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神丐黄奇

剑圣 chen130248 2465 2012-06-13 23:09:21

  第八十章神丐黄奇

大雪山,一座位于天元上朝和雪国交界的天然屏障,此时忽然狂风大作,轰鸣不绝。

“不好了,雪崩了。”常年居住在大雪山脚下的村民,忽听得异声,急忙奔走相告。届时整个村庄的村民都匆匆忙忙地退到离村子不远的铁枪庄避难。

铁枪庄,位于天元上朝龙郡的北部,也是龙郡里势力最大的帮派。往年铁枪庄每年都会征集一批年轻力壮的弟子,可这几年却似乎出奇的平静。而大雪山脚下的村民之所以敢明目张胆地去铁枪庄避难,是因为铁枪庄的庄主刘铁枪曾下过告示——凡因雪崩无家可归的村民都可到铁枪庄的北庄自行择房居住。

“几个好!”铁枪庄北庄一排靠近东边的客房,一个身着补丁灰色大袍的白须老汉,笑着一张极为猥亵的脸庞,挤进来道,“我也是避难的,可还有位子?”

“没有……出去。”一间简陋的斗室,此时已经挤满十个人,再说这里也只有十张木板床,谁会愿意让出来。所以房间里的几个男子都囔囔地把他往外赶。

“老汉,你若不嫌弃,和我睡一块。”我冷冷地抛下一句话,极为冷酷的眼神扫过众人,众人急忙让出一条路让老汉进来。

“多谢了!”白须老汉客套地朝我说道,“小伙子,那老朽就不客气了。”白须老汉笑然走来,见面无表情的我侧躺让出半个床铺,也不多说就躺了上去。只是一会,房间就静然下来,只听得呼呼的风声。

“好冷啊!好想睡啊!”虽然床铺下燃有木炭,可是此时寒风呼呼地从门缝里灌进来,让人不禁觉得很冷,很想拉紧被子沉沉地睡去。

“别睡!”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到我的耳边,我立时警觉起来,就觉得身后一股刚猛的劲道不断摩擦将我整个人烘暖起来,不禁诧异道:“他到底是谁?他到底要干嘛……”

我疑惑不解着,忽听得屋顶一阵极轻的脚步声飘然落下,正欲起身,那白须老汉立时拉住我道:“嘘,躲起来。”说着,他招呼我一起躲在床底下。

“怎么回事?”躲进床底的我正要问起,那白须老汉静默地指了指那被月光影射而进的影子说道:“不要多问。”

“啪!”话音刚出,就听得木门被震碎的声音,接着听得来人哈哈而笑道:“太好了,看来我的血魔大法很快就可以大成了。”语毕,听得一阵嗤嗤之声掠过,就见九道血柱哗哗地朝影子的胸前汇集。

“好时机。”白须老汉右手砰地一掌劈出床铺,左手呼呼地曲指成爪地落向黑影。

“砰!”床铺劈开,我起身望去见来人一袭黑衣黑面罩,不禁疑惑道:“难道是铁枪庄的人?”

我思索之际,白须老汉的爪力已然抓实,正欲用力,却听得咔嚓的一声,黑衣人一分为二,虚晃而出。

“幻化虚影,血魔大法第三重。”白须老汉惊愕,随即飞身追去。我见状,也跟了出去。

“死老头,你到底是谁,为何多管闲事?”黑衣人脚步急停,一个后跃转身,一柄火红的长枪,犹如腹蛇朝白须老汉缠绕而去。

老汉见状,嘻嘻而笑道:“刚才那一抓你看不出来,你老子可看得出来,还记得你老子的右手是怎么废的?”

