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唐家三少

剑圣 chen130248 2530 2012-06-13 23:09:21

  第七十三章唐家三少

“小二,来瓶好酒,几样小菜。”东郡东阳城的一个小客栈里,已经饿了两天的我刚落座就迫不及待地朝身旁的小二喝去。

“好咧!”小二应声,随后麻利地进出厨房,不一会儿给我整了一桌的好菜摆上笑道:“客官,慢用。”小二伫立说着,听得临桌叫起,便又忙了起来。

“好,终于可以大吃一顿了。”我笑起,正举起筷子饿狼似地进食着。这时,门外走来一位戴斗笠的灰衣少年,徐徐地朝我走进,一双厉芒朝我瞥了一眼,便朝我身旁的椅子坐下道:“朋友,我坐这里,不介意吧?”

“不介意。”我回应,不以为意地进食着。灰衣少年见状,嘴角笑起,朝小二喝道:“给我一碗牛肉面。”

“好咧!”小二应声,随即端上一碗牛肉面摆上道:“客官慢用。”用字刚落,就见门外一群黑衣人急近,走在最前头的胡须老汉右手扬起,一把黑色的飞刀便朝灰衣少年背心射去道:“唐三少,你真是大胆,连我们飞刀门都敢惹。”

“噹!”黑色飞刀飞至,在离灰衣少年三寸之处赫然被灰衣少年身上的诡异气息震落在地。

“好吃。”灰衣少年毫不为意地端起牛肉面,咻咻地吃起来。

“好一个唐家三少。”飞刀被震落,胡须老汉不怒反笑道,“那你就再试试我的飞刀绝技。”胡须老汉冷笑而起,右手一柄飞刀飞出,接着左手又一柄飞刀随之而去。

“好手法。”灰衣少年喝起,将面汤一饮而尽,随即扬起手中的碗嗤嗤地盖去。

“燕流飞技。”看着眼前灰衣少年竟然以一只碗将自己的飞刀尽收于碗里,胡须老汉不禁错愕,随即俯身而跪道:“不知是师叔驾临,有失远迎。”胡须老汉跪下,身后的一干人众随即跪地高呼道:“拜见师叔。”

“哼!”灰衣少年冷哼道,“难道你们飞刀门都是这般窝囊的吗?”灰衣少年嗤笑道,“这般打不过,就随便跪地胡认个师叔的吗?”

“你——”听得灰衣少年这般刁难,胡须老汉怒目瞪起,随即带着弟子拂袖而去冷道,“你这手燕流飞技只有我们飞天岛师叔祖唐三少才会的绝技,而你冒他的名义来捣乱,原因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三十年的那件旧事。”

“胡说!”乍闻此语,灰衣少年暴怒喝起,右手两柄飞刀嗖地飞去,直射胡须好汉前胸。

“噹!”飞刀飞至,胡须老汉双手急忙飞出两柄飞刀砰砰地迎上。可是就在四柄飞刀即将碰上之时,灰衣少年的飞刀却突然急转,震开胡须老汉飞刀,呼呼地朝胡须老汉的后脑和脊椎骨射去。

“糟糕。”胡须老汉喝起,正欲出掌抓刀,却听得两声嗤嗤之声,赫然是两颗石子以弹指指劲震开飞刀。

“弹指神功。”胡须老汉错愕地看着地上的石子,顺着石子飞来的方向看去,却见一位身宽体胖的少年正狼吞虎咽地进食着,不禁皱眉朝少年问道:“阁下是否是石湘君少侠?”

我不语,继续地吃着。灰衣少年见状,暴喝道:“臭小子,竟然敢管我的事!”说着,手中三柄飞刀以诡异的角度朝我射来。

“妈呀!”我捧着碗飞身后仰,双腿凝冰水咒踢出,就见一阵云雾朝飞刀拂去,随即咔嚓一声,三柄飞刀立时变成三块轻薄的冰块碎在地上。

“凝冰水咒。”灰衣少年皱眉而起,一双寒芒朝我落来道,“石湘君,今日之事,我唐宾三日后会找你算清楚。”说罢,唐宾飞身而起,身形犹如一只燕子般轻逸远去。

三日后,飞刀门的会客厅。

“石少侠请,不用客气。”会客厅的方形檀木桌上摆满着各色美味佳肴。而落坐在正南出的胡须老汉,则是一袭蓝色锦衣地端坐在我身旁,对我献殷勤道,“就当自己家。”说着,胡须老汉起身为我甄酒笑道:“却不知石少侠是怎么和门主认识的?”

