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黑瞳王二

剑圣 chen130248 2430 2012-06-13 23:09:21

  第六十二章黑瞳二

“啪!”的一连串爆响,杨重法黑火环绕的双拳握起,双目如刀地盯着攻来的龙华和天娇女喝道:“就凭你们两个,不自量力。”杨重法怒喝着,身形一转,幻出两个黑影迎上两人。

“砰!”只见龙华昊天镜金光暴落而下,左边的黑影双掌咻的现出一把黑色巨锁,幻成一件黑色斗篷一甩。“吼!”地从右边黑影里的斗篷飞出,迎向燃烧而来的朵朵冥火。

“呼!”冥火和金光撞击在一起一刹那,周围顿时金光闪闪,火光四射。一时,两股绝世强大气劲旋转顿时刮起阵阵飕风,将众人震开。

“好厉害啊!”身形暴退的龙华和天娇女互望了一眼,眼神肃杀地盯着飕风里慢慢走来的身影惊愕着。

“天机锁!”就在两人惊愕之际,杨重法双掌赫然现出两把黑色巨锁,锁向两人。

“太极两极风——”见黑锁锁来来,龙华退后几步,双掌轮起,现出一副太极图案,旋出龙卷风劲盾,暴喝道,“盾。”盾字出口,现在龙华身前的蓝色太极龙卷风盾即可收缩,挡住不断撞击的黑锁,发出“噹!噹!”连响。

“龙华小子,这太极两极功法不错,不过——”杨重法双目深邃地看着龙华,巨锁爆出黑色火焰,冷笑道,“不过在我眼里只是一般的伎俩。”杨重法哈哈大笑着,黑色的巨锁左右霎时爆出两个“黑洞”,喝道:“天魔附吸大法。”

“呼——”黑洞快速逆时针旋转,周围的空间瞬间扭转,继而将顽固抵抗的龙华慢慢吸附过来,冷笑道:“龙华,乖乖过来,不然我将你吸个精光。”

“砰!”龙华猛喝一声,双脚深入地面三尺,双掌太极两极龙卷风盾护住周身,喝道:“天娇女快出手,不然你我都会死在他手上。”

“我为什要出手?”天娇女幽冥珠浮在身前,发出淡淡幽光,抗拒着黑雾弥漫的巨锁,冷道,“除非黑瞳魔眼归我!”

“好!”命悬之际,龙华毫无选择,唯有答应。而他话语刚出,天娇女的幽冥珠立即亮起一副诡异的血色图案,吞噬掉身前的黑色巨锁,继而朝龙华身旁飞落道:“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好!”

天娇女大喝一声,幽冥珠亮起的血色图案,立即现出凹凸有致的实物,赫然是一头九头蛟龙,“吼”地吞噬掉黑色巨锁,朝身浮于空的杨重法咬去。

“有些斤两。”杨重法冷冷一笑,右手朱厌神枪一挺,暴喝道:“火麟蚀咬。”喝声一出,就见朱厌神枪刺出黑色火焰,飞出一头全身黑火的麒麟,朝九头蛟龙咬去。

“啊——!”被杨重法吸去大半功力的龙华盘膝而坐,冷视着剧斗的天娇女和杨重法。而此时,一直被忽视、禁锢在黑色铁链之下的南宫敬文忽然暴喝一声,双手猛地拉开铁链,双眼射出紫芒,怒视三人道:“天娇女,龙华,杨重法,你们三人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南宫敬文喝着,紫色双目一转,三人眼睛瞬间一滞,继而相互剧斗而起。

“出来吧。”南宫敬文背对着我喝道。

我飘然落下,恭敬道:“前辈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

南宫敬文转身朝我看来,忽楞了一下,继而说道:“原来是你。仙域,——”南宫敬文错愕着,继续道,“没想到几年不见你的功力渐长,境界渐高。真不愧是我魔界最强黑龙一族的后裔。”

“哈——!”南宫敬文笑着。我凝眉朝他问道:“不知前辈是怎么进入南宫敬文的身体?”

