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是温暖阳光

3

爱是温暖阳光 司另 3513 2011-11-26 21:03:19

  九华山的售票大厅,在宥和可可一边聊天一边等文豪买门票。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口哨,接着是一个男人肆无忌惮的声音:“哟嗬,墙边有个美女喔。”不用回头在宥也知道这是冲可可来的。自从和可可做朋友以来已经有过无数类似的场面了。可是这次有些不一样,可可一如既往傲气的斜瞄了对方一眼后居然眼放异彩楞住了。

“喂,你这个表情太荡了哟。”在宥低声提醒可可。“可是那个人真的好有气质。”可可更加色迷迷了。在宥不得不用手把可可的头扳向自己:“再帅也只是个调戏女人的流氓!不要看了!”

因为是天黑才到的,购票的人并不多,文豪很快就回来了。“门票加班车票,都买了。走吧。”在宥拉起恋恋不舍的可可快步向班车检票口走去。

“小姐,要不要搭我们公司的车上山?比坐班车方便喔。”还是刚才那个声音。在宥觉得有撮小火苗在心里点燃,她猛的一回头,正准备说话的陆明被吓了一跳,举着的胖手停在半空。陆明身后是穿着黑色拉高领子运动服一脸幸灾乐祸的子睿。突然的相遇三人显然都有点错愕。回过神来在宥睿大喊:“孩子的爸爸,孩子妈喊你回家喂奶!”说完拉着莫名其妙的可可和文豪快步进了检票口。

“你点的火我却被烧了。”子睿走过来拍了拍陆明的肩,眼睛却不舍的望向检票口。

虽然睡前在宥跪在床上祈祷了老半天,一大早起来天公还是不作美地下起了小雨。

月身宝殿前可可和文豪虔诚的烧香参拜。台阶前顶着连衣帽的在宥专心偷听着旁边旅游团导游的解说“出家人忌荤,所以用‘月’替代‘肉’”,忽然一个人影挡住了她的视线。

“嗨,又见面了。”子睿胡乱拨动着被雨水打湿的短发笑嘻嘻的看着在宥。

“还没回家喂奶啊?”楞过之后在睿迅速的回答。

“哈哈,”子睿习惯性的摸了摸下巴:“我刚刚才求菩萨许我一个娘子,这么快就被你诋毁了。”转过身子睿对着大殿双手合十不断鞠躬:“菩萨菩萨,我是如假包换的单身汉,别被这个小女子迷惑了。罪过罪过。”

在宥忍俊不禁笑了起来,两个小酒窝绽放在唇边。

“我们是不是很早以前就认识?我总觉得你很眼熟。”在宥的笑鼓励了子睿,他乘势提出了心中想了很久的疑问。

“哈,”在宥笑得更厉害了,“你从上世纪穿越来的吧?这么过气的说辞居然还敢用。”

子睿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不管怎样,见三次面总是一种缘分吧。我叫乔子睿。”子睿把手掌伸向在宥。

在宥迟疑着,她认真的打量着眼前这个人。高高的个头,虽然戴着眼镜可体魄明显是个爱运动的人,胖瘦正好的脸,粗眉,挺直的鼻梁,鼻头略显鹰钩,不是个帅男,可是……可是温暖的眼神却让人不想拒绝。在宥伸手握住了子睿:“我叫辛在宥。”

“呼――”子睿长出一口气:“谢谢你没有白一眼走人。辛—在—宥?”

“有点奇怪哈。在是自在的在。宥是宝盖下面一个有没有的有。就是自在快乐的意思。外公看<庄子&gt看来的。”在宥爽快的解释。

香炉边,陆明也发现了可可,追着问长问短。

雨继续下着。浓浓的雨雾遮住了所有的景色。

拜完月身宝殿在宥一行人就下山了。爱美的可可坚持穿了一双有跟的鞋来,下山的台阶对她来说无疑是莫大的考验,何况还臭美的撑了一把花伞。好在陆明自告奋勇的当起了护花使者。

很快下到了路边的停车场。在宥对子睿挥挥手就转身向班车站上的文豪走去。忽然,手肘一把被人紧紧的抓住了。“一起吧!”子睿急迫的追上来。“是啊,一起嘛。等公车好累喔。”可可捶捶腿娇滴滴的哀求着。“我们公司几辆车一起来的,你们三个一起上没问题。”子睿一手抓住在宥一手掏出车钥匙对着停放的几辆车按了一下。一辆宝马SUV的灯随即闪了闪。

在宥用手试图拨开子睿:“你们公司集体活动,我们跟着很尴尬的。”

子睿更紧的抓住在宥:“我一点都不尴尬。叫你朋友赶紧过来吧。”不由分说的拉着在宥走向自己的车。

“在宥从来不坐副驾驶的,还是我来吧。”不知什么时候可可象上了发条似的冲过来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然后一屁股坐了上去。

子睿好脾气的笑着摇摇头,然后转身将手中的钥匙抛给陆明:“好吧,你来开车吧。”

车慢慢地行使在蜿蜒的山道上。

在宥坐在后排的中间,虽然隔着衣服她还是感觉到了子睿胳膊传过来的力量和温暖。可能心里觉得有点怪怪的,在宥扭扭身稍稍向文豪靠近。感觉到在宥的小动作,子睿不知为什么觉得有点酸。清了清嗓子睿打破沉默:“为什么从来不坐前排?”

