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屠魔大会三

剑圣 chen130248 2780 2012-06-13 23:09:21

  第五十七章屠魔大会三

十月十四,南郡雷家庄。此时,应道玄门龙华邀请的各门各派高手,早已齐聚雷家庄歇息,正待明日的屠魔大会。

“爹,各门派高手已经集齐。”一直候在雷正天卧室外的雷纯叫喊着,不禁纳闷地嘀咕道:“这几日,父亲怎么老是呆在房间里练功?”

“吱——”这时,雷正天打开屋门,一双虎目朝雷纯看去,见他一副疑神疑鬼的样子,顿然喝道:“纯儿,我的房间这几日绝对不仅任何人进去,知道吗?”

“孩儿明白。”雷纯叩首。

“那就好。”雷正天满意地点着头,轻轻地合上门,双掌赫然在门外布下阵法后,便绝尘而去。

雷家庄西厢房,被安排在一个独立小院的严明和金不二正研究着雷家庄的地图和人员分布。这时,院外传来一阵吵闹。

“凭什么他们可以住小院,我们就得下人房?”

“抱歉,黄帮主,这是庄主的吩咐。”

“吩咐,我看分明是看不起我们。走,这次的屠魔大会,我们丐帮不参加了。”

“黄帮主——”

“走。”黄阿九喝着,正欲带着身后的三位九袋长老离开雷家庄。忽然一个犹如雷声般的叫声,喝住道:“站住,我雷家庄,是你说走就走的地方吗?”话末,就见一身紫袍锦衣的高瘦男子轻盈地从院落的廊坊走出来,横着一双寒目,矫情地抱拳道:“黄帮主,你要是习惯了穿破衣住破瓦,那我立马叫人帮你们从下人房搬出去,寻一个好去处,如何?”高瘦男子双手靠背,鄙夷地笑着。

“恭迎庄主。”家丁跪倒道。

“你——”三位九袋长老咬牙切齿着,正欲上前理论,被黄阿九拦住道:“没规矩,这可是名震南郡的雷大庄主,还不拜见。”

“拜见雷庄主。”三位九袋长老不悦地哼道。

雷正天好不理会地朝家丁喝道:“起身吧,这里的事,我来解决。”

“是。”家丁退下。雷正天一双寒目盯着黄阿九喝道:“黄阿九,想不想活?想活的话,就乖乖地跟我来。”雷正天喝着,右手五爪赫然抓在黄阿九的脖颈上。

“帮主。”三位九袋长老叫着,六只手掌“轰”地朝雷正天身上打去。

“咻。”雷正天周身紫色仙域浮起,飘过三位九袋长老面前,三位立时倒地。这时,刚才离去的家丁复返,躬身道:“庄主,那这三个是杀了,还是……”

“蠢才。”雷正天截住喝道,“当然是关起来,等……”雷正天说到“等”话音即止,扼住黄阿九的右手便快速地朝黄阿九身上大穴点去,手指比出四来暗示家丁把他们四人关进地牢。而自己则飘然地落在严明的房间外,透过窗户上的小洞偷看着里面的情况。

房间里,严明和金不二举杯喝着酒。这时,听得吵闹的院子突然静下来,假装喝醉的严明,奇怪地问道:“徒弟,外面怎么不吵了?”

金不二压低声音,极力地模仿金三角的声音,嘿嘿笑道:“师傅,可能吵累了,在休息。”金不二笑眯眯地说着,双眼盯着桌上的烧鸡,趁着严明醉倒扶桌之时,双手赫然拔起鸡腿,咔咔地吃起来。

窗外,见此情景的雷正天不禁笑道:“看来是我多心了。”

入夜,徐徐的清风,朝山坡上的洞口,吹来阵阵迷雾。此时,早已清醒的金三角不禁回想起金不二离去的话语,皱眉道:“原来这次的屠魔大会是针对我和石湘君而设的。”金三角慢慢地说着,心里不禁有种不好的预感道:“要是父亲易容成我的样子,然后……”

“不行。”金三角不敢想下去地喝着。顿时双眼微闭地引导真元,开始冲击穴道,道:“我一定要赶在大会结束之前,阻止我爹做傻事。”几次冲击穴道的真元遇阻返回,金三角不禁情绪失控哭道:“爹,你不能离开我。”

寒冰洞里。

早已做好准备离开的我,正大步流星地朝石门外迈去。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猛然地落在我面前,拦住道:“石湘君,雪帝有令,你必须闯过‘凝冰大雪阵’方能离开此地。”

“阿欠。”我皱眉地看着一袭白衣的春风,问道,“春风姐,你不是说我可以,怎么……”

“石湘君——”春风欲言又止道,“这跟万剑帮的一个消息有关。”

“万剑帮。”我喃喃自语,见春风面色凝重,不禁问道:“春风姐,到底是什么消息?”

