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纪实文学 我的人生轨迹

我的人生轨迹(20)

我的人生轨迹 熙涌 3261 2013-07-31 13:02:14

  83年11月我又收到邹燕的来信:

“徐平:你好!

今天总算收到你的信了,我想我写的你也收到了。不过我知道这信并不是我催促你后才写的。的确我很生你气,那么长时间音讯全无,到了最后我又气你,又着急,我老是担心你会遇到什么严重的不顺心的事,或是单位里出了什么经济上的,工作上的事。你说你得负责那么多的电视机,而且记忆力衰退得那么厉害,或是办户口的事。总之我不知道,心里干着急,何况我身体总不好,心烦得不得了。这样各种原因混杂起来更是心烦得很。

我这里说句老实话,我的确希望你能尽快地找份安定省事的工作干,你现在的那堆事情的确让人不放心的很。我生怕你会出什么意外。还有你周围的人,尽管我相信你的是非能力和界限,但我也很担心你,说不定什么时候由于某种原因盲目地跟着别人犯错误,结果跟着别人倒霉。因为像你这样的情况,让我来设身处地地想想,我都难说不会跟着别人做错事。当然你总说我了解的不全面,这是的。但不了解全面又怎么样?你周围那些人会因为我了解全面些就不存在了吗?会因为我了解全面些,‘是’就可以代替‘非’?‘好’就可以代替‘不好’的吗?我才不信。何况你并不可能与他们的领导有那么多功夫来往。当然,我说这些时并不是说我有什么特权可以来指责你,只不过出于一种责无旁贷的好心而已。

我从你前几次的信中发觉了你所理解的另外一层意思。我想你说的也许对,也许不对。也许应该,也许不应该。是的,说你对,意味着你说理解的:在特殊关系中的他或她,无疑是有一种强烈的对对方的私心,我也有。可我并不喜欢戒备森严,草木皆兵。现实生活中的一切活动都是人的活动,能说人与人之间不要有交往吗?这不可能。徐平,说你不对,也许是我对你的理解不一定对。但我仍然想说出来,我的本意是希望你能在工作中结识些良师益友,这与不分程度,不加选择地一概说在工作中需要与他人交往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因此我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些你比我懂得多,显然我是在为你重复。可我发现你以为我是以此作幌子而想去说另外的意思。事实上不是这样的。对你说话,我想不需要这样隐讳曲折的。我要说明白的,我总是要明说的。我记得你是很愿意别人这样跟你说话的,是吗?

老实说,我敢肯定,我自己的这方面的单纯,我根本不可能那样去想你。我相信的是中国人说的老话:‘人心换人心’。

我明白我自己是怎样全身心地爱你,我也完全相信你。但是我也了解我自己,我一心指望你好,我并没有很多狭隘的封建意识。当然,对于男生来说,坏女人比坏男人更可怕,这是不可否认的。可现在对你来说,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完全不能接触的坏人;而且我明白自己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我要面子,容不得谁肆意使我难堪。我同这样的人交往,大凡绝不会超过两次。除非实在是非得相处下去。当然,这是我自己。这我不可能对任何人,包括你在内都强求一律。而且,我不光是仅仅如此,谈恋爱我也如此。我不喜欢一个不会尊重别人的人的爱情。这一点,我想人人都如此。说得具体些,尽管我明白我们是深深相爱的,可你要是觉得我有什么不好,而且你不能容忍,那我也绝不强求你,而屈辱我自己。我哪怕是忍受天大的痛苦都罢了。当然,你真是那样时,也不需要一定要勉强自己去对谁说这些违心的话。我只希望你明白地告诉我。我绝不会去乞求一个不愿意爱我的人来敷衍我。我相信世上好姑娘多的是,可我也深信我没什么不配爱你或值不得你爱的。

我是这样想,总之,我诚心诚意地爱你时,我就既容不得你胡乱猜度我,也容不得那种既要爱又爱得不真的人。倘若你是这样,那我哪怕是再难下决心,我也一定要憎恶你,忘掉你。人都一样,只有你爱我,我才会尊敬你,依恋你,倘若我以十倍的热情对你,可你却不觉得怎么样,反觉得可以不加掂量地胡乱应付,那是人都受不了的。我什么都告诉你,我是这么想的,就这么说了。你那么长时间不写信,要么写了也忙得不得了,有时候句子都理不清。我心里总觉得别扭得很。从你所说的话中,使我想到了些该去想的事情。所以今天我要对你说这些。

