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是温暖阳光

7

爱是温暖阳光 司另 4624 2011-11-26 21:03:19

  7

自从那天在宥头都不回的跑掉后,好几天了,辛贤还在心痛。今天就是除夕了,辛贤一点心情都没有。和往年一样,所有的亲戚在酒店包了一个房间,连吃带卡拉OK。越是热闹辛贤越觉得寂寞。

和辛贤一样寂寞的还有乔子睿。吃完饭就窝在沙发角落心不在焉的看大家K歌,不时的抬手看看表。想到在宥那个倔头倔脑的家伙拒绝自己带她来见父母一起过除夕的建议而执意去上班,子睿心里有些生气,但又忍不住的担心她会不会累着。于是,9点不到就借故开溜,直接驱车来到了在宥的餐厅。

在宥不是没有打算。刚刚转正,在宥希望多点时间锻炼自己,所以主动提出春节期间多给自己排班。等初四再开始放假,到时候才回去跟外公外婆过节,这样不但把三倍的加班工资拿到手了还可以错开交通高峰,买机票又便宜又方便。

和往常一样,在宥又开始进行每半个小时一次的大厅巡视。面朝大门,在宥仔细的查看招牌和玻璃门窗。一切都很好,只是门上推拉处残留了一点顾客的手印。在宥正准备走进餐厅叫服务员来清理时,一袋泡椒鸡爪被人从背后递到在宥的眼前。一回头,子睿正在背后灿烂的笑着。

在宥幸福的接过鸡爪,然后定定的看着子睿。

“怎么了?一包鸡爪就把你感动傻了?”子睿的手掌凑到在宥眼前晃了晃。

忽然,在宥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

“怎么了?你这个笑容好可怕喔,你不会想吃了我吧”子睿双手紧抱故作害怕。

在宥大笑起来,一把抓住子睿的领子,踮着脚尖对着子睿的唇亲了下去。猝不及防的子睿被推得后退了几步,站稳后仅仅迟疑了几秒钟,子睿反被动为主动,热烈的吻了起来。来来往往的人想看就看吧,哪里还顾得了呢?

在宥原本只是想蜻蜓点水一下,没想到子睿会如此放肆。在宥用力的想推开子睿,结果被抱得更紧。直到在宥几乎没力气了,子睿才放开了她。

“怎么样?别人的便宜不好占吧?看你还敢不敢偷袭我!”子睿用手指抚摸着刚刚吻过在宥的唇,得意的笑着。

“唉——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我怎么尽干赔本的事!”在宥失落的敲了敲自己的头。

子睿赶紧抓住在宥的手怜爱的说:“好了,别敲了,敲傻了谁做我老婆?待会儿你想怎样都行,我加倍奉上,绝不还手。这样就不赔本了嘛。”

听到这话在宥的脸一下就红了,白了子睿一眼,压低声音说:“小声点!你不知道你这话很色吗?”

子睿若无其事的左右环顾:“很色吗?什么色?红色还是蓝色?”

“神经病!不理你了!我工作去了。”丢下子睿,在宥害羞的跑进餐厅了。

身后的子睿用手摸了摸左胸,心还在狂跳。刚才故作幽默其实心慌得不得了。这样在大庭广众吻一个女孩子,换做是过去的乔子睿,可是坚决不可能发生的事。

在宥终于可以下班的时候除夕的钟声早已敲过了。街边零星的还有人在燃放焰火。

抬眼望着绽放的烟花和烟花映衬下的高楼大厦,在宥感叹的说:“好美啊!现在的上海真是好美啊?”

“现在的上海?你以前来过上海?”

“我没有给你说过吗?我五岁以前一直生活在这里,和奶奶两个人。”

“那你父母呢?你怎么又会在贵阳长大呢?”子睿小心的试探着。过去曾提到过这个问题,可在宥当时似乎并不想说而是把话题叉开了。

果然在宥沉默了,低着头用脚蹭着地面。

子睿有些过意不去,牵着在宥的手伸进自己的外套里,一边腋下放一只手,然后紧紧的搂住在宥吻着她的额头:“对不起。我不应该逼你。你不想说就不要说吧。”

子睿没想到自己的体贴反倒击夸了在宥固守的坚持。一会儿的功夫,子睿感觉到怀里的在宥在轻轻的啜泣。子睿大惊,捧着在宥的脸忙不迭的说:“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不该这样惹你去想不愿意想的事情……”

“不,你没什么错。”在宥抓住子睿的外套,把一脸的鼻涕眼泪全揩在了上面。“其实,也是时候让你知道这些事了。”