春风闪烁其词地回道:“道玄门的龙华举行屠魔大会,而你却在必行之列,如果……”春风“如果”一出话止,秀眉紧皱地看着呆愣原地的我。

如果我没有去,龙华肯定想方设法针对万剑帮,届时万剑帮血流成河,我就成了千古罪人了。……思前向后,坚定的我毅然朝石门走去。

“我还得到消息,严明和金三角、金不二已经揽下此事,早已前往南郡雷家庄了。”这时,见我毅然而出,春风索性全盘脱出道。

“谢谢你,春风姐。”我转头谢着,紫焰神兵现在右手手心,坚定地走出石门,朝摆下“凝冰大雪阵”的夏荷,说道:“夏荷姐,水咒宫对我有恩,我绝不愿出手伤害宫里任何一人,可如今我大哥危险在即,我唯有得罪了。”说着,我纯白色的大水流圣域,像一道波浪从我身后荡起,继而朝雪花形状的“凝冰大雪阵”没去。

“雪花六出。”夏荷一喝,三十六人的“凝冰大雪阵”立时有六位姑娘从四个诡异的方位施展同一招剑决,刺出六朵雪花啪啪地拦下我的大水流圣域。

“啪……”六人复去,六人顿出,使的依旧是“雪花六出”一招。这时,就见雪花啪啪落来,碎裂的冰片如同冰针刺来。

“圣剑剑法第一式剑一”我身形暴退,躲闪冰片喝着,手中紫焰神兵,立时刺出一片金色耀眼光芒。

“呼——”金光飘过,飞来的冰片立时融合成水,燃烧成火球朝“凝冰大雪阵”落去。

“雪海飘香。”见火球期近,夏荷冰剑斜刺喝着。喝毕,就见三十六位白衣姑娘手中雪色冰剑同使一招斜刺而出,喝道:“雪海飘香。”

“哗——”喝声一出,斜刺的冰剑并出三十六道雪色的水流融合成一条雪色凤凰,斜张着纯白羽翼朝我婉转而来。

“好悦耳的鸣叫,就如同让人无法忘怀的香味。”我侧耳倾听着,那感觉就如同嚼着美味的佳肴,让人沉醉其中。

“噹——”雪色凤凰,自我的右肩擦肩而过,而我右手手心的紫焰神兵竟然无缘无故地脱手,倒插在地。

“石湘君,你输了。”夏荷喝着,右手雪剑收势道,“你还是乖乖地退回去吧!”

“不——”疼痛的右手不住地颤抖,而倔强的我,绝对不能在这里等着时间一秒秒地过去。我必须出去,出去救我的朋友,我的大哥,所以我要守护他们。

“剑圣,既然你是我的前世,就请您显灵,助我闯出这凝冰大雪阵去守护我的朋友、亲人。”我心里默默地念着,忽然间觉得疼痛的右手赫然灵动而起,朝倒插在地的紫焰拔起,毅然地向“凝冰大雪阵”发出那招不可能完成的秘技——“剑十”。

剑十,乃“圣剑”第十式,也是最惊世骇俗的一式。它是集第一式的五行金,第二式的五行木,第三式的五行水,第四式的五行火,第五式的五行土,再到第六式的无相风,第七式的无形雷,第八式的无相雨,第九式的无形电,这九式相融合而成的。其威力可想而知。

“剑十,五行归一,四相归元,诸神一剑。”我凛然喝着,忽然灵台飘起七彩灵晶石(亦是前世剑圣的神核),发出七道耀眼的光芒,赫然朝“凝冰大雪阵”照去。

“凝冰剑法,水咒剑法。”夏荷喝着,左边的十八位白衣姑娘雪剑刺出万道冰雪凝成太极的阴,而右边的十八位白衣姑娘则自然而然地刺出纯色水流汇成太极的阳。

“呼——”三十六柄雪剑挥洒,阴阳两者迅速地相互交融,瞬间凝成一副纯蓝色八卦图案。

“咚——”七道耀眼的光芒亮起,瞬间落在太极图案上,猛地发出沉重地闷响,久久未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