突然的提问在宥有点措手不及,转头望着文豪发楞。

“在宥觉得那是保镖的位置。”文豪心领神会地帮在宥回答。

“就是就是,后排才是尊贵的主人位嘛。”在宥回头望了子睿一眼随即又把眼光飘向窗外。

“哦。”子睿不再说话,歪头探究着在宥,在宥空洞的眼神似乎在掩盖什么难言的秘密。子睿的目光更加温暖了。

虽然下着小雨,而且什么风景也见不到,依然挡不住只有节日才有机会出门的人们。大量的人流令九华山管理方不得不采取限行措施。所有的车都被拦截在停车场,乘上天台的缆车还要走一段绕山公路。

不知为什么,在宥觉得有点说不出的小兴奋,而通常这种兴奋会激发她恶作剧的本领。于是,一行人并肩走在公路上的时候,在宥忽然对着前面一个婀娜的女人背影吹了声口哨。女人回头的时候在宥故意歪头瞪着子睿。在宥有意的动作给了女人暗示,她狠狠的扫了三个男人一眼,什么也没说又转回了头。三个男人无奈的对望着苦笑,子睿更是笑着用手指头点了点在宥的额头。在宥不甘心,又连吹了两声口哨。果然女人愤怒的扭头对三个男人骂了句“呸,流氓”然后朝前一路小跑。“哈哈哈,”在宥大笑起来,抓着可可大声说:“看到没有?传说中的烈女啊,好好学学。哈哈哈”然后又得意地对子睿和陆明说:“这就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呸’。”在宥声情并茂地模仿着刚才的女子。子睿双手叉腰,鼓着腮帮吹了口气,笑喷了。这哪里还是上次见到的那个不苟言笑的在宥啊。“没机会被人吹口哨改当流氓了啊!”文豪扑过来几下揉乱了在宥的头发,笑着跑开了。在宥立马追过去想都不想地踢了文豪一脚。子睿的忽然笑有点僵了,觉得心底的那点酸在发酵。

来到缆车站,长长的候车队伍让在宥长吁了口气。安排好人员去买票,子睿拿着几件雨衣走到排队的在宥身边。递给可可和文豪后,子睿把剩下的那件直接抖开就往在宥的头上套。毫无防备的在宥只能被动的接受。拉好雨衣的帽子,子睿顺手拍拍在宥的头:“山上雨会更大的,穿上雨衣保险一点。”在宥呆呆的凝视着子睿,感觉心底某根弦被轻轻的触动了,一种快乐的情绪包裹了全身。

排了两个小时的队,在宥一行终于坐缆车到达了古拜经台。山上果然比山下的雨大很多,所能看到的除了雨雾就是络绎不绝的香客焚香的烟雾。

望着上天台的台阶,可可一屁股坐在小卖店门口的石凳上死活不肯再动了。陆明立即拍胸表示要留下来照顾可可。子睿、在宥和文豪会意的一笑之后不再强求,三人继续朝天台走去。公司其他人早已知趣的先行一步了。

“唉,可可在那一坐,小卖店肯定生意奇好。”在宥边爬台阶边喘着气:“为什么男人都喜欢盯着美女看呢?”眼光探询地望向文豪。

文豪嗔怪的白了在宥一眼:“哼,我没答案。”

在宥突然如梦初醒的“啊”了一声,双手举在额头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

子睿好奇的看着在宥的行为,实在有些妒嫉这两个人的好关系。“我来回答吧。”子睿大步追上在宥,吐了口气,眼光紧盯着她说:“男人爱看女人,是因为要先看在眼里才能进到心里。”说完深吸了口气,眼光却没有转移:“好男人是看在眼里却不一定会进到心里。”眼光依然没有放开在宥。

虽然穿了雨衣脸还是被雨水打湿了。在宥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明明脸都是冰凉的,可是……可是……子睿的话却让在宥觉得分明有缕温暖的阳光正照耀着自己……

直到坐在下山的缆车里,大风吹得缆车大幅度的摆动,可可不断的惊叫声才结束了在宥的神游。缆车外有悬崖峭壁,有随风狂动的树林。缆车摆动的幅度确实很大,到达坡度很陡的地方或是和上行缆车相遇的时候都会停一下。这种时候缆车上的人相信很难有神经不绷紧的。

“啊——”可可又尖叫了一声,声音颤抖的问:“我们会不会掉下去啊?”“不会的,不会有事的。”陆明的声音没什么底气,而他企图从对面座位俯身安慰可可的动作却令缆车晃动得更厉害了。

“啊”,在宥也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一把挽住文豪的手臂紧张的望着窗外,也乘机回避着对面子睿眼光里隐隐的小火苗。

“对不起,”陆明歉意的靠好不敢再动:“就算掉下去,有我这身肉给你垫底,保你没事。”

“不要给我说你的肉。”可可显然更紧张了。陆明尴尬的笑了笑,不知该怎么办。缆车里气氛紧张又沉闷。

“是啊,不许说‘肉’,”缓了一口气的在宥竭力化解着大家的担心:“此乃佛门重地,忌荤,要说‘月’。”月身宝殿的偷听居然派上用场了。话音一落大家全都笑开了。

子睿紧接着拍了一下陆明一语双关的说:“还不赶快给可可好好说‘月’说‘月’”。居然这么快就把说月和SORRY联系上了。

子睿的急智再次吸引了在宥的眼光,四目相对,缆车里仿佛只剩下他们自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