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纪实文学 我的人生轨迹

我的人生轨迹(24)

我的人生轨迹 熙涌 4978 2013-07-31 13:02:14

  深圳和广州虽然只有一百公里之遥,近在咫尺,但是不能每天见面,我们各人有各自的工作,也不能整天打电话联系,平时想说什么又只能“鸿雁传书”了。

我翻出了几经搬家而没有丢失的当年的信件,我看到好几封都是我写给邹燕的,抄录一些在下面,从中也能说明一点当时的情况吧。

“邹燕:你好!

不知你是否已安全平安地到达了北京与家人团聚了,很是挂念。我等不及你的来信,先给你写个信吧。可能明天也能收到你来信了。我怕你还没有收到这封信时,就已经看定了人,已经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所以,不管情况如何,我还是想把我们那天在一起时你告诉我的那个可怕的消息和想法之后,我一直没出声的想法告诉你。

你说过,只要我说一声:“但愿那不会成为现实”,就真的不会成为事实的,是吗?那么我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但愿你不要看中什么人,也不要轻易就作嫁人的决定。你说,你要听家里的话嫁个人,可以得到人家的照顾,生活上有个依靠和帮手。但是,我听到以后觉得那个人对你并不怎么好,或是什么地方不称他的心意的话他会刻薄你,那么我会受不了的。因此,我的罪孽就更大了。

从你的角度,从你的身体,工作各方面来说,如果就这样不互相经过较深的了解,随便嫁人,是不应该的。请你三思,请你认真加以考虑。现在,可能我的话你是不要听了,你也说我管不了你,但是我还是要说。或许,你又会生我的气,那只能请你谅解。我希望你能听我的话,好吗?

小宋明天晚上的飞机和小车一起到北京。小高没假不回了。你有事找她吧。

不知什么时候能收到你的信,我一直在等。哪天回来给我打电报,我来接你。

这两天我忙得气都喘不过来。过了七号就好了。蒋经理昨天和林晓东乘16次火车回京,你也可以找找蒋经理,他还是很公道的。

好了,祝你新年快乐!身体好,玩得痛快!

徐平

86.2.5上午10﹕55在民航排队”

当时邹燕可能由于家里为她的个人问题着急了,她有个从小在他们家里长大的堂哥在北京解放军报社里当编辑,她大嫂的大姐也在北京邮电部里工作,可能都在帮她找对象。所以,那年的春节他们就要她去北京过年。

下面的信也是我写给邹燕的:

“邹燕:你好!

寄来的底片已经收到了,很快。我星期三来这里就已经到了。以后有什么事和要说些什么都可以寄信来这里。这里的几个人都是可靠的。

前天已经给你买好了书,今晚上小杨司机带回给小宋转你。今天孙经理到,晚上十点我要到机场去接,顺便把书带给小杨。另外还有什么要买吗?广州有别的一些听力盒带连书一套的,要不要?要我也给你买了带来好吗?如要请即来信来电话。

我这两天打电话给你都找不到你,没办法,只有给你写个信了。昨天下午打电话到公司,说你不在,晚上6﹕15打到川办,你又不在。来了个杜燕口音的人接电话,说你不在,我只好说算了。今天上午打到942分机没人接,中午12﹕30打到川办,接的人不肯叫,小武又去吃饭了,我说找四楼的邹燕,他说昨晚上找过不在了。所以,我不知道情况到底如何?不知你有什么事。如果可以,请收到信后即给我回个信,以免挂念。

孙经理到了以后,你可以打个进修报告,预算多少钱,请他批一下。或不写钱数,只说需要多长时间,请他批了就好办了。另外,多找他谈谈,求得他的支持。还有,蒋经理也很重要,平时是蒋主事。情况如何请告诉我。

那天,你一个人回去,不知人家是否还等着你,谈下来情况怎么样?希望你只是谈帮助进修的事情,而不是谈个人问题。我不想让你再去尝试接触一个男人谈恋爱或是谈嫁人的问题。因为,我的观点,依你现在的身体,气质,能力要组织一个家庭,只有让男方负担大部分的事情,现在我也有体会了,太烦,太不简单了,尤其是谈到生小孩更是非同小可。所以,那天我已经说过,即使人家答应你先要送你去学习,进修,学有成就后再结婚,或以后可以不要小孩等等。但这只是眼前,他同你谈时如此,真正生活中是不可能的。时间一长,你就会受不了,不愿意,到时如何对待你就成问题了。那时,我的罪孽将更深重,我会受不了的。

所以,你一定要按我们说好了的去做,不要嫁人,好好做学问,省去那么多的啰嗦事,不要再给自己找烦恼,也不要说会左右不了自己的事。我也说过,生活中什么情况都会发生,说不定哪天生活又会颠倒过来。所以请你专心做学问,好好工作,别的就不要去想那么多,好吗?