狐狸终于还是露出尾巴了。我微微笑着,端起酒杯,胡绉了一顿。胡须老汉听罢,却是一脸疑惑和惊愕,继而陪笑道:“没想到石少侠竟然是这样和门主认识的?”胡须老汉狡獬地看了我一眼道:“却不知石少侠能不能指点一二?”

“可以!”我假意喝醉,随口答应。

“轰!”正当我正欲再次胡绉时,一阵惨叫响起,接着会客厅的木门被一阵强烈的掌劲轰得粉碎。

“石湘君。”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来,响起一阵稚嫩的声音喝道,“当日我有事在身,今日我已无事挂身,你我就来一决雌雄。”

“唐少爷——”胡须老汉正欲说话,唐宾冷道:“这是我和他的事,你我之事等决战之后,我会和你再算的。”说着,唐宾一双精芒朝我落去道:“石湘君,我想你不会像个娘们归缩在此。”

“不会!”我起身笑道,“不过此处太窄,我们换个地方。”我笑然,跃身而起,朝海边飞去。

“等我。”唐宾紧追而去。

东郡海边,我飞身落下,正踩着温热软软的沙子时,紧随其后的唐宾,大喝一声,一柄长剑从上而下劈下道:“看我的剑法。”

“吼!”只见唐宾长剑落来,我闪身躲开,只听得一声震响,就见唐宾一剑掀起,无数的细沙立时如利剑朝我飞来。

“五行剑气罩。”我紫焰神兵现在右手,一招“五行金”化为金色盾牌挡在身前。

“砰!”唐宾长剑刺来,金色盾牌立散消散。我急忙将五行剑气罩向内收缩,继而紫焰一招“五行火”刺出一条火龙朝他嗜咬而去。

“石湘君。你太小看我了。”唐宾冷喝,手中长剑冷厉地挥起道,“今日我要你为你的轻视付出代价。”唐宾喝罢,挥舞的长剑立时回身撤剑喝道:“燕流飞技。”

“砰!”随着唐宾喝起,我周身立时响起一阵轰隆,接着就见无数火舌如飞蛾扑火般朝我飞来。

“五行剑气罩。”火舌灼身,我急忙全力施展五行剑气罩,不禁默念起五行剑气心典道: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

“啊!”抵挡着唐宾的燕流飞技一阵后,环绕于我周身的五行剑气罩却逐渐向体内收缩,火舌一时激进,烧得我的血脉一阵滚烫。

“认输吧!”唐宾口中不断地默念口诀冷道。

“绝不!”我倔强地回答。唐宾冷然,口中的口诀念得更勤道:“那你就给我死。”

“啊……!”忽砰地一声,五行剑气罩分解,继而进入我身体,而罩外的火舌却趁隙朝我落来。

“吼!”火舌不断聚集,不断燃烧着我。我顿时发出阵阵惨叫。而被火舌烧得神志不清的我终于不敌倒地任齐鱼肉。

“起来!”这时,神志模糊的神经响起一阵熟悉的叫喊,那是父亲的声音道,“我石景天的儿子,会就这样倒下吗?会吗?回答我。”

“不会!”我喝起,双掌轰隆拍起,就见冰魄、圣火、佛舍利三样物体,犹如三道流水汇成一道金色光芒落在我身体里。

“无情!”我喝起,脑子充满着对唐宾的憎恨,所以手中的紫焰更是不留余力地朝唐宾刺去。

“好剑招。”唐宾笑起,长剑嗖地迎了上去。

“咔嚓!”剑招一过,四周顿时响起阵阵轰隆,接着唐宾手中的长剑碎成无数块地狂笑道:“好剑,好招,在下佩服,我输了。”了字一出,唐宾立时倒地不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