“是你。”黑衣人颤声,随即大笑道:“黄奇,你来得正好,杀了你,正好为我父亲报仇雪恨。”

“老铁枪死了?”黄奇脚步虚晃,几个急转回旋,闪开长枪闪刺,悲伤道,“想他一心要修炼害人害己的魔界大法,却枉顾他人性命,我是不得不……”

“呸!”黑衣人啐声,长枪吼地刺出一条火龙轰隆地抓向黄奇。

“擒龙抓。”正处于悲伤之际的黄奇见火龙张着火焰大口吞噬而来,双掌急忙抓出,使的正是天下第一奇功擒龙功的起手式——擒龙式。

“啪!”黄奇双爪爪劲撕裂开火龙,双爪举天旋转出圆圈,轰隆地拍出一式喝道:“亢龙有悔。”

“砰!”黄奇掌劲既出,立时将隐藏在火龙背后的一式长枪,噹地挡住,嘣地击弯长枪道:“刘小枪,你爹当年留下这些房间就是为了造福百姓,多积阴德,而你……”黄奇脸现怒容道:“而你却背道而驰。”

“阴德……”刘小枪阴狠地笑道,“如果他像我这样,右手也不会被废,更不会自杀!”刘小枪气恼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神丐黄奇造成的,受死吧!”刘小枪喝起,扔掉长枪,双掌旋转出无数血色火印朝黄奇落去。

“冥顽不灵。”黄奇怒起,曲身捡起地上的一节枯枝,呼呼地耍起来道:“死不悔改,今日我就打得你悔改。”说着,黄奇诡异的棒法嗤嗤地迎上血色火印。

“吼——!”血色火印落下被黄奇呼呼引开,溅落在地的血色火印,立时将厚厚的积雪嗤嗤地溶解。

“好可怕的血魔大法,好厉害的棒法。”观望的我愕然道,“难道这棒法是丐帮的震帮棒法——打狗棒法。”我喃喃而语,不禁仔细端详。

“血魔大法,第三重幻化虚影。”刘小枪黑影虚晃,随即幻出无数残影,聚集向黄奇。

“降龙掌决!”黄奇身形旋转,周身气劲砰地飞出一条青色水龙,哗啦地卷起无数残影,嗤嗤地气化。

“咻!”残影消失,听得一阵细腻的风声飞过,就见挣脱开血魔大法的黄奇噗哧地吐出些许鲜血怒道:“刘小枪,你竟然暗箭伤人。”

“怎么样,毛牛针的滋味如何?”刘小枪狂笑而起,掌中的血色火印吼地升起一阵赤色火焰朝黄奇落去。

“紫焰神兵。”我厉声喝起,手中紫焰神兵吼地反身一剑刺出,赫然是反手剑决的反手一剑。

“反手一剑。”刘小枪见剑尖刺来,随即抽身后跃冷道,“小子,这是我和他的恩怨,你最好不要插手?”

“这位少侠,你的好意我领了,你还是走吧,你胜不过他的。”黄奇垂头叹气着。我回身朝他看去,倔强道:“未必。看我这招——情不自禁。”我话出,左手紫焰神兵剑身朝脖子枕去,犹如红颜泣泪靠肩般无奈伤心。

“好剑招。”乍见此招黄奇不由得叫起。刘小枪闻言,双掌血色火印吼地朝我劈来。

“嗤!——噹!——”血色火印落来,我左手的紫焰神兵呼呼地刺去,刘小枪立时翻开双掌,掌中的血色火印即刻旋转出吸力咔咔地扣向紫焰神兵剑身。

“抓实了。”刘小枪右手血色火印扣住紫焰神兵剑身,左手正欲劈来。我随即笑出道:“是吗?”话末,我右手拇指搭住食指,轻抚剑身,噹噹地弹震数下,就见紫焰剑尖嗤嗤地发出无数道金色指力朝刘小枪的手臂射出。

“这是什么剑法?”刘小枪挣开紫焰神兵剑身,闪身暴退道。

“心剑。”我说着,面无表情的抚摸着剑身,随即旋转身体,啪地刺出一剑喝道:“我负伊人。”剑起,无数碎石木屑犹如一柄柄利剑呼呼地朝刘小枪飞去。

“啪!啪!”刘小枪闪身躲避,连续飞出几掌击碎接连不断的飞来碎石,随即瞥向我不断挥起的剑势,飞身而去道:“中了毛牛针,黄奇肯定死定了,我就不和你们玩下去了,我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