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圣

魔界之门三

剑圣 chen130248 2331 2012-06-13 23:09:21

  第八十九章魔界之门三

“石景天,今日我就是死,也要和你同归于尽。”昏睡中的我,朦朦地听见魔神的声音。接着就听得一阵轰隆,我即沉沉地醒来,就见幽冥珠嗤地化成一条苍龙,咆哮地砸向魔界之门。

“啊!——,石景天,如今魔界之门已破,我看你如何封印。……”印字一出,魔神的声音渐渐远去。

“魔神死了吗?”我疑惑地环视着四周。

“他是死了,不够我们也活不长了。”我话音刚落,就听得魔界之门之处一个奇怪的声音响起。而之所以奇怪是因为这声音如此熟悉,可我却说出是谁?直到他转头对我笑笑道:“怎么连你老子你也忘了。”

“父亲——”我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面孔,虽然多了些许皱纹,可那孩子气还是如同旧往。

“真没想到我们父子会在这种情况下冲重逢。”石景天苦笑着,火色的双掌紧紧地压着魔界之门,苦苦支撑,说笑道,“对了,我儿媳妇找了没?”

“还——没——”我吞吞吐吐地回答,正欲起身,石景天随即叫道:“不要乱动,一但镇魔洞有丁点震动,魔界之门都会重如千山,我实在……”石景天宠腻地看着我,顿了顿,继续道:“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没有——”我直接了当地回答。石景天一听,头压得更低道:“没想到我的神躯还压不过魔界之门,真是有够背的。”背字一出,他的头压得更低。

“父亲,这魔界之门如此重,不如……”我话还未说完,石景天会意地说道:“湘君,有些事有可为有可不为。万不要为了一己之私,而弃天下而不顾。我说的话你明白吗?”石景天微笑地看着我,我亦微笑地看着他道:“爹,我明白。”

“老伙计,好久不见。”只听得碰的一声,神核浮起,水神之善的声音随即响起道,“算起来我们也有数千年未见了?”

“看来我还不是那么的背,有了你,至少我在逃跑的时候不用那么担心!”石景天欣喜地笑起,随即将背慢慢地向下几许,一脸无赖地看向它道,“水神之善,你的水解大法能否传授给我儿,这样……”

“你的意思我懂,可是……”水神之善欲言又止地看向我。我立时明白说道:“父亲,这水解大法,我已经不可能练成了。”

“不会又是……”石景天话还未说完,见水神之善微微点头,不禁大喘气地说道,“真是有够滑稽的,三代人都和水神有不解之缘,却没有一个适合修炼他的功法的。啊!——”石景天苦笑几声,随即咬牙切齿地蹲下,此时的魔界之门已经重重地将石景天的腰弯成四十五度角。

“吼!——”

“呼!——”

大雪山之巅,水色的阴阳法柱,啪啪地挡住魔界之门降下的天火之劫和狂风之劫。

“怎么会这样,天劫不去,一直停滞在此,莫非这次连石哥都无法……”想到此处,雪胭脂不禁倒竖秀眉道,“剑九通,你们四人专心对付天劫,我会叫紫魔在旁给你们护法。我有事得马上去办!”

“我会的,雪姑娘你就去吧。”剑九通回应着,双掌五行剑气自后背的汇海百川图中冒起,嗤嗤地补入阴阳八卦柱。

“那你们好自为之。”雪胭脂言毕,身形跃起,随即化成一道流星朝佛朝宗而去。雪胭脂一去,立时有一道紫影自雪山之地冒起,恭敬地朝四人拱手道:“在下奉主人之命给四位护法。”

“那就有劳了。”剑九通回应。

“啊!——,看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雪山一角,一道黑影得意地呼呼而进,难而他的手中握着的赫然是朱厌神枪。

莫非是杨重唤去而复返?没有人知道。就像此时的石景天,背压着魔界之门,他却不知他还能坚持多久!

“石哥!”雪胭脂的红影出现,我随即扑进她怀里叫道:“母亲。”

“乖,君儿。”雪胭脂宠爱地扶着我的头,对我缓缓说道,“你和水神之善先出去,我和你爹有事商量!”

“嗯!”我应了一声,将水神神核收回灵台,随即转身而出。难而在转身之际,我亦缓缓地回头看了他们几眼,心中不禁难依难舍。

“你来了。”石景天甜甜的一笑。雪胭脂不答,眼睛冷冷地看向他道:“你总是这样不顾我的感受。”雪胭脂说着,眼眶里却蓄着泪水。石景天见状,安慰道:“我只是不想你有危险。”

“你,你总是说你,是我们。”雪胭脂不可理喻地说着,“你若离我而去,你说我会独活吗?”

“不是还有君儿吗?”石景天无奈地说着,一双眼睛撇开雪胭脂的直视。

“石哥,你为我着想我当然明白,可是你能否不要丢下我?”雪胭脂走近,握起石景天的右手,蹭在脸上道,“答应我。”

“这——”石景天为难着,难而这时魔界之门的力道却呼呼地逐倍增加。

“啪!——”电闪雷鸣的黑色天际,魔界之门倒竖而下,重重地压在阴阳八卦柱之上,嗤嗤地发出无数条龟裂的闪电,啪啪地劈开外层的五行剑气罩。

“啊!——”剑九通惨叫不已。

“好机会。”难而就在这时,黑影闪进,朱厌神枪吼地卷起一道火龙,嗤嗤地烧向紫魔。

“是你,杨重唤。”紫魔退开,紫色双目亮起紫芒,双爪嗤地抓向杨重唤面门。

“找死。”杨重唤朱厌一击未遂,猛然一抖,一招“回马枪”朝紫魔的腰际重压而去。难而长枪拦腰,身在半空的紫魔亦早有意料急忙倒转,双腿啪啪地踢出。

“啪!——”双腿踢来,杨重唤置之不理,身形一闪,身影呼地犹如轻烟消散,又如云朵聚集般出现在剑九通的身侧,冷道:“剑九通,你的半个神核我要定了。”杨重唤冷笑着,双掌黑色漩涡立时哗哗地朝剑九通的脑际靠近。

“旋风,暴雨。”黑色漩涡靠近,和剑九通合二为一的闪电鹰立时施展绝学,嗤嗤地卷起无数道黑色剑雨风,咔咔地迎向黑色漩涡。

“啪!——”两股劲力相撞,立时嗤嗤地发出异彩的火花。

“没想到你还兽修。”杨重唤冷笑着。剑九通不答,全力和烈不焰、叶小飞、东方聪慧对抗着魔界天劫。

“怎么回事,我总感觉有种不祥的预感——”我双眼紧紧闭上,眉头随即皱起,脑际不禁浮现出闪电鹰消失在天际的影像。

“不,这不是真的。”我歇斯底里地喝着。难而就在我浸满泪水的双眼缓缓打开时,我的胸前浮起一把剑身通红如火的长剑——火阳。

“石湘君,我是闪电鹰,如今我已魂魄消散,这把火阳剑我已无人可传,你就带我收下吧。”闪电鹰的声音响起。

“我会的,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找一个最好的传人。”我承诺着,闪电鹰听然,嗷嗷地嘶叫几声,便声去影去。

“闪电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