

“啪——”水色轨迹啪啪地破开叶小飞周身正在聚集的仙域防御,疯狂地钻入叶小飞的身体。“啊——”水色轨迹入体,叶小飞便犹如上千只蜂蚁正在蛰咬般地惨嚎着。

“酒鬼。”烈不焰气力不继地喝着。东方聪慧急忙撤开双掌,飞身落在叶小飞身旁,扶住他问道:“没事吧?”

“没事。”叶小飞强忍着疼痛,踉跄地走了几步,退到一边盘膝坐地地运功抵抗道。

东方聪慧见状,面色冷然地看向藏边喝道:“老秃驴,本来我不打算和你动手,这可是你逼我的。”东方聪慧暴喝一声,双掌凝聚雪色漩涡,连续不断射出无数冰剑朝藏边落去。

“水咒神剑。”藏边惊然,暴退而起,双掌相错,平开一幅金光图,赫然是藏天教主白衣静光的绝学——金光咒。

“啪——”金光闪耀,剑气随着反射在冰剑上的光芒,刺向东方聪慧。“啊——”金光透过东方聪慧的两条手臂,东方聪慧顿时垂下双手,败迹显露地怅然道:“没想到,今日会败在你手上。”说着,东方聪慧一双寒目,死死地盯着藏边,狂笑道:“不过你别得意,我还有一招绝的。”言毕,东方聪慧口中念念有词地默念着“凝冰大水咒”的口诀,就见他胸前水色漩涡浮起,朝藏边涌去。

“静光咒。”藏边双掌金光嚯嚯,射出无数道光剑,透过水流正欲刺穿东方聪慧的胸膛。却听得“啪”的一连串声响,光剑被瞬间凝结的冰柱反射回来。

“啊——,龙云密波功。”光剑往返,藏边身形暴退,双掌神功祭起,就见周身的水色波纹,一波一波地震碎光剑。

“石湘君,过来。”忽然,东方聪慧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急身掠去,他温和地看着我说道:“等一下,我激发你体内的半神潜能,你用七彩神剑式刺他。”

“什么?”我疑惑着,正欲询问。东方聪慧蓦然点住我胸前几处大穴,道:“微闭双眼,按我说的做。”

“嗯,我知道了。”我双眼微闭,耳边听得一连串脆响,接着就听到藏边喝道:“东方聪慧,你的大凝冰水咒,不外如此。”藏边冷笑着,正欲飞身而来,盘坐疗伤的叶小飞赫然飞出一柄飞刀。

“咻!”飞刀而去,藏边落去的身形在空中一个翻转,双掌水色的“云龙密波功”吼出金龙向叶小飞的头顶疾驰而下,喝道:“叶小飞,当年你为了成全剑九通天下一统的心愿,竟然背下弃主背义的罪名。这些年一定不好过,一定很后悔。现如今我要一掌将你击毙,你应该谢谢我才对。”藏边冷笑着,双掌的功力再次暴增。

弃主背义,后悔?叶小飞冷笑着,心下无悔道:“剑大教主为了天下藏民不再生活在水深火热的战争里,毅然放弃争夺天下的野心,而归隐山洞。此等胸怀,此等牺牲,亦是我也为之佩服,却何来后悔?”

“啊——”叶小飞反问着藏边,见金龙已然暴吼而下,急忙双掌擎天,双掌赫然使出“惊涛掌”最刚猛无俦的一式“排山倒海”。

“呼——”如大海波涛一样猛烈的掌力和金龙相撞,顿时爆出的两道气旋将两人震开。

“石湘君,圣教的神功都来源于圣火的光辉。我的凝冰大水咒亦是如此。这圣火不是别的,就是人心中的信念之火。如烈不焰,他心中的圣火乃是忠义之火,若其心不死,圣火必然长存。而我心中的圣火,乃是情爱之火,此火漠然冷寂,故我的凝冰大水咒方能大成。而你呢?你又有何信念,或信仰……”

”信念,信仰,杀,我要报仇,为了马三哥的死,为了父亲的冤屈,我要杀了杨重法。故我的信念是杀道,啊……”我暴吼而立,双掌旋冰为剑,一双幽绿的双眼盯着藏边喝道:“我要杀了你。”喝罢,我冰剑掷出,右手掌心祭起紫焰神兵,凝神聚集功力,使出“大水无情”喝道:“我要杀了你。”

“啪——”我暴喝而起,身上的杀气将欲要镇住我心魔的东方聪慧震开,朝和叶小飞凝神交战的藏边掠去。

“魔神杀道。”藏边惊愕而退,双掌金光暴涨,欲要挡住我魔剑一击“大水无情。”

“哗——”这时,我的紫焰神兵慢慢落下,可在藏边眼里我的缓慢一剑却犹如闪电般快速,所以他不容多想,双掌金光咒击来。

“噹,嗡——”紫焰神兵缓缓地击在金光咒的外围光圈,顿时发出沉重的嗡嗡声。

“噗——”金光咒环绕的藏边,脸色苍白地吐出鲜血,转身掠去道:“圣教三使,今日之仇,他日我必然双倍奉还。”言毕,声音渐渐远去。

“啪!”见藏边远去,入魔虚脱的我立时倒地不醒。

裂地见状,忙扶起我,关切地朝一边运功疗伤的东方聪慧问道:“东方前辈,石兄弟没事吧?”

东方聪慧闻言,笑笑道:“他没事的,他只是受紫色冰魄的影响,才会昏迷不醒的,三天,只要三天他必然冲破圣域七阶而醒。”

“他真的能冲破圣域七阶而醒?”裂地错愕道。

东方聪慧回答:“不错,的确如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