子睿温暖的公寓里,在宥把子睿递过来的一整杯红酒一口气喝了个精光。子睿宠爱的摇头笑笑,又给她倒了一点。

盘腿斜靠着沙发,略带醉意的在宥象讲别人的故事一样笑着给子睿讲述了二十年前自己所经历的一切。

时光回到八十年代的初期,天真烂漫的在校大学生方萍认识了校门口开小餐厅的辛贤。那时候的辛贤白天开餐馆晚上还要去业余大学上课。辛贤的帅气、上进加上没事就犹豫一把的眼神很快就迷住了方萍。而面对爱看小说爱做梦柔情似水的方萍的主动追求,辛贤也没能把持住。大学毕业没多久,二十出头的方萍就怀孕了,两人只好奉子成婚。孩子生下来后取名辛雪儿,两人把孩子交给奶奶抚养后,就和那个时代的大多数充满理想的青年一样南下广东寻找发展的机会。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才会回上海看看孩子。

“我五岁那年,夏天的时候爸爸一个人回到了上海。没多久的一天,妈妈突然也回来了,抱着我去了一家酒店。酒店里非常的热闹,原来这天竟然是爸爸和另一个女人的大喜之日。”

故事说到这里,在宥情绪有些激动了,声音忍不住的发抖:“那天妈妈看上去好憔悴,整个人象疯了似的抱着我冲到爸爸的面前,声嘶力竭的喊着‘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然后,然后……”眼泪象小河一样从在宥的眼里流出来。抽了抽鼻子,在宥痛苦的摇着头努力的想说完一切:“妈妈抱着我冲出来,酒店门口有辆出租车,司机正在后备箱给客人下行李。妈妈把我扔在副驾驶,自己跑过去把车发动了就跑……”在宥捶着胸口,痛苦得快说不出话了。子睿跪在沙发前,双手抓住在宥。“妈妈边开车边疯狂地喊着‘爸爸要那个坏女人不要我们了,妈妈带你一起去天堂’,后来,我们就撞上一辆工程车了……呜呜呜呜”在宥使出最后的力气说完最后一句话立即撕心裂肺的哭了出来。

子睿听得心都碎了,紧紧地抱住在宥,嘴里喃喃的念叨着:“没事没事了,过去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泪,却早也是流满面了。

直到初四坐上回贵阳的飞机,一连几天,在宥和子睿几乎形影不离。在宥上班,子睿就在餐厅看书跟着;在宥下班,两人就四处寻找好吃的餐馆大快朵颐;晚上,更是两人的甜蜜时光。因为可可和文豪都回老家过年了,子睿坚持不准在宥回去,所以,一连几天在宥都是在子睿的公寓度过的。

两个半小时的航程很快就结束了。飞机落地的时候,空间的距离感使在宥觉得自己已经开始想念子睿了。唉,还要还几天才可以相见,好难捱啊。叹口气,在宥没精打采的等着行李。看到自己的行李箱出来了,在宥懒洋洋的伸手准备去提。

忽然,一只熟悉的身影抢先抓到了行李箱,一下提起来放在地上。“天啊,”望着阳光般笑容的子睿在宥情不自禁的低声惊呼了一下,“你,你坐什么来的?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自己的计划果然令到在宥如此的惊喜,子睿得意的仰了仰头:“我当然坐飞机来的啊!要不然你以为我怎么来的?”

“可是你坐的哪班飞机?怎么会和我一个时间到呢?在上海你明明送我上的飞机啊?”在宥显然被惊吓过度头脑也不清楚了。

“我和你一个航班啊,我还看到有人在飞机上要死不活的唉声叹气呢。”

“和我一班飞机?你!居然敢耍我!”在宥终于搞懂了,情绪一下由喜转怒,想都不想踢了子睿一脚转身就走。

子睿只好踉踉跄跄的拖着行李箱狼狈的追着:“喂,喂,小姐,你难道都没有激动得想要当众热吻我啊?”

知道在宥要回家,外公外婆还有舅舅舅妈等一大堆的亲戚都在家等着。在宥告诉他们下午到,结果中午的时候就回来了,而且还是两个人一起回来的。

面红耳赤的子睿紧紧张张地和家里的每个亲戚打完招呼后,终于走进了在宥的房间里。门刚关上,子睿就一下子就倒在床上大声的喘着气。

“你再夸张一点吧,干脆直接给你吸氧好了。”

一听这话,子睿一下直起来,揽过在宥就吻。

“疯了,外面亲戚都在,你搞什么?”

“吸氧啊,按你说的在做啊。”

在宥大笑着站起来,用力把子睿推倒:“神经病!”

