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天锁

天锁 第五章

天锁 厄运偶人厌胜 2470 2013-08-01 11:14:02

  男孩坐在一个圆形的花地中央,伸开手去触碰那漂浮的蒲公英,指尖流过的风却把满地的蒲公英吹起,男孩立刻站起来,却引动了更多的蒲公英,几千。。甚至数万的蒲公英在风的带动下漫天起舞,而那唯一的一朵,早已消失在漫天之上。。男孩抓紧了自己小小的手掌,眼中闪烁过孤单的表情,他低下头喃喃自语“为什么,我怎么的努力,到了最后,谁都没有留在我的隔壁。”太阳照射在他乌黑的头发上,他稚嫩的脸上却布满了一丝丝的伤口,男孩咬紧了牙关,却再也感受不到一丝的力气,向后仰天倒下,重重的摔在布满了蒲公英的土地上,眼泪不断的从他流露出坚韧和悲伤的眼睛肿流出,一滴一滴,一点一点的洒落在白茫茫的花海中,他紧紧的抓住了地上的泥土,嘶声力竭的哭喊,但无论多少的恸哭,都不能挽回任何一样东西,也不能让你增添任何一分的。。能力。

”没关系的,我就在你身边陪你。“阳光底下,一身的洁白连衣裙的她,耀眼极了,“世界还没有完呢,锁。”。。。男孩感觉到自己的头顶上有一只洁白的手,眼泪更加不争气的流下来,流淌了一地。

我带着蓝印来到了赫赫有名的绿叶私家高尔夫球场,这个高尔夫球场是建在一个小岛上的,一条浅浅的小溪从中间横穿过了整个高尔夫球场,大片大片的草坪和碧蓝的天空都是这间高尔夫球场能够吸引众多客人的原因,能在这球场里打高尔夫的人没有一个不是声名显赫的,在这么一群人之中,我会感到彻骨的孤独,因为失败感从我的心里不断的产生。一想到这么一群“庞然大物”在我面前打高尔夫球,我就已经能感受到一阵的压抑了,实际上,一开始门卫连门都不让我进的,正当我感到苦恼的时候,现在在我面前说得天花乱坠的短发过度爽朗女生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她的名字叫凌萌,没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她还算是我的病人,不过病情已经有所好转了,我对她的治疗也改成了一个月一次,我上一次对她的治疗是,额?什么时候来着?

“锁哥哥,你怎么这么有雅兴来这种地方打高尔夫球啊?你练过高尔夫球吗?怎么最近都不来看我啊?就没有想着我吗?真是的,想我就直接来找我好了,一点都不坦率啊你。”说完她还一把抱住了我的右手,我的球杆正好挥出,正当我极力眺目想要看看我的球在哪里的时候她却刚好抱住了我的手,“我说,凌小姐,虽然我是大你3岁啦,你这锁哥哥前锁哥哥后的就不嫌肉麻么,还有,很危险哎!如果我球棒打到你了怎么办啊,我这皮肉顶多就坐个牢,您这千金之躯可是把我当了也赔不起啊!”可是她只是一脸幸福的抱着我的手,居然还低下头来闻我的衣服!“哎呀哎呀,那个家伙都这么叫你了,本小姐就不可以这样叫你么!”说着便有点生气的用手指了指在那乖乖坐着的蓝印,他正一脸茫然的望着我们两个,而且脸还有点红,难道是我的错觉?“至于第二点嘛,你就给我放一万个心好了,也不用看了,你的球还没打出去呢先生。。”我听完愕然了一下,然后立刻低头看了看地上,恩,确实还有个球。“我不信!一定是你刚才放上去的!”我居然被我的病人小看了!还要是一丫头!我,我,难道真的没打中???“呵呵呵呵。”这时一边的蓝印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弯下腰。“喂!那边的小子,不用挡着了,你笑得这么大声谁都听到了!”笑得我真是老脸一阵红啊。

“可是,”他不停的弯下腰,好像有点笑抽了的感觉,“锁哥哥你真的没打到球啊。”他忽然用他无辜的眼神看着我,还低下头,两只手指点啊点啊的,“得了得了,你就会装可怜,没错啦,我是没打中。”隔壁的凌萌忽然之间愤懑起来,“喂,你不准取笑他,你笑得这么灿烂你来试试看啊,这么高大的人了还锁哥哥前,锁哥哥后的!”说完她还翘起了一根手指做了一个轻视的手势,蓝印呆呆的望着她,然后一丝的泪线从他的眼睛中流出,“姐姐,你,你不要欺负红印。”颤抖的声音中明显的带有哭腔,他健硕的身体带有轻微的颤抖,流露出他内心的恐惧。“啊,你,你哭什么啊,还是不是男子汉啊!”凌萌明显有点着急,看来她也没想到这么轻易就会把一个1米8的男孩弄哭。但是在下一个瞬间,她却有点畏缩的立刻躲在了我的后面,因为蓝印一下子站了起来,眼睛中充满了愤怒,“来,我们来单挑!”他的语气瞬间变得强硬起来,整个人的气质忽然变得像一把刚出鞘的精剑一般,说完他立刻走向了我,一把抢过我手中的高尔夫球棍,凝视着前方,绿色的遮雨棚下,几乎所有坐着的达官贵人都看着这边的骚动,蓝印出手了,正确的来说我并没有看到他的手的动作,在前一个瞬间他还在看着河的对岸,下一个瞬间他整个人已经做出了一个标准的挥完球棍的样子,“看啊!一杆进洞!!!”正当我还呆看着他的时候,隔壁的桌子处已经有人惊呼出声,可是蓝印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骚动,他放下球杆,凝视着我,我能感受到她眼睛中充满的怒火。“没有人可以伤害她!不要让我看到下次!”“你是蓝印吧!你怎么出来了,你。。”我立马反应过来,他现在的状况绝对是本我人格苏醒,我得尽快从他口中拿到我想要的资料,同时反应过来,刚才的状况就能明显告诉我,只要第二人格受到了委屈,他的第一人格就会苏醒。

“你们干什么!!!”脑海中忽然出现了片段,周围一片的漆黑,只有门的方向有亮光照射过来,门口就站着一个男人,啊,是那间屋子,这个男人?是他!是那个打了我一拳的男人!视线开始转移,我离门口越来越近了,视线开始晃动,我应该是在奔跑吧,可是门却在关闭。。。亮光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趴的一声,我忽然被什么绊倒在地上,视线刚好可以让我看到门外的东西,门外不止站着一个人啊,除了那个正在用力关门的男人之外,还有几个畏畏缩缩站在远处的女人,看她们的服装,应该是仆人吧。视线中出现了一只手,上面布满了伤痕,这只手正打算尽力的抓住铁门,“不要难为她!”嘶声力竭的喊着的人不就是我么,这只伤痕满布的手,不就是我的手么。。。门外,还有一个女人,啊,是她,是那个温柔的摸我头的姐姐,可是她被其他的仆人抓住了两只手。她的嘴巴张大着,似乎在哭喊着什么,可是我却听不到。。哪怕是一点的。。声音

“真是好球啊小子,你是不是叫荆蓝印啊,这么多年不见了样子倒是没变多少嘛!”一把爽朗的声音传入我的脑海,眼前出现的,是一个体型臃肿,留着一把八字胡,穿着一件大衣的中年男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