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奇闻轶事

蠃鱼

奇闻轶事 超级阿阿哲 3397 2013-08-02 11:04:34

  我来到报社工作也有一段日子了,不过每天就是帮老记者跑跑腿打打下手。我期待着自己能单独跑一次新闻。今天机会终于来了,王主管把我叫到办公室,他对我说:“我市的南边的靠山村最近总是闹水灾,虽没有大的人员伤亡却也带来不小麻烦。据说这水怎么也堵不上,有关部门以经去调查了,这件事我打算派你去一下,你是新人,好好做,也当练练手。可能去好几天,你要准备好。”我对王主管表达了感激之情,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就出发了。

坐在报社的车里我想:“T市虽比不上北京天津等超级大城市,却也是中国不多的经济发大的特大城市。然而却又有靠山村这样的穷村,不过北京倒是也有棚户区。”经过半天的车程我来到了靠山村山下,以经有人来接我了。告别了司机,我得以细看接我的人。这是一位中年男人,皮肤黝黑很有光泽,身子虽然并不高大,却也给人坚毅之感。一看就是常年在野外工作的人。果然交换名片我知道了这位就是这次调查队的副领队,水利专家赵先生。赵副对我说:“夏哲啊,这山上比较陡,车上不去我们要徒步走过这座山。”这种情况我早就料到,所幸山不是太高。

我们一边爬着山,一边讨论着这里水灾的情况。赵副队说道:“我活了半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奇怪的水灾。每天晚上,大水就会将全村淹没。可是水位每次却只到床沿,之后就会自己消失。我调查过,能引发大水的只有村里的水库,可是大堤我检查了几十遍也没有发现一丝泄漏的迹象。这可真是起了怪了。”听完赵副队的话,我也很是奇怪。难不成我的奇遇来了?

经过两个小时的行走,我们来到了靠山村。不得不说,这里的村民还是很好客的。对这些前来帮助他们的很是感激,就连我一个采访的记者也安排了丰盛的晚餐。晚餐的时候,我看见了这调查队的正队长。这是防灾检疫局的办公室主任姓刘,我能从他眼里看到一丝不屑。这家伙也没违反当官定律,也是个胖子。我知道,像这样的情况。刘主任这样的是只会哼哈打官腔的,真正办事的还是赵副队这样的专家。村子里给我安排一间屋子,我今晚就住在这里。这间屋子很宽敞,也许是走一天累了,我上炕就睡着了。

劳累的人睡觉都很香,我在梦中很无耻的梦见小琪了。嘿嘿,我正把小琪弄上床,结果一不留神被小琪踹下床。我被惊醒了,“哎哟,我的屁股…”我还真在床下,有时候梦就是这么神奇。“咦?怎么都是水?”我打开灯一看地上以经有了薄薄的积水,并且水越来越多。我知道到这就是赵副队对我说的怪异水灾了吧。

我将东西放在高处后坐在炕上点上了一根香烟,我要看看这水灾倒底怎么样。我看见更多的水从地底冒了出来,不一会就快到炕沿了。我听见外面有哗哗的滑动,推开窗户一看原来是一只狗在我窗外游泳。我看到窗外的景象很惊讶,这个山村就如同水城威尼斯一样全部浸泡在水中。水涨到炕沿时就开始下退,不一会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看来水今夜不会再来了。”于是我又再次躺下。

第二天一早,我起床看着地面。如果不是昨晚亲眼所见,我怎么也看不出来这里被水泡过。“真是奇怪的水灾啊!”也许是记者的好奇心所使,尽管赵队曾说过唯一能引发这么大水灾的水库没有一点问题,但我还是想去看看。赵队他们忙着勘探,没空理我。他们自有记录员记录,我去不去无妨。向村民打听出了水库的位置我便前行了。

随着离水库越来越近,我渐渐感觉的到空气中的臭味越来越明显。当我走上大堤,一阵风吹过臭味更加强烈。我看见堤上站着一个人,这个人穿着一身运动衣,背着个大的旅行包。我想这人总不能来这臭水库旅游吧!我走近这人:“老兄,你来这里干嘛?这个水库可能有危险!”那人转过头看着我,这个人的脸旁很消瘦,本就很白的皮肤在他带着的墨镜下显得异常苍白。他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反问道:“你说水库有危险,那你又是来干嘛的呢?”“啊,我是记者,前来走访的。”说着我把我的名片和记者证递给他看。他接过来看看了看又还给我了,他说:“记者同志,你觉得是什么原因引发的水灾呢?”我说:“这我可说不准,其实专家都说水库没问题了。可是那么多水从哪里来的?说实话昨晚我亲眼看见这水灾,从地下冒出又从地下消失。真是奇怪,也许这水库从地下漏水吧!”“呵呵,你听说过蝴蝶效应吗?据说在墨西哥的一只小蝴蝶煽动一下翅膀就会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引起一场大风暴。有些实物看起来没有联系,其实却密不可分。也许水灾的原因只是一件意想不到的小事而已。”他说。我看了他一阵没有说话。他问我:“怎么了?”我说:“你应该还没有住的地方吧!”他一愣:“我今天刚来还没有。”我说:“那你跟我住一块吧。”他说:“谢谢了,不过你怎么知道?”我说:“我知道你不是调查队,因为没见过你。背着个又大又重旅行包在山里走的,不是脑子不好就是没地住。看你一身名牌,随便一件也抵我全身,我也不担心你图财害命。话说这里好臭,我看我们还是去我那里吧!”他笑了笑伸出了手:“你好,我叫颜泽……”