子睿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东张西望的打量着这个房间。

壁布的底色是墨绿色,上面有白色的小圆点;窗帘是白色的;家具是裸色的木纹;地板是温暖的浅咖啡色;床上用品是粉蓝和白色相间的。整个房间温馨怡人。

“一点都不想我想象的样子。”打量完,子睿遗憾地说。

“怎么了?太舒服了,超越你的想象了?这说明你真的是个想象力贫乏的人。”

“什么啊?是比我想象的差远了。”子睿跳起来指着床对面墙上挂着的一副外公的题字说:“比如,这里应该挂个木刻的鬼面,那里,”子睿又指着对面的墙,“应该再挂一个骷髅头。还有……”

在宥一下子跳到子睿的背上,拉着他的耳朵说:“再胡说,就把你的头直接挂上去!别忘了我外公是酋长喔!”

子睿哈哈大笑,背着在宥转了个圈。

忽然,子睿被架子上好大一罐装满五颜六色手工五角星的玻璃瓶吸引了。放下在宥,子睿好奇的拿起瓶子把玩。

“是我的快乐瓶子。”

“什么意思?”

“外公不是给我改名字叫在宥吗?他希望我自在快乐的长大,这个瓶子就是他送给我的。他告诉我把遇到的开心事都写下来然后折成五角星放在里面,这样就可以把快乐储存起来了。他希望用这个方法把我养成开朗的性格”

子睿仔细观赏着这个特别的瓶子:“你的开心事看来还真不少呢!”子睿顺手拆了一颗五角星念着上面的字:“今天技能大赛得了500元鼓励奖,哈哈,发财喽”,子睿笑得合不拢嘴:“你真是个财迷,500元就算发财了?哈哈哈”

在宥被笑得有些难为情,伸手去抢瓶子又抢不过高大威猛的子睿,急得干跺脚。

“今天接到录取通知书了!好幸福啊!我要上大学啦!”“文豪请我去吃了新开张的那家二妹酸汤鱼,太好吃了,爽死了!”子睿不亦乐乎的读着在宥的快乐。“咦,这个有点问题喔,‘又看见那个男生在打篮球了,阳光下的他好帅啊!’”子睿一把搂住在宥的脖子霸道的说:“快说,除了我还迷恋过谁?”

“神经病,你以为我是尼姑啊!情窦初开的时候还不许我喜欢看看帅哥啊?”在宥伸手抢过快乐瓶抱在怀里。

想想自己“丰富”的学生时代,子睿鸦雀了。再深究下去只怕惹祸上身。“好了,原谅你了!不过这个瓶子都是开心事,那你不开心了怎么办?外公有没有给你准备一个‘痛苦’瓶?”

“你啊,真笨!”在宥把快乐瓶放好后点了一下子睿的额头,“只有快乐才需要留住!痛苦把它写在纸上然后折成飞机,让它随风而去,不留一点痕迹。”

“也是外公教你的吗?”

“是我自己无聊时玩出来的小把戏。试过几次觉得很能解压,就一直喜欢这个方法。不许你克隆哦,这是我的专利!”

“谁稀罕你的解压方法?少得意!男人不爽了喝个酩酊大醉,醒来什么都忘了!这才是我们男人的方法!”

“喝酒?一口口的把烦恼吞进肚里,算什么解压?增压还差不多!你们男人如果要这么自虐,吸烟倒相对好一点。”

“为什么?”子睿显然对在宥的新论调饶有兴趣。

“起码你是一口口的在往外吐啊!随着烟圈吐出来,烦恼也一点点的在释放啊。你说对不对?”在宥得意的挑着眉毛,抿嘴笑着。

忽然,门被推开了,一个小小的脑袋探了进来。看到在宥立马笑哈哈的说:“姐姐,奶奶叫你出来吃饭。还有哥哥。”

子睿一把举起这个小家伙:“小木头,来,亲一下哥哥。”小木头怕生的挣扎着,嘴里喊着:“不,我不”。子睿坚持不放手,假装生气的问:“不亲不放你下来?”“姐姐来亲!姐姐来亲”3岁的小木头着急的向在宥求救。子睿哈哈大笑把小木头放地上:“看你这么懂事,放过你了!”然后得意的把脸送到在宥面前,命令到:“快啊!你弟弟的要求,不要让小朋友失望嘛!”

门口的外公外婆忍不住笑出了声。

听到笑声,子睿尴尬的用手心在两边的裤腿上搓着。羞得脸红红的在宥赶紧牵着舅舅家的小木头往外走。

和文豪约好8点咖啡厅见面,快8点半了才见到人影。

“搞什么?一回贵阳就夜夜歌舞升平,来不了气了?”看到文豪没精打采的样子,在宥不满的问。

子睿捏了在宥一把,示意她安静的听文豪解释。

果然,文豪疲惫的告诉了他们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

文豪的妈妈去年就得了神经纤维瘤,一直瞒着文豪。没想到过节这几天又复发了。医生说只有三到六个月的生命了。

在宥双手捂着嘴,不敢相信这是个事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