别的我也不想过多的说什么了。总之,请你保重,当心身体,不要太相信别人,遇事都要好好考虑一下。希望你心里有什么话都告诉我,和我说,我们好好商量着办好吗?

好了,等你的信。有空我还给你打电话。

顺祝:顺利!愉快!

徐平

86.3.8下午四点。”

后面还有一页:

“邹燕:

前天晚上由于小孩发高烧去看急诊而没有去接孙经理,也没能让司机带书和信回去,先把信寄给你,明天再把书寄给你吧。

今天上午又想给你打电话,不通,下午再打吧。别的没什么了。

祝:

好!

徐平

86.3.10上午。”

“燕子:你好!

今天给你发了个电报,主要是从星期六开始我打电话就找不到你了,我心里很着急,心情也不好,饭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好。

本来星期六我上午复查后约好下午打电话告诉你结果的,你说上午要打吊针,打“白蛋白”,下午可以接电话。我从四点开始打到六点你都不在。昨天中午又打又不在,下午打还不在。从今天开始更好了,我一早九点多去东山邮电局打电话,接通了252分机一直占线。我又开车去流花宾馆打,十点钟打通了,可护士说这是医务电话不找人,从昨天开始已经这么说了。我没有办法了。11点多又打,想着换个护士接可能会叫一下人,结果统一口径都是如此。刚才下午五点又打通了,护士还这么说,不找人。我真急死了。我想不会是你不想,接我的电话才让护士这么说的吧?或是再不想见我,心里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我想知道个究竟。从明天开始我每天下午四点开始在迎宾馆等你电话到六点钟,电报里也这么说了。不知你什么时候能收到电报。本来说好星期一,二我要回来看你一次,现在倒好联系不上了,我也不知你是否在哪里,还愿不愿见我,更不用说来接我了。我自己明天还要抽血检查,否则,我早就来深圳问个究竟了。最不巧的还查了同位素I131,还要抽血做T3T4检查。这样又要拖一两天才能回深圳。反正你是不想知道我怎样了,是吗?可我还老要惦记着你怎样了,情况还好吗?

我没办法,唯一能联系,能解脱一下,得以安慰的电话联系也断了。我很烦,心里很烦,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真没办法想。你是否能在每天的11点,或者下午4点的时候在电话机边上等我一下呢?或是医院哪里的分机可以让人等的,你在那里等我一会电话呢?前后误差最多十分钟,如果上午通了话,下午就可以不等了。如果上午来不及给你打电话,我下午一定会打给你的好吗?

见不到你的人,听不到你的声音,我心里真不知道有多烦躁。希望你能理解我。收到信后如果我还回不来,你就打电话找我,或给我写封信。来信可以寄到:广州市环市东路403号招待所402房我收就可以了。

心里很烦,有时就想忙碌一阵,有时就想开着车子猛跑一阵或许可以解脱一点烦闷。这样的日子我不知如何能忍受到几时,或许我不知哪天也会有什么一了百了的解脱办法,那时,可能一切都可以不去理会了。

总之,做人很难,很烦。当然,你又会说是自作自受。反正,你现在也不愿意等我了。但是,我想结婚就一定是那么好吗?就只有这条结婚的路可以走了吗?现在是人家会对你好,但是以后呢?心里烦,又在乱说,乱写。不要在意这些。你怎么想,还是怎么做好了。但是,你说过的不会不理我,不会忘记我的,我等着。现在有时你也在对我说:“SORRY”。

我下个月13号期末考试,你哪天出来帮我复习吧?

我抽了血化验后,不是星期三就是星期四回来。这样星期五之前没有电话联系上,或是电报给你的话,我一定星期五早上坐头班车到深圳,你来接我吧。九点在出口处。万一脱不开身也在医院等我,我来医院找你。

现在我们的联系已经这样难了,以后不知将会更加难到什么程度,或许那时你会真不理我,不想见我,怕我找你的,会吗?

好了,不多乱写了。但愿你什么都是好的,还是以前我的燕子那样,什么也没变。最好是能等我。

另外,争取办个星期六的沙头角证,我们一起去一次。哪天的都可以,办好了,如果是隔天的请打电话出来或打电报到:广州沙河顶水荫四横路56号我收,这样电报当晚就能收到。

就这样,顺祝:

愉快!健康!