老实说,上次我给你写信的时候,的确很气你。我拿起笔来一口气写下去,全都是不高兴的事,心里烦得很,写出来的也全都是“心里烦得很”。可我第二天又想到,自己也很长时间没给你写信了,难得写封信,全说这些也不好。后我又强迫自己心平气和重新写的。那就是你现在看到的。

今天作业不多,我就给你写信了。下星期不然又紧张得很,单元考试一个接一个地来。我从来没有像这学期这样巴望快点放假。

就说这些了,你是不是忘了给我买英英词典了?我前次就写信告诉你的,这里没有得卖的,而我等着用。你有时间去帮我买裤子时,就别买了,帮我买本词典好吗?有时间再买本小书,我们的泛读教材——高等学校文科英语泛读教材,《KingArshurandHisKnights》亚瑟王和他的骑士,编写者:WillamKottmoyer,注释者:中国人民大学英语教研组。

学校没书,是自己印的,根本看不清,而且字又小,即使花很多时间校对好后眼睛也会看瞎的。你买词典时留心看下有没有,我想也许能买到的。当然,一时买不到就算了。先寄词典来。我们考了几次英英双解这种题,次次我都几乎错光。尽管大家都差不多,但看了卷子也叫人心烦。

就说这些了,我还没做作业呢。你记得帮我买书啊,有空常来信。我们都忙,但你身体好些,精神旺盛些,不该很长时间不写信,否则我更不写了。

邹燕

83.11.29”

“徐平:你好!

很长时间没有收到你的信了,不知近况如何?这个学期眼看就要过去了,这几个月里可能你一直很忙,不像以前那样时常写信,我身体不好,心情很烦躁,因而对此非常气恼。尤其是你不给哥哥回信,叫我在兄弟姊妹间显得很难堪。

昨天全家在家里过元旦,吃完晚饭,大家坐着谈家常,我从学校搞完辞旧迎新活动回来,他们还没睡,已是很晚了。我坐下来后,爸爸,妈妈,哥哥,白姐,大家都让我叫你一定回来。其实,我又何尝不想你回来呢?虽说我的感情要求我这样说,可我的自尊却不允许我这么说。我很清楚你是个明白人。我的确时常想你,可我却一直对你说我身体不好了,可你竟没有说过一句真要什么时候回来看我的话。而且总是间隔很长时间才写几个不像你自己愿意写的字,这叫人很不好想。甚至使人感到很受不了。所以,我不愿意要求你来看我。我想你早就知道,这种情况下,你应该怎么做才合乎情理的。

你要还是原来的徐平的话,那用不着我这样,你会主动去做的。可惜,事实上并非如此,不过,我现在反正也想通了,想绝了,人就那么回事,好歹就那么几十年,我反正不会缺德。你有情我才有意,你待我好一分,我待你将好十分。否则,只好各散五方。人怕伤心,人怕撕破脸皮。

我想现在大家都这样待你,事事都记着还有你,你应该懂得我们家人的心。所以,无论怎样,这次你一定要在20号左右回来,萍萍他们22号结婚。若你真的有事,最多不得拖延5天。你记住了?我想你不会不来的,实在不行,请假也要来。我不相信你那样辛辛苦苦地为他们干,他们就不把你当回事?何况他们还什么都没有给你解决的。否则,我们这辈子就没有必要再见面了,至少说是不好再见面了。反正我是不会去向家人解释你不来的原因的,你要不来,我只能告诉他们说没你这个人了。的确,我们也没有必要再维持下去了。

每家都一样,父母亲对自己儿女的事总是要一一过问的。你是明白人,望你三思。请如期抵达。讲实在话,我是个讲感情的人,如果你有意要作弄人,我只好远远地离开你。行了,我的确是不愿为这件事去说尽头话,也许我把事情想得太糟了,可我必须要这样想。

先说你怎么来吧。现在,这里的气候比广州冷得多,这几天外面白茫茫的一片,一连下了好几天雪,今天才开始融雪。你记住多带些衣服,往内地来的人总是要沿途加衣服的。节日期间客运很紧张,你收到信后即刻来信,然后交代好工作,早点去买火车票,来前发个电报到公司来,好有人去接你。有可能的话,我去接你。我记得广州来的车是下午两点左右到。凯里站一小块地方,我站在哪里你都会看见的。总之你见到人后再下车。望你路上多保重,平安到达。

记住,早些去买票,别指望临时托人买,结果只好一拖再拖,切记。我想你能来,你也一定会来的。既然这样,我就简单说这些,其余的见面再谈吧。

祝你一切好!我等着你来。

邹燕

1984.1.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