“看来你知道我是谁?”黑瞳王问着,而此时的南宫敬文的确是黑瞳王,货真价实的黑瞳王。而至于他和南宫敬文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我毫无兴趣。我只关心南宫敬文还能不能回到他身体。

“的确,我就是黑瞳王。”黑瞳王无奈地说着,眼泪竟然潸然而下道:“难而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呆在一个地方,可他们却不给我安宁。啊——!”黑瞳王苦笑着,脸上现出凶像道:“既然你们这般想我,我就将你们搅得鸡犬不宁。”黑瞳王冷笑着,身形忽地跃起,紫色双瞳暴出紫光扫过剧斗的天娇女、龙华、杨重法三人后,扬长而去道:“今日之事,我会在七日之后讨回,届时你们就好好准备迎接我吧。啊——!”

见黑瞳王离去,我急身而退。这时,剧斗的三人,忽然踉跄倒地、灵智清醒地异口同声喝道:“紫瞳王,今日之仇我必抱!”喝末,无力起身的三人顿时相视狂笑。

藏天教的静光圣地。此时教主静光正端坐在宝座之上,看着一直屈膝而跪的藏边法王说道:“藏边,烈火宫之行如何?”

藏边听之,面色难看地不悦道:“以多期少,胜之不武。”

“喔!”静光嗤笑,继而问道,“那你今日驱尊降贵跪我是为何?”

“今日——”藏边眼睛瞥着静光,恨得牙关紧咬,面色沉沉道,“只为一事?”

“何事?”静光直接了当地问道。

藏边重重地磕起头,回道:“圣母,请你饶恕手下昔日您的无理,教我武功,教我。”藏边乞求着。

“哈——!”看着昔日时常刁难自己的藏边此时竟然跪求自己,静光不禁狂笑道:“可以,不过得等明日。”

“明日,谢圣母。”藏边重重地磕着头,嘴巴弯起一抹诡异的微笑,退下道,“那手下去了。”

“出去吧!”看着藏边缓步而去,静光立时朝着静光圣地下的绮丽水面喝道。

“呼!”这时,水面缓缓打开,现出一个圆形洞口,洞下一个身着佛门俗家衣饰的男子,徐徐而上道:“静光别来无恙啊!”

“是你!”静光冷淡道,“你不在佛朝宗好好修炼,怎么跑我这里?”

“这——!”男子语塞着。继而壮起胆说道:“我想你了。”

“啊——!”静光喝道,“可笑。”喝罢,静光凌厉的眼神,逼视着男子冷道:“从你对我施下忘情咒之时,你和我早就毫无瓜葛。”

“你还是在等他。”见静光冷淡无情,男子顿时怒火中烧道,“我杀了他。”

“你敢。”静光喝道,“原本你和我认识就是一个错,和他认识更是一个错,但是千错万错都是水神剑圣的错。”静光双眼爆出仇恨的火光说着,眼泪顺颊而下道:“所以我要他付出代价。”

“那我走了。”男子依恋地说着。静光见之,心有不忍道:“紫瞳王,忘了我吧,我是个不祥的女人,不值得你留恋。”

“这是我自愿的。”紫瞳王笑着,身形没入水中,片刻就消失不见。

“这是何苦?”静光凄然,不禁追忆起往事——当年自己失去记忆,全身心投入和紫瞳王的爱情里,可谁知他竟是有妇之夫。得知此消失的自己,无奈只有黯然离开,之后遇上马玉儿和欧阳青的父亲花万剑。……

“原以为我们可以白头偕老。谁知我竟然是藏天教的圣母,水神剑圣的妻子,光传承的继承人。”静光恨然,摊开掌心看着那道挥之不去的光之传承,咬牙切齿道,“所以我恨剑圣,我要他付出代价。付出惨痛的代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