徐平Yourever

86.6.23下午6点”

邹燕身体一直不太好,地中海贫血,有时好好的,只要是来例假就不行了。有次中午回宿舍吃饭,还没上到楼上就腿一软晕倒了,是办公室的小杨司机把她背上楼的,后来送去了医院,在医院住了段日子。而当时我也感觉到好像有甲亢的症状,我是在广州的医院里做检查。下面几封信还是我写给邹燕的:

“邹燕:你好!

今天去了许教授那里,他说,他已去信美国的太太那里要她帮我联系学校,另一方面他说要我自己提供几所学校的地址给他,他再多发几封申请信。所以,你收信后即寄几个你收集过的几个学费比较便宜的学校的地址给我好吗?寄到迎宾馆或者家里都可以。

前天我寄了几个皮带给你,都没有在沙头角看到的好。应该在那里买才对。反正你用住先,回来后再买好的给你。

我的考试不及格,27号补考。不知补考的结果会如何。

别的没什么,请注意休息,营养。

顺祝:一切好!

徐平

86.7.23下午”

“邹燕:你好!

今天是你回贵州后的第十天,我正在迎宾馆等人,没事就给你写几个字。这是给你写的第三封信了。而你却连一个报平安的字也没有,我心里很着急,老是想着你不会出什么事吧?如果你什么都好,或是无论怎样你接到信后即给我复个信,寄到迎宾馆或家里都可以。我在分公司招待所里的办公室和宿舍下个月准备退房,不要了。所以不能写信去那里。

上一封信是让你寄些美国学校的地址来的,因教授说这星期他要帮我把联系学校的信函都发出去,所以,你收集过这些资料,还要麻烦你提供一下。报名费便宜点的,学费不贵的,选几所。好吗?主要是学校的联系地址。

你的情况如何?一路上都好吗?家里情况怎样?爸妈都好吗?你答应了给我学校地址的,怎么又不给我了呢?

广州有上海出的小女装单车卖,过段时间我给你买一部,不要他买的男装车,你说呢?这些回来后再商量吧。

最近,我还是跑票很忙。考试不及格,昨天去补考了,结果不知如何,还是没有时间看书,也是没办法的事。

你好吗?身体好吗?觉得好,就在家里多住一段时间,好好休息一下,养养胖。

别的也没什么了,有什么事要我在广州或深圳办的吗?请来信。代问家里人好。什么时间回来打个电报给我。

顺祝:愉快!顺利!

徐平

86.7.28晚上9﹕10”

“邹燕:你好!

自你回去贵州后我还没有看到你的一个字,不知是否路上不顺而生我的气,还是为了别的什么原因?这次夏彬回厂,托她带封信给你,望你见字后速来信或打电报到迎宾馆告诉近况如何,以免挂念。现我每天老想着这件事。

我给你写过三封信,寄过一次皮带,不知你都收到没有?音讯全无,我很着急。

另,我也急等着你为我提供几个美国学校的地址,我可以发出申请表格。

你好吗?情况如何?几时回圳,望速告之,哪天回来打个电报给我,打到迎宾馆和家里都可以,不要打区庄分公司,那里退房了。好,不多说。盼你早日有音讯。

顺祝:万事如意!

徐平

86.7.31夜11﹕30”

“邹燕:你好!

20日说好你下午给我电话的,我在迎宾馆等到六点钟,从四点开始来一个电话都以为是你的,一接又不是。不知又有什么情况你不能打电话给我,在公司里打不方便可以到电话局打。

今天我又在这里等了,可是我想着,昨天没来电话,今天可能会来的,但是仍然没有。我很着急,很担忧,很凄惶。我又心烦起来。邹燕,不管情况如何,望你接到这封信后一定打个电话给我。我每天下午四点到六点等你的电话。我想知道你现在的情况,到底怎样?你上班了吗?在哪里上班?哪个电话可以找到你?请你告诉我。

你什么时候去小沈那里呢?会去吗?身体如何?平时做点什么事情?怎么过的日子?望你有时间也可以写信给我。寄到白云一街,我还是每天晚上去那里住。我想尽快知道你的情况。你知道我会如何心烦,怎样挂念你的。请你尽快给我消息,好吗?

我现在还是老样子的忙,一大早从教授那里出来,在外面忙上一整天,晚上又回到教授那里。日复一日。但我无时无刻地在记挂着你,你为什么不给我来个电话呢?最最悲惨的日子到来了。我不能打电话找到你,而你又不给我电话,我没办法,焦躁不已,心烦得很。燕子,望你尽早与我恢复联系吧!不理我?还是生我气了?但愿什么都还是好的。

顺祝:一切好!

徐平

86.10.22.下午5﹕25

没有特殊情况,我5日回深圳,你来接我好吗?还是第一班车,记住。

又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