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暗潮汹涌

剑圣 chen130248 2716 2012-06-13 23:09:21

  第七十四章暗潮汹涌

京都朝堂之上,一袭龙袍加身的天元皇者——司徒风,闭目养神地听着堂下文武大臣的禀报。

“阳郡今年收得的税银是一千八百七十万两,其中用于海防和军需一共耗去一百二十万两……”堂下一名文官慢条斯理地说着。

“阳郡!”司徒风不悦地哼着,一双怒目瞪向阳郡现任指挥使姚无名道:“姚无名何在?”

“臣下在。”立于左边第三排的姚无名立即跪倒回道:“愿我皇江山永代。”

“永代。”司徒风阴沉着脸笑道,“姚卿说的好。”司徒风顿了顿,随即弯起诡异的笑容道:“现在如今你已是十四王爷的丈人,和我皇家也算亲家。却为何不见夫人同往?”

司徒风听罢,惶恐立即说道:“夫人身体一直欠佳,臣下不想她劳车辛苦所以让她在老家调养。请我皇莫怪。”

“无妨,不过姚卿对尊夫人真是体贴啊。”司徒风冷笑,朝身侧的太监瞪了一眼,太监立即喝道:“退朝。”喝声一过,司徒风起身愤愤地朝后堂而去。

十四王爷府府门外,一顶红色轿子急急忙忙地落下,轿内走出一位身穿朝服的武将,赫然是早朝惹怒皇颜的姚无名。

“姚大人,什么风把您老招来了?”红色轿子临近,王府早有仆人向总管禀报,于是王府总管早就候在大门之外等着姚无名。

“别提了,赶紧领我见你家王爷去。”姚无名一脸难色的说着,随即吩咐王府总管关闭大门,谢绝来客。随后,急急忙忙地进入内府。

王爷府内府花园,此时闲暇无事的十四王爷司徒南正和正妻姚氏坐在石凳上泡茶闲聊着。而两个幼子则在三位老仆人的看守下嬉戏着。

“外公!”两个小孩见鱼池对面姚无名正绕道而来,不禁欣喜叫起,随即追了过去。

“爹!”姚无名走近,两个小孩顽皮地簇拥着姚无名,姚无名欣喜不禁抱起一个外孙,哈哈地笑起来。而偶见父亲和丈人临近的姚氏和司徒南欠身叫起。

“哎!”姚无名回应,双眼随即若有所指地看向周围。司徒南立时喝退左右,温言朝姚氏说道:“我和你爹有事商量,你且退下。”

“嗯!”姚氏温顺回应,随即领着两个孩子进入外堂。

“吱——!”王府书房,此时关上房门的司徒南不解地问道:“丈人,你这急急忙忙地跑来,莫非有事发生?”

“哎呀!”姚无名无奈地说道,“我皇要对飞天岛用兵。”

“什么,父皇要挑起战争?”司徒南叹息道,“那天下臣民不就又得受苦。”司徒南一脸担忧地看向姚无名道:“丈人,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虽然我皇不说,但看他脸色此事似乎已经筹划很久了。”姚无名肯定地回答。司徒南听罢,立时陷入沉寂。

飞刀门的客房里,此时身受重伤的唐宾已经昏迷三天三夜,而我却一直候在床边照顾着他。

“他醒了吗?”入夜,门外一个黑影伫立,随即发出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面露担忧地回答:“还没有。”话末,我瞥了门外的人影一眼,问道:“那你不看看他吗?”

“不必了。”黑影回答,正欲离去。床上的唐宾忽然爬起来,朝黑影喊道:“叶叔叔。”

“宾儿,你醒了。”叶小飞淡淡地说道,“那你就回去吧,不要让你爹难做。”

“不,叶叔叔我要跟着你。”唐宾正欲起身朝门外跑去,叶小飞人影晃动立时不见人影道:“宾儿,你要赶紧回去,不然你家即将有大难。”

“叶叔叔。”唐宾泣声而立着。

“回去吧,不然会有很多人因你而死的。”我劝慰着,随即将叶小飞叫我转赠的火眼金睛秘籍递给唐宾道:“叶大哥说这本就是你爹拥有的,你收下吧!”