话说跟我吃完中饭颜泽就出去了,我想赵队要来的他们的调查记录,我要按着这个将我的报道更详细些。在屋里折腾了一下午,天都黑了。我摸摸以经瘪了的肚子想要上那个村民家蹭点吃的?正想着门开了,我看颜泽拎着一大袋子回来了。他对我笑笑:“我在村里饭馆买的,没吃呢吧,晚上我请你。”我笑道:“嘻嘻,正饿着呢,那就不客气了。”在炕上铺张报纸,将吃的排在报纸上。我与颜泽便大吃了起来,“说真的颜泽,怎么老感觉跟你见过是的!”我一边咽下一大口菜说道。颜泽笑道:“我也是呢,跟你见面就感觉有缘,你有没有想过水灾可能是些意想不到的原因造成的。”我说:“这水灾太奇怪了,总不能是妖精干的吧!”颜泽笑笑没有回话。

吃完饭后,颜泽泡了一壶他带来的茶叶。泡茶前这家伙点燃一根香放在窗外,我刚要问,他对我到是故弄悬机。话说香烧的极慢,喝完茶颜泽就睡去了。而我却在看调查队的资料。夜以经很深了,我正要打算睡去突然听到有什么东西在敲窗户。之所以说什么东西,是因为我推开窗户一看实在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这家伙的身子是一条大鱼,但是却有两个鸟类的翅膀,能在空中飞发出类似鸳鸯的声音。我惊呆了,这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不用担心,这家伙是我点的引灵香招来的。拿上手电跟着这家伙走。”颜泽不知道什么时候以经醒了。

于是我与颜泽带着手电一路跟着那怪家伙跑,那家伙带着我们来到了村子的污水道。这股臭味可比水库臭多了。强忍着臭,我们一直来到水库的堤低,原来污水道直通堤低。正当我们累的喘气时,那怪家伙以经不见了。颜泽翻了翻土,说道:“污染以经到这里了吗?”我正要说话,颜泽摆摆手说道:“回去吧,怎么回事我以经知道了。”以下是颜泽的叙述:“我听说这里闹奇怪的水灾就特意过来看看,我来之前就猜到是那家伙作怪。可是那家伙从来不轻易现世,这里面肯定有原因。我去水库跟鱼沟通了下,今晚又引家伙现身。我知道了事情的原为。是这样的,这个水库是建国初修建的,以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这里的村民们从刚建之处就像水库排污水,水库刚开始自己还能清理。可是时间长了水库也受不了,水里的鱼儿一同请愿招来了这家伙弄水灾以示警醒,好在这家伙没有恶意,否则别说这里,整个T市都要不保。只要清理这些污水就没事了。话说你一副惊讶的表情是不相信我说的吗?你可知这家伙是什么东西?”我收起惊讶的表情点了根烟说:“既然蠃鱼都来了,你的话我当然信,只是我惊讶的是你怎么知道这些?”颜泽笑笑:“我家族世代修道,我也不理外,没想到你也知道蠃鱼。”我说:“没什么,我读过山海经摆了。”颜泽道:“我的事情完成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我将这件事告诉了赵副队长,没想到他也知道蠃鱼的故事,他说:“我们走水利的当然知道这些东西啦!”剩下的就好办了,赵队带领村民把污水处理了,水库边干净了。水灾就再也没有发生了。而我也回到报社将我的报告交给王主管,当然啦是没有蠃鱼的。这些东西绝大部分人还是不信的。颜泽早在第二天就离开了,临走他送我一枚不知道哪朝的古币说是做我的护身符。我笑笑,自然是要了。现在,我在家里的电脑上写下了我经历的故事,把玩着颜泽送我的古币,我暗想:“还会有什么离奇的经历呢?”

?《山海经》【异兽】蠃鱼【原文】?邽山,蒙水出焉,南流注于洋水,其中多黄贝①;蠃鱼,鱼身而鸟翼,音如鸳鸯,见则其邑大水。【注释】?①黄贝:据古人说是一种甲虫,肉如蝌蚪,但有头也有尾巴。【译文】邽山,蒙水从这座山发源,向南流入洋水,水中有很多黄贝;还有一种蠃鱼,长着鱼的身子却有鸟的翅膀,发出的声音像鸳鸯鸟鸣叫,在哪个地方出现那里就会有水灾。蠃鱼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