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因果报应

剑圣 chen130248 2207 2012-06-13 23:09:21

  第七十九章因果报应

木屋后的山林小道,赵成和天娇女牵着手徐徐地走着。

“姐夫,我还是觉得我们这样不合适!”天娇女缓缓地挣脱赵成牵着的手,转身说道。

“娇女,”赵成皱眉而起,随即搭着天娇女的双肩劝慰道,“如果你姐在世,她也希望你找到你想要的幸福,再者你姐曾经……”

“别说了。”天娇女右手轻捂赵成嘴唇,眼神温柔地朝赵成闪烁道,“我现在很脑子里很乱,你再给我一段时间想想。好吗?”

“好。只要你喜欢什么都好!”赵成柔情地说着,将天娇女揽入怀里说道,“不管你要想多久,我都等你。”

“那你们不会等太久了。”一身散发着无数黑气的释无名落下,幽冥珠自手心里悬浮而起笑道,“今日我就送你们上黄泉。”

“走!”甫见释无名,赵成顿时惊愕,随即发觉眼前的释无名已经不是释无名,而是魔界的魔神。所以在这种境界悬殊的情况,只有借遁术远去方能活命。

“走,啊——!”释无名狂笑,继而一路尾随两人气息,来到木屋前笑道,“我看你们还是别进去了,因为里面石湘君正和你的宝贝女儿翻云覆雨。”

“啊——!”

乍闻此语,赵成眉头横起,从地下冒出来朝释无名喝道:“魔神,我和你根本毫无恩怨,你为何一定要这样对付我们?”

“恩怨,对付,啊——!”释无名冷笑道,“魔神作恶何须理由!”

“的确如此,魔神作恶何须理由。”赵成喃喃而语,心里盘算着该如何脱险才好。

正在赵成思虑之时,释无名喝道:“交出天娇女和阴阳八卦镜,我就放过你么。”

“是吗?”赵成冷声道,“魔神也从来是言而无信的。”话音既出,赵成手中的长剑哗地划出阵阵波涛,汹涌地朝释无名卷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波涛汹涌而来,释无名冷眼一瞪,双掌劈出两道风暴将其摧毁,随即布下魔神空间将赵成罩住,喝道:“天娇女出来,不然我杀了他。”

“噗!”释无名喝声一过,天娇女随即冒出来道:“魔神,你无非是想要我的心。”天娇女说着,眼睛含情脉脉地看向魔神空间的赵成说道:“老天注定要我们无法在一起,姐夫你就认命吧!”话末,天娇女的右手嘣地升腾起一阵绿雾,清风一过,就见天娇女的右手掌心多出一个拳头大小正扑腾扑腾不停的心。

“好,我可以放过他们,不过你的心必须给我。”释无名贪婪地看向妖心,正欲攥在手心。天娇女退身喝住道:“先放了他,我再给你妖心。”

“可以!”释无名诡异地笑起。随即右手一拂,就见魔神空间的赵成咻地落在天娇女的身后。

天娇女见状,嘴角上扬,随即传音给赵成道:“去救甜儿。”赵成点了点头,飞身落在木屋外正欲开门,就听得吱地一声,紫焰神兵自门外一剑刺来。

“噗!”紫焰神兵贯穿过赵成心脏,猛地一剑拔出,赵成立时惨叫倒地朝天娇女喝道:“娇女,走。”

“不!”乍见奇变,梨花带雨的天娇女立时怒喝道,“石湘君,我和你同归于尽。”天娇女喝着,一个冷不防,心脏立时被释无名手中的魔神刺刺穿,随即抓在手心狂笑道:“从今往后幽冥珠就数我一个人的。啊——”

“娇女。”赵成撕心裂肺地叫着,忽心一狠,眼睛瞪向释无名,祭出阴阳八卦镜,嗤嗤地射向释无名道:“给我死。”

“不好,他想同归于尽。”释无名幽冥珠绿光照起,护住释无名,可是当八卦镜的金色光芒遇上绿芒,绿芒立时蒸发。

“怎么办?”释无名苦想不得,随即命令道:“臭小子帮我挡住金芒。”

“是!”我飞身落去,紫焰神兵迎向金芒,就见得金芒犹如千万根针呼呼地刺入我的身体,我立时惨叫而起道:“啊——!”

“死了干净。”释无名冷视道。就在此时,一直寻找石湘君不得的杨铁门原路返回,乍见此景,玄铁剑嘣地划出无数星火呼呼地朝释无名落去道:“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是又如何?”释无名闪身消失,耻笑道,“怎么样,自己的老婆被人践踏,是不是很痛心,很痛……”

“啊——”杨铁门狂吼,玄铁剑更是狂暴地朝释无名落去。

“嗤——!”鲜血溅起,可惜不是释无名的,而是杨铁门的,一剑穿喉。杨铁门死在自己的剑下。

“怎么会?”杨铁门难以置信地倒下。

“真是少见多怪,这可是魔界的摄心术,你死在这绝学下,也算死得其所。啊——”释无名笑起,随即拔出玄铁剑道:“该斩草除根了。”说着,一双冷芒射向木屋,徐徐而去。

“啊!”几个时辰过后,金芒终于自我体内爆出八卦镜的威力,立时讲我的魔性洗涤,我随即暴喝而起。

“到底怎么回事?”看着身旁他们三人的惨状,我不禁回想起一切,惊惶道:“是我,都是我做的。”我惶惶而退,随即听得赵甜儿凄厉的叫喊——“石湘君,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立时想起我抱起赵甜儿在木屋里,不顾她哀求的眼神,翻云覆雨的情景。

“啊——,不是我,不是我……”我叫起,随即施展轻功逃离此处。

不是我!

是你!

不是我!……所有发生的情景如同恶梦纠缠着我,使我不断地朝远处奔走。而此时,头顶乌黑的天际忽然雷鸣电闪,暴雨倾盆。似乎在告诉我——是我。

“啊!”我停住脚步,双掌砰地击在地面的水沟,哗地溅起无数脏水沾在我脸上,我立时愣愣地苦笑起来。

“青儿,你就嫁给我吧。”我游魂似地急走,忽昏倒在一间草屋外。醒来时,就听得草房里一对情侣谈情说爱着。

“那得看你的表现。”女子妩媚而笑道,“你是知道的,如果我师傅不放人,你就是杀了她,我也还是游魂。一个只有魂没有肉体的游魂。”

“是她的声音,欧阳青。”我楞起,随即从草屋的草缝里看见她小鸟依人地靠在一个健壮的男子身上。而那男子赫然是龙天朝。

怎么会是他?我苦笑而起,心中百思不得其解,叹道:“看来一切都是因果报应。”

“谁?”我话音即落,龙天朝立时警觉,随后奔出屋门。

“嗯,一个破乞丐到别处讨食去,别碍着我好事。”龙天朝喝起,我随即惶惶起身,笑笑而去道:“看来这一切都是我的报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