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寒铁草

剑圣 chen130248 2312 2012-06-13 23:09:21

  第八十一章寒铁草

狂风如手般摇曳着门外破旧的匾额,吱吱地发出声响。

“此处离铁枪庄少说也有数十里,应该安全了。”我环视着这间破旧不堪的破庙,喃喃自语着。于是,将背上的黄奇小心翼翼地放在一团稻草上,摇晃了他几下问道:“黄老前辈。”

“噗——!”辈字刚落,中毒昏迷的黄奇立时呼呼地吐出血来,迷糊地说道:“请你转告黄阿九,丐帮的基业就靠他了。”言毕,黄奇微微一笑,随即又昏了过去。

“不行,这样他坚持不了多久!”我皱眉着,心里思虑万千道:反正我本来就不想活了,索性在死之前做做功德,就算是对自己恶行的赎罪……

“总比死在自己心爱的女人手上来得痛快。”思前想后,我淡然一笑,将黄奇扶起,双手贴在他背上运起“大水流漩涡”气劲进入其体内,不断地吸附着他身上的毛牛针毒。

“不要,这样你会死的。”一个时辰过后,毛牛针毒已被我吸附了大半,而身前的黄奇则奇迹般呵呵地吐着浊气说道,“总之你的好意我领了,但……”

“这是我自愿的。”我没等黄奇说完,出手点住他的穴道,继续吸附道,“我本就是一个该死之人,能在死之前救下前辈一命,我甚是欣慰。”

黄奇感慨叹道:“年轻人,人生在世谁能无过,知错能改也为时未晚。你何不就此忘怀?”

“忘怀?”听他一说,我甚是感动,可心中那件龌龊至极的憾事却始终横在胸前叫我如何忘却。这一下晃神,气劲咻地走岔,心绪凌乱的我急忙收摄心神轻声回:“可惜一切都晚了。”

我话音刚落,黄奇正欲劝解,我打断道:“黄老前辈,等我帮你解了身上的余毒,我们再好好叙叙。”

听我这般话语,黄奇倒也识趣,不再劝解,反而入定修炼起来。

“呼——”狂风依旧,白雪簌簌。已是半夜三更时辰,也是我吸附黄奇身上余毒的最重要时刻,可是破庙的不远处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交出寒铁草。”一声厉喝响起,立时听得一声斩钉截铁的回答:“不可能。”而那声音不是谁的,赫然是我结义兄长严明的声音。

“大哥!”我小声叫起。

黄奇一听,随即传音道:“看来你大哥的情况不妙,我们还是赶紧冲破玄关。”

“嗯!”我回应,随即收摄心神,双掌运起气劲,呼呼地输入黄奇的体内。

“嗤——”气劲入体,黄奇的身体立时升腾起阵阵烟雾,接着我就觉得我的气劲被一股至刚至阳的掌力,啪啪地震碎吸纳。

“那你是找死。”

破庙外,厉声响过,随即又道:“翻开你的手掌看看是不是有道血痕在上面。”厉声顿了顿道,“那是因为你已经中了我天机门的天机散,若没有我天机门的独门解药你就等着死吧。”

“是又如何?”严明毫无畏惧地说道,“要我交出寒铁草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上。”冷声喝起,随即就听到阵阵刺耳的刀兵相交之声响起。

“大哥!”听得刀兵相交阵阵,我立时慌乱起来,竟不顾自身中毒虚弱之身,提早抽开双臂,飞身朝庙外奔出道:“大哥。”

“我负伊人。”夺出门外,乍见错愕的严明,我不禁心弦微微颤动——这还是我那位富有诗书气的严明大哥吗?他看起来分明就像一个落魄的乞丐。可他为什么会这般模样,甘心这般模样?为了我,为了我。……想到此处,我右手现出紫焰神兵嗤嗤地激射出无数道雪片,啪啪地将围攻而来的天机门弟子轰得粉碎。

“大哥,是我害了你?”一剑解决了天机门围攻喔而来的弟子后,我立时跪倒在我这位深明大义的严明大哥身前泣道,“你若不是为了给我送寒铁草,也不至于如此。”

“是你,三弟。”严明释然地笑了笑,随即颤抖着右手从怀里掏出一株铁草递给我说道,“这是叶小飞前辈叫我交给你的。”言毕,严明微微的笑了笑,随即靠着身后的柱子,疲惫地闭上倒在地上。

“大哥!”我撕心裂肺地抱起严明,不住地朝天际叫喊。

“嗤!”就在这时,一直躲在暗处的天机门弟子终于按耐不住纷纷朝我飞来暗器。

“小心。”黄奇飞来,双掌翻起一条金色飞龙,吼地朝射来暗器的方向,啪啪地长啸而过。

“啊——!”金龙横过,远处黑漆漆的地方立时闪起阵阵星火,接着就听得咔嚓过后的惨叫声。

“走,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黄奇一招轰出,见暗处一股极强的气势正急速赶来,急忙一手抓起一个呼呼地飞身离去。

“放开我。”我挣脱开黄奇的手掌,接过严明的尸体,踏踏地落在地面上,朝严明跪拜道:“大哥,做弟弟的对不起你。”说着,我拿起手上的寒铁草,弃之如履道,“若不是这株寒铁草,大哥你也不至于丧命。”

“未必。”黄奇缓缓落下,捡起地上我漠然不视的寒铁草递给我道,“人有所命,强求不得。这株寒铁草是你义兄拼尽性命所得,可你却弃之于此。你说你怎么对得起他?”

“对,这是我义兄留给我的,也是义兄的遗物,我,我……”我断断续续地说着,不禁觉得天旋地转地昏迷了过去。

“大哥——”昏迷中我迷迷糊糊地醒来,就见黄奇堆起一张笑脸朝我说道:“你总算醒了,这株寒铁草的功效还真是不一般。”黄奇说着,将那株少了几片叶子的寒铁草把玩在手心。

“给我。”我一把夺过,冷色地看着他。他却镇定地看了看我说道:“若是你大哥还在世,绝不会让你这般轻易死去。”言毕,黄奇转身缓缓地走了出去。

“他说的对,我绝不这般轻易死去,我要报仇,我要为了我大哥二哥报仇,我要杀了杨重唤。”我咬牙切齿地说着,拿起那株寒铁草送进嘴里咀嚼起来,虽说寒铁草的滋味是又苦又涩,可相对起大哥二哥离去的那种痛心,这点苦和涩又算什么?

“咳——!”苦汁入喉,我立时咳嗽起来。这时,一直在门外的黄奇堆起笑容,推门而入道:“这位少侠,却不知欧阳青、马玉儿是何人,你怎么老是在梦里叫唤她们的名字?”此话立出,我的窘态立现,而一旁端详着我脸色变化的黄奇忽地莫名其妙地来到我身前,笑然坐下问道,“那你喜欢哪个?”

“哪个?”我皱眉而起,而脑子里翻腾的却是那日木屋里和赵甜儿翻云覆雨的情景。……想到此处,我木然坐立,而一旁的黄奇却咬住不放地说道:“男子汉大丈夫喜欢哪个就是哪个?”

“喜欢哪个就是喜欢哪个?”我苦笑地看着黄奇,缓缓地张开嘴巴一张一合道:“赵——甜——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