“嗯!”唐宾接过秘籍应了一声,随即朝我抱拳道:“石兄,那我们后会有期了。”唐宾说着,随即夺门而去。

“他走了,你出来吧,我的叶大哥。”见唐宾远去,我朝屋顶叫去。叶小飞则呼的一声落下道:“你怎么知道我没走?”

“凭感觉。”我微微一笑。

“那好,你要的寒铁草我可以给你,不过——”叶小飞若有所指地看向唐宾远去的身影道,“你得答应我办一件事。”

“好,我答应你。”我明了地应承。

燕候府正堂,此时气得横眉倒竖的唐三少冲一旁的仆人喊到:“去把夫人和三位少爷喊出来。”

仆人应道:“是。”随即退下。

“老爷!”只是一会,门外传来唐三少正妻秦氏的声音,接着就见一位丰腴的妇人,一身粗衣麻布地进来道,“你回来了。”

“嗯!”唐三少眼若寒星地看着秦氏喝道:“老三呢?”

“他……”秦氏叹息一声,随即据实说道,“半月前他留下一封信后,就已经离家出走了。”

“去哪呢?”唐三少喝道。

秦氏回道:“飞天岛。”秦氏话音刚落,唐三少不禁皱眉叹道:“看来我唐家的灾难来了。”

秦氏不解道:“老爷你说什么?”

唐三少嘀咕一阵,随即又问道:“那唐山唐风呢?”

秦氏回道:“早上四王爷来过……”

“不好!”没等秦氏话末,唐三少早就夺门而出。

四王爷府,四王爷司徒宇神情诡异地端坐在正堂里喝着仆人递上的普洱茶。忽听得一阵清风袭来,一双寒目朝屋顶看去道:“燕候既然来了,为何不下来?”

“啪!”唐三少踏破瓦片,飞身落下。司徒宇立时喝退左右道:“退下,我和燕候有事商量。”话末,正堂的一干仆人立时退下。

“司徒宇,我的两个儿子呢?”唐三少喝道。

司徒宇冷笑道:“我只是请两位贤弟来坐坐,燕候何必如此紧张?”

“是吗?”唐三少冷道,“你连你父皇都不放在眼里,还有谁劳得你大驾?”

“你!”司徒宇冷视着唐三少,随即释然而笑道,“飞天岛上官云逸的第三位徒弟——唐三少。”

“啊——!”唐三少笑然,继而问道:“伴君如伴虎,枉我穷尽一生为天元上朝鞠躬尽瘁,到头来还不如耳畔奸臣一句挑拨离间之言管用。”

“那你受缚吧!我不会为难你两个儿子。”司徒宇起身,徐徐而下。唐三少愣愣地看着司徒宇道:“希望你不会像你父亲一样食言。”

“是吗?”司徒宇右手急出,点住唐三少的身上穴道,朝埋伏好的手下喝道:“押下去,等抓到唐宾抄了燕候府,一律格杀。”司徒宇一脸狠厉地看向唐三少笑道:“我没有食言,我不杀你,我命令十四第杀你。”司徒宇笑着,朝唐三少耳畔嘀咕道:“你就是不受缚,我也一样可以杀你。”你字一出,司徒宇便狂笑而去。

京都南城楼下城墙处左侧正贴着一张大告示,上面写着——燕候唐三少勾结飞天岛意图叛乱事败,被四王爷擒下,如今被囚于四王爷王府。而右侧则贴着一张通缉令——左边写着唐宾,燕候第三子,生擒此人者得纹银一万两,杀掉此人者纹银五千两。右边则是一张画像。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已入京都的唐宾忽见告示,不禁怒火冲天地摸出飞刀,正欲翻身撕掉告示。

“不要!”一直跟在唐宾身后的我见状,立时将他拉住,继而把他带到城外。

“放开我。”唐宾喝道,“我要去救我父亲。”

“站住,你这样只会白白送死。”我喝止。忽听得草丛里沙沙响起,急忙护住唐宾朝草丛里喝去道:“谁,出来?”

“别误会。我只是奉我家老爷在此等待二位。”话音刚落,就见一位白须老者微笑走来,拨开草丛的杂草,指着不远处的马车说道:“两位请。”

“等候?”我疑惑地看着老者问道,“那你是奉谁的令?”

白须老者笑然,双眼瞥向唐宾,掏出一个令牌,指着唐宾道:“这个令牌你不会不认识吧!”

乍见令牌唐宾即时错愕,继而说道:“这是我爹的令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