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天锁

天锁第三章

天锁 厄运偶人厌胜 2307 2013-08-01 11:14:02

  “为什么你怎么做都做不好呢!这么点小事情你还做不好!常胜!你是我们天家的长男,你必须得有能力!”啊咧,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凶啊?而且,我,好像有点发抖。为什么?不可能啊,我想逃离这里?“额?那门边躲着一个人,是一个女人,可是他们的样子也一样这么模糊啊,”看看你生了个什么样的废物!”男人忽然间对着门边大吼,“不许你这么骂她!”啊咧,我,脸上湿湿的?脚不停的发抖。这一吼仿佛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了,为什么,明明我是这么的害怕,甚至对这个未知的男人有一种潜意识的恐惧感,可是为什么我会对他大声的吼叫?就为了保护这个女人?这个不知道是谁的女人?“你这兔崽子居然敢顶我的嘴!”男人转过头来一拳打在我脸上,我感觉到的只有疼痛和全身不住的颤抖。我躺在冰冷的地上,扭头看着门边的女人,女人的眼中充满了恐惧,却甚至没有看我一眼,她的眼中一直注视着我眼前的这个男人。“妈的,老子要喝酒去,都他妈一群垃圾。”男人说完便走出大门,关门的声音甚至令我的耳朵感到疼痛。女人走过来了,我躺在地上却不能做到点什么,注视着她的眼睛,我看到的只有代表着灰色的冷漠和鄙视,“垃圾。”

“额,又是梦么。”我缓缓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力气,啊咧,怎么这么重啊,难不成我还真的被人打了一拳?缓缓向下看,我额呵呵呵呵呵,然后用尽全身最大的力气喊出声来“蓝印你一大清早的爬我身上干嘛!!起来啊!!”“哇AAAA!”蓝印被吓了一跳弹了起来张大嘴巴一副惊讶的样子,然后立刻低下头来嘟长了嘴巴:“呃,对不起锁哥哥,我昨天晚上有点害怕,不睡在家里我睡不着。”他一脸的红晕,不对,“她”。我用手掩盖住自己的脸,嗯,没错,我遇到了我职业生涯里面最难缠的一个病人,荆蓝印,人格分裂症,而且更为麻烦的是,他构造的第二人格,是一个女孩子,所以他才会做出这么莫名其妙的举动,包括他,她,爬上我的床。“可是你。”我看着这个身高1米8的男孩,我无语了,因为他正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昨天在吃完饭以后,胡阿姨就把他急匆匆的交给了我,而且在听到他说“女孩子”之后神情明显的有些紧张,应该说,恐惧?正当我想问她点什么的时候,她却说了声“对不起,我公司有事情先走了,蓝印就先交托给你把。”就走掉了,而现在,我已经成为了一位名副其实的保姆,要不是他妈昨天才交给我1W块,我绝对现在就把他踢下床。“好吧,我输了。起床刷牙,今天想去哪里玩?”她的眼中突然出现了一丝的迷茫,虽然很短暂,可是多年的习惯已经令我能从人的眼睛中看到他们的心情,这感情并没有逃过我的眼睛,他的语气突然变了,变得成熟了点,“去游乐园。”

我愕然的望着他,他就站在床前,态度的变化当然不能逃过我的眼睛,不如说,就算是普通人都可以注意到他的变化,现在的他就是一个普通的19岁的帅小伙,而且带着独特的,孤高。“你是本体?”,他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对,我就是本体,而且,我也知道她的存在,是我给她地方住在我的身体里面的。”治疗人格分裂最好的机会就是和本体谈话,虽然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出现,出现多久的时间,可是一个知道自己有第二人格存在的本体是能极大程度的帮助治疗的。“你以前出现过在其他医生的面前么?”我毕竟很少接触人格分裂的病人,不知道此时应该问写什么样的问题。“只有你可以帮助我,至少,这个我是这么想的。”他慢慢的说出这句话,就好像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伯一样沧桑的语气。“至于其他的事情,就要你来做了。这件事情,不简单。”我愕然了,我当然知道治好他不简单,可是在本体容许第二人格出现的状态下,治疗好人格分裂症的几率几乎无限接近于0.“等一下,你为什么要让她存在,你明明可以选择抹杀她。”他脸上忽然充满了悲伤,“如果我选择抹杀她,我又为什么要创造她?你这个半吊子的黄绿医生,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个样子。”他忽然间笑了笑。“锁哥哥,我们今天要去哪里玩?”

如果要说我现在的心情,绝对只有混乱可以形容了,我现在被一个1米8的帅气男孩子拉着手站在浩大的公园里,周围有一大堆的机动游戏,而蓝印的眼睛中也充满了不能直视的期待,更令我受不了的是周围不时地瞄过来的人们的眼神。“看啊,那两个帅小伙居然手拉手。”“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这么不检点,现在的年轻人啊。”我心里面已经在奔泪了,老天爷啊你就喜欢这么玩我啊。“锁哥哥,那边有过山车啊。”“锁哥哥,那边有冰欺凌,我要吃冰淇淋。”“锁哥哥。。。。。”我只感觉到了自己的手快要被拉断了,肚子里充满了冰淇淋,脑袋不是一般的晕菜。可这“小家伙”居然这么的精神!玩了过山车之后又拉着我玩了摩天轮碰碰车咖啡杯旋转木马,我额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黄昏一下子就到了,我和“她”坐在公园的长凳子上,她正在吃今天的第5个雪糕,“锁哥哥,你真好,红印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来游乐园玩。”说完她便向这我的肩膀挨了过来,好像是睡着了,这个画面,要多基情有多基情,而且更加让我欲哭无泪的是,我0他大爷的,你玩就玩吧我陪你,你睡就睡吧我不介意,可你拿着雪糕就睡了???他手上的雪糕一下子插到了我胸口的位置,黑色的冰凉的巧克力味雪糕一下子和我的衣服紧密接触,噢麦尬,我的亲奶奶不带你这么玩的!我一下子站了起来,却回想起刚才她说的最后一句话,“红印?”他应该是叫荆蓝印才对啊,红印?自己起的名字么?这么相像?他一下子倒在长凳子上,却并没有醒。

“这家伙,看来还是累坏了啊。”虽然他现在的人格是一个女孩子,我却真的能从他身上感觉到一种和我一样的。。。孤独感。令我感到,我是一定要帮他的。“荆红印么。这么快就要有线索了么。看来这次也不是这么棘手的案件嘛。我忽然感到一丝轻松,人格分裂的案件里,首先找到突破口是最为重要的,要不然我可陪不起这小祖宗去